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天鬼

第一千四百五十五章:天鬼


                “弟子周其平!见过道统至尊!”那黑袍者朗声的爆出了自己的大名,但这名字并没有引来天鬼道道统至尊的另眼相看,这顿时让周其平有些失望,但很快,周其平就找到了情绪发泄的对象,立即逮住了周峰,一轮臭骂道:“周峰小孽障!你和你周善一个样!忘祖背宗!还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居然背着你们的祖宗,还有其他同门一同贡献出的宝物,借花献佛的妄图高攀我们尊敬的道统至尊!简直!简直!气煞我了!”

“周掌门!你这是什么话!我和爷爷一直对你尊重之极,把你当祖宗供着。你如今竟如此说我们?供奉之事,我们岂有借花献佛之意?爷爷所说所做确实是背着您老,但他也只是一己私心作祟,为了我才这般的!”周峰立刻反驳起来,表情一副委屈的样子,随后还说道:“爷爷也死了,人死为大,周掌门你可以骂我,但还请积德不要再骂爷爷了。”

周峰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我却心中暗怒,这小子刚才看到这道统至尊还一副高兴得跟见了老婆似的,那时候怎么不想想周善?现在倒是哭成泪人似的,好像和周善多深感情似的。

我看向了外婆,外婆摇摇头,低声说道:“周峰这孽障,早晚天会收拾他,可怜了周善,一路以来都如此的帮着这孽障,想要超越你,超越我们婆孙。唉。”

“外婆,你也不要伤感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周善执着,却盲目了。”我安慰外婆道。外婆也是重情重义的人,对于自己的同辈亲戚,也是自己的对手,她又怎么会没有悲哀之感?

“呵呵,周峰,我看到你第一眼就知道你小子歹毒,要不是同情你爷爷际遇,我岂会收留你?如今你站在这里穿着人模狗样的,真以为自己能高攀道统至尊的样子,就能当我周其平不存在?穿着一身狗屁,内心什么邋遢货色,也不想想道统至尊怎么看得上你!”周其平冷笑起来,随后说道:“道统至尊,弟子周其平虽然新晋加入门下,但我门下弟子还有数万之众,如今正陆续转投您的门下,我还能以自己在澜州的威望,让其他道门都投我天鬼道,只希望道统至尊御临此地后,多多庇佑我等,助我们乘风破浪,在九州睥睨众门派!”

周峰目瞪口呆,立即要反唇相讥,但那道统至尊似乎对周其平说的后半段很感兴趣的样子,因为听到后面这几句。一红一黑的眼睛瞬间都亮了起来,挥手就把周峰吹得人昂马翻,话都说不出来,然后她看着周其平,淡淡的说道:“说的很轻松。若有不从者如何?”

周其平立即兴奋坏了,连犹豫都没有就说道:“回至尊,不从者,杀!”

“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一个不从者杀。我就喜欢你这样杀伐果断的,不过这里,似乎混进来了一些小苍蝇嘛!你先给我把他们杀了!”那道统至尊大笑起来,随后手指向了我和外婆这边。

我和外婆面面相觑,外婆立即拉着我往后面退。而我也趁机缩地术拉着外婆往外面跑,这周其平犹豫了下,就立即飞向了我这里!

周峰本来还愣着,想要说点什么,结果那天鬼道的大神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你为什么不去?”

周峰本来以为自己真能迎娶这天鬼道至尊了,可结果反而这至尊似乎没把他当一回事的样子,他失望之余,只能咬咬牙飞起来,追着我们而来。

“你们两个,最好别走。”那天鬼道至尊那一红一黑的双目立即朝着我和外婆瞪过来,我拉着外婆还要缩地术,结果外婆却扯着我停了下来:“一天,我们走不了。”

我皱了皱眉,知道是给这道统大神盯住了。如果我们真要逃,势必招来她本尊的攻击,那可就真的完了。

“不知道神仙对我们婆孙有何要求,总不能您让我们站着给他们杀,而不反抗吧?”外婆立刻说道。

“呵呵……不会。我只是想要看看,在同等条件下,是天鬼道厉害,还是你们鬼道厉害!”那道统至尊淡淡一笑,很感兴趣的看过来。

我和外婆对视一眼,从各自眼中看到了一丝犹豫,而周其平已经和周峰堵在了我们的后面,并且等着道统至尊下令。

“不知道神仙什么意思?”外婆目光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准备逃亡,而她自己想要拦在这里。

“没别的意思。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让天鬼道和你们鬼道来一场决战,难道你们没听到么?”那道统至尊冷冷的说道。

“不能用其他道统法术?”我皱了皱眉,看来道统大神都很高傲的样子,虽然一眼看出我们两个是鬼道的传人,但也有意要让我们决斗,非要分出个孰强孰弱不可。

“不错,你很聪明。”那天鬼道至尊看向了我,我立即避开了这摄人的目光,这一红一黑的眼珠子。仿佛能勾魂似的。

“神仙,我和周其平打就行,他是你们纯正的天鬼道传人,我是鬼道的纯粹传人,修为也是伯仲之间。而这孩子虽然身兼鬼道道统,却是杂家,所以还请放过这孩子行不行?”外婆马上就把我的底说了出来,希望能够让我离开。

“没有商量。”那天鬼道至尊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外婆也不敢再触怒对方,说道:“好,一天,你小心对付周峰。”

我点点头,显然我和外婆都躲不过这一战,而对方要人有人。要鬼是一大堆,自身实力都是神级别的,我们根本逃不了,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而且现在我对周峰也生出了杀意,这是莫名其妙就涌上心头的。

周峰自知打不过我,但听到天鬼道至尊说只许用鬼道法术,他心思立即活泛起来,灵动的目光立刻给这天鬼道至尊传去了深情的感谢,认为是自己的女人正变相的保留自己的颜面呢。

“周峰。若这一战你赢不了,周善给你做的一切,都休要再提,你还到不了我要求的境界。”那天鬼道至尊阴沉的回答了周峰的爱意,这让周峰尴尬之余,对我却也生出了杀机!

我倒是乐得如此,这周峰现在是七倍天鬼道的道统和十重仙的修为,我只要小心点就能赢他,我现在只是对赢了他以后会发生什么感兴趣。

周峰死不死对周其平无所谓,但周其平听到那天鬼道至尊和我还能打商量。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机会,立即说道:“至尊,我和那鬼道的周瑛打过了,和她的实力在伯仲之间,不。略胜她一些,这已经印证了我们天鬼道在同级对手中体现出来的强大,只不过要打死她,您知道的,同级之间还是颇有点难度的,要不还请至尊抬抬手,灭杀她于无形,让弟子保留些实力,给至尊效力其他如何?”

听了周其平的建议,天鬼道至尊嘴角咧起弧线,我顿时脸色一阵发白,而外婆眼中露出了一抹少见的沉凝,已经开始念起了咒语。

“哼。”

没有让周其平得逞,天鬼道至尊报以了冷哼声,周其平颓然了下。但一听到外婆念咒,他顿时紧张起来,也跟着念咒出声。

而周峰同样抽出了一把符纸,恶狠狠的面对我丢来,似乎打算一举将我打杀了。

我鬼道法术也不差,既然是鬼道之间的单纯比拼,我也不至于怕了他。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