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公允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公允


                我悄悄地伸出手臂,把她圈进自己怀里,低头看着她,眼神晶亮得恍若夜空中闪烁着的星辰,“我想……亲你。”

忽然脱口而出的话,让媳妇脸上一阵绯红,看起来很燥热的样子,我深吸一口气,忽然想起那天在桃花树下的吻,心中竟不可抑止地狂跳起来。

于此同时,我也感觉到她胸膛的起伏声,开始忍不住将她抱得更紧了:“可以么……”

媳妇摇摇头,羞怯想要避开,但她却发现早已被我牢牢箍住,甚至还没来得及开口拒绝。我温热的唇已经覆了上来。

她的唇异常莹润香甜,上次她强吻我的时候,我就察觉到了。

因为血衣媳妇的关系,我从来没有机会吻过别的女孩,也从来不知道这种感觉算是好还是坏。但我只知道我很喜欢,我喜欢道袍媳妇,不,我爱她,非常爱。

吻着她清甜的双唇。鼻尖飘过她身上甜而不腻的清香气息,只觉得一向沉稳自制的自己,仿佛随时有可能失控,我再次紧紧抱着她,而她原本僵硬的身躯,现在如棉花一样软在我怀中。

从她深情的眸中,我能够看到她深邃的眼里似乎闪过的丝丝光亮,因此我深吸一口气,大着胆子,忍不住慢慢地凑到她耳边说:“媳妇儿。我想要你。”

她面上一热,刚要开口,却给我两片温热的唇瓣再次堵住。

媳妇儿既不反抗,也不拒绝的样子,对我而言几乎是一种鼓励,我吸吮她软滑的舌尖,手从她腰间移到了背上,扶住了她要倒下的趋势,她的身体也几乎抵在了我的胸前,我能感觉到她心脏的跳动变得急促,脸颊变成腮红色。

唯一的反抗,恐怕就是她双手还抵在我胸前,防止我再一步的进犯。

浓烈的仙气蕴育而生,竹林变得朦胧起来,因为仙气上浮之力,我抱着媳妇儿恍若来到失重的太空中,旗布星峙的天空就环绕在我们头顶,而竹林轻轻的摇曳,发出有节奏的鸣响,就仿佛美妙的的绕梁乐音,荡尽尘世喧嚣,把它们洗涤得无影无踪,我心中快意之极,我相信媳妇同样如此,因为我能够感觉到她的双手正紧紧的抓着我的衣服。

“摸够了没有?”我笑了笑。将她的手从我的衣服上拿下来。

“你……我才不是要摸呢……”媳妇儿嗔怪的看着我,她的手从我胸前给拿下后,也有些迷茫了,而我的嘴唇,很快轻轻衔住了她柔软的耳垂。或许因为太过敏感,她柔软的身体情不自禁一颤,变得僵硬了一些。

从耳垂那一路直到脖子,我的手伏在了她道袍的胸前,而她螓首也微微的上扬。发出了呢喃似的轻哼声。

但就在我要进一步的时候,忽然城内的位置发生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我心中一凛,把媳妇儿抱了起来,苦笑道:“看来好戏又给打搅了。”

“哼。欺负人的恶事么?”媳妇儿敲了下我的脑袋,我笑道:“这可没有,媳妇儿,我们这就过去看看吧。”

看她点头,我抱着她转瞬就出现在了陇坞镇里。

进了城。镇上北段那边已经起火了,火光冲天,烧得天空红澄澄一片,但偏偏镇里一个喊救命的人都没有,大家似乎对这些事司空见惯,只要神仙打架,大家不敢去理会,事不关己自然而然高高挂起,想着把门关起来,觉得只要挨到天明时分,一切就归于平静了。

人性心态见多了,也就不足为奇,只是他们或许没有试过,等轮到他们的时候,别人也不救他们时的绝望。

“严慧道友!想要带走这两个人和我们为敌。值得么?我们这么多人,难道你还能够斗得过我们?”一个站在天空中的老者冷冷的说道。

我站在很远的地方,冷冷的看着这一幕,压制了修为的我,在镇子上并没有引来过多的注意。而原来华岳的宅邸附近,地上和空中都围满了人,可谓是里三圈外三圈,正缓缓的压制华岳的妻子女儿的生存空间。

严婆婆站在了华岳宅邸不远处的地面,把华岳妻女死死的护在了身后,双手拿着一把齐眉棍,死死的指着老者身边的一个沉默中年人。

那中年人捏着下巴,一言不发的看着她,而中年人身边,还有个中年的女修。此时也出声说道:“严慧,不要说我们没有警告过你,本来我们也没打算用强,拿到了东西也就走了,她们母女拿着这东西也是累赘。犯得着搭上性命么?而且你自己就不怕我们这么多人满世界追杀你?”

“一群畜生!这么欺负一群孤儿寡母,是何道理!?”严婆婆怒喝起来,指着中年人,说道:“赵灵辉!你是善城之主,但你所作所为。当得起善城之主的称呼么?澜州十大门派,你也配?”

叫赵灵辉的中年人长发披肩,目有星光,年轻之时必是美男子,可惜嘴唇偏薄。想来性情多邪,容不得他人。

赵灵辉踱步走了几米,抬起头淡淡说道:“华岳道友的家眷,带着本属于善城的东西,委实太过危险,那东西如今已经公诸于众,心机叵测之人必然对其觊觎颇深,为了她们着想,善城想要接管此物,如此才能让大家安然无忧,至于华道友的家眷,我们善城会好生对待他们,给她们安置衣食住行,保日后无虞,这比流落外边,无端遭受追杀和搜索要好,你说呢,严慧道友?”

严婆婆咬牙切齿,看向了母女二人,最后怒视赵灵辉,说道:“呵呵,杀巧儿丈夫,还要强夺本该属于他们一家的财物,你觉得,她会愿意?如今你又以孩子杀父仇人之名要赡养她?你觉得孩子愿意么?”

“当时华岳道友忽然发难而导致混战。乱战之中华岳道友因正当防卫而死,我们也是猝不及防,而误杀他的凶手,如今已经被严惩,剥夺了他在善城的财产,为善城所流放,永世不能回善城,至于凶手的财富,我们善城全都会判赔给华岳道友的家眷,所以严慧道友,还请不要再挑拨离间,此事该告一个段落了。”赵灵辉的声音中正平和,一副说的在情在理的样子。

严婆婆脸色赤红,可谓是恨到了极致,怒斥道:“杀人夺宝的成了正当防卫。天下道理全由你说的算了!杀人者偿命,欠债者还钱!赵灵辉!你如此卑鄙之人,说将凶手流放,其真假有几分?谁知道是不是风头一过,立即就回来欺负她们娘俩?”

“严慧道友。你一散修平时借我善城周边仙气冲灵区域修炼便也罢了,我赵灵辉也懒得跟你计较,但如今你竟公然妨碍我们善城的司法公正,还在这不断叫嚣和莫名挑衅,那可怪不得我们善城拿人了!”赵灵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看向了身边的爪牙,说道:“把严慧道友拿下,尽量不要伤她性命。”

赵灵辉的话一落下,他身边几个九重仙立即都动手起来了,两个九重仙绕到了后面,而另外两个则分在左右,而十重仙的赵灵辉居中之水,让四面八方的七重仙和八重仙都把周围封得死死的,使得对方全无退路。

善城虽然说是城,但却和门派无多大区别,城主就是掌门,下方的镇长都是门派长老,只不过是换了称呼而已。

我看着孩子惊慌失措的双目,没有丝毫犹豫的走了过去。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