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色衰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色衰


                轩辕如馨最后以自己下嫁给周峰的方式,结束了这趟御临九州之行,这样的结局对一个傲气的天鬼道道统至尊而言,无疑是最悲剧的抉择,如果不是被迫无奈,生死攸关,甚至有滔天的仇恨,谁会下嫁一个人类?

周峰自私,胆小,无情,她早就看到了,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嫁的人。但却仍然选择了他,可见她复仇之真切。

而为何要选择嫁人逃离,根据我这些年的观察,以及深切的了解,道统至尊下嫁人类,或许能够凭借人类的特性,隐藏在人里面,让敌人,让天上的诸神无法侦测到自己,达到隐藏的目的,在道统的威压之下,也可以暂时的躲避起来。

好比媳妇刚才锁定式的威压,本来应该可以将她杀死在当下,但仍然落空了,就是婚嫁契约的达成。

她躲到周峰体内,气息和身体都和周峰连在一体,她是周峰,周峰也是她,这和我跟媳妇一样的道理。

我看向了把血海收起的媳妇姐姐,总算对她有了一些轮廓设想,作为鬼道系统中的至尊,她一定经历无数万难,这才下嫁给我,这里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而她,或许和轩辕如馨一样,在躲避什么,要不然她也不至于只是默默的帮助我,而不是从我身体中出来,替我扫平天下障碍。

“广轩,你完成了任务,我许你承诺,带你入六道轮回,走吧。”在我思虑着媳妇姐姐的事情事,外婆也开始做法送葬神棺的神将入六道轮回,我看着这位黑铠黑枪的神将,心中对他也是很感激的,看着他满身是伤,心中也颇为敬重他的勇猛,所以在他随外婆破道符入六道离开之时,我拱手行礼,致谢与他。

随着我的拱手致谢,宫美琴也带着所有的人一起对他行礼,这也不奇怪,毕竟广轩也算是和跟我们战斗过的生死战友,为他送行也是应该。

广轩对我和所有人点点头,随后入了六道轮回去了。

外婆的葬神棺也渐渐消失不见,而她瘦弱的身躯在这个时候,也颓然摇晃了下,我想要飞过去扶她一把,但倪诗姑婆已经飞了过去,想要扶住她,结果外婆瞪了她一眼,让她无奈的停了下来。

单龙和孟婆婆很快飞到,把外婆扶住,并且坐在了旁边的大石头上,而媳妇姐姐挥手把天鬼道的信徒鬼驱赶回鬼道后,就淡然消失不见,周围红沉沉的天空和压抑感。也在这时候归附平静。

静谧幽冥鬼道废墟,此时此刻只屹立着一座黑色宫殿,这是天鬼道在废墟上建立的宫殿,原来的幽冥鬼道,已经坍塌在巨石底下了,外婆似乎说了什么话。单龙就去吩咐一些道友去拆宫殿了,并且收拾这天坑底下的宝物,甚至是一些道友、敌人留下来的一些道统遗物。

周其平在乱战中,也给外婆追丢了,他是最大的输家,也是败得最惨的。

他信任自己的本家。凡事皆给予绝对的方便,也给了自己本家很大的权利,甚至把周善和周峰都拉扯到了十重仙,并且一起拜天鬼道为道统,为此众叛亲离皆不后悔。

但最后,他还是给周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血祭半个幽冥鬼道,落得只身一人逃离的下场,可说凄凉。

而周善自己招下了轩辕如馨,想要给自己外孙娶个道统至尊下来,统制九州,这原本并不能成功的万难之事,却阴差阳错的因为我们而促成了此事,这里面的曲折离奇,也是让人难以想象,他虽死,但天运却让他的愿望达成,这不得不说也是命运。

效法外婆。给周善取个道统大神,也亏他能够想出来,换了其他人,恐怕少有想到,就是想到了,也未必能够做到。让神下嫁人类,这本就是匪夷所思的事。

送广轩入六道后,大家已经是累得身心俱疲,外婆法力也彻底耗尽,双手扶着膝盖端正坐着,恢复自己的法力。

倪诗姑婆走过去▲到了外婆的附近,外婆有些不高兴了,白了她一眼,说道:“妖妇,别靠我太紧,如果没什么事,早点回你的越州去。”

“去跟任之在一起么?”倪诗姑婆把袍子拿了下来,嘴角露出了笑意。

我叹了口气,看来倪诗姑婆要比外婆看得开一些,而这个时候,赵茜和商宛秋她们都陆续飞了过来,我知道她们回来的原因。那是担心我在这里有危险。

商宛秋和倪诗是那个时代就成名的仙家道人,见面都是有些愕然,不过商宛秋并不和倪诗姑婆有交集,只看了一眼就形同陌路的过来,着急打量我的状态:“一天,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见我确实是受伤,商宛秋还忍不住过来看我的伤口怎样了。

我刚才给伤了一下,但并无大碍,吃了丹药已经好了许多,不过商宛秋仍和赵茜过来嘘寒问暖,这也让倪诗姑婆啧啧称奇:“你看看,你外孙就挺好的……”

“妖妇住口!我就不乐意你提及我外孙!他情况和任之不一样。他未有子嗣,而我十月怀胎,岂是相同?”外婆瞪了一眼倪诗姑婆,意指我娶媳妇儿却还没有圆房有子嗣,是特殊原因,现在有女子过来兜搭,我也是被动,并非是要真要娶她们,这和姑婆跟外公兜搭一起,都住在越州了不一样,怪不得外婆想到这会那么生气了。

倪诗姑婆只能沉默苦笑,然后说道:“任之说了。有时间就会过来见你,到时候好好说说吧。”

“有什么好见的?我在下界本以为他只是找不到归家之路,天真还要等他一起慢慢变老,觉得即便白头,也不过岁月增色,但不想他早偷偷上了九州,青春容颜不变,如今仍风华正茂,唯我独伴岁月而人老色衰,这般再见,岂不是徒增笑耳?不见!”外婆断然说道,眼中却布满了苍凉。

我心中一痛。外婆独守小义屯大半生,把青春中最美好的半生耗在了那里,外公任之竟这么对她,何等的让人气愤?即便是为了天下大义,也不能这样吧?

“周瑛,你若不见他,不怕我趁机和他双宿双飞么?”倪诗姑婆一副宣告胜利的样子。

但没想到外婆这次却没有骂大街,她看了看倪诗姑婆,好一会,总算叹了口气:“去吧,我人老珠黄,你还如二八少女,正该你才适合他,现在我的外孙才是我的一切,他是我女儿的孩子,我要保他一辈子,将他推上天下共主之位!”

倪诗也呆呆的看着外婆,已经无言以对,而我更是浑身一震,想不到外婆会为了我而做到这个地步。

“周道友,你的想法,正是我们的想法,我们同样要让他坐上天下共主之位,所以很多地方,我们可以一同努力,现在澜州的幽冥鬼道平定,接下来,我们的发展前景会顺利许多,至少九州大战很可能就打不起来了?”宫美琴对外婆说道。

“打不起来?呵呵,那是你们的事,我的事,不用你们管。”外婆很坚决的说道,然后招手让我过来。

我走了过去,站在了她前面,我知道她一定有重要事情要说,看我到了她身边,外婆说道:“宛州外婆会给你拽在手里,你把中州拿下来,再去越州,人类天下就是你的了,至于妖族,等九州大战一起来。何愁他们不臣服与你?妖族天生傲气,你不教训他们一顿,他们不会服你,你知道了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