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死志

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死志


                这么多的火鸦,只要全都炸中我们,别说是我和周善都得死,这片区域怕都没有活物了,至少以我对阴火乌鸦的威力估算,一只就能把我的护身罩烧没,两三只就致命了,至于爆炸,想都不敢想!

媳妇猛然拉住我的衣服,而眼前疯狂的周善。正狞笑着召唤阴火乌鸦过来,而下一刻,爆炸立即开始了!我的顷刻间躲入了杀道,但猛烈的爆炸,仍旧把我直接炸飞了,我强忍剧痛往外面疾飞,但第二轮爆炸,继续轰炸到杀道中,只要威力足够,杀道也并非十分的安全!

周善整个人也炸飞了。但止于第二轮爆炸为止,因为我已经遁入杀道,而用了缩地术逃出了外围,至于其他乌鸦则飞着追我而来。

浑身是伤,到处是血和阴火灼伤的周善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害怕了是么?你不是说大舅公怕死么?怕死的是你才对吧?有本事不要逃呀……别逃,你再逃也没用,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万鸦壶……万鸦壶……”

摇摇欲坠的周善再次念起了咒语,继续召唤阴火乌鸦,但这一次召唤,明显比前面的几次慢了很多,可见他仙力同样有些不济了。

阴火乌鸦飞速朝我飞来,而同样的,囚牛也往周善射去,我不能靠近这乌鸦,同样周善也不敢让囚牛靠近,大家都有能让对方致命的东西!

再次让替身前去诱导火鸦攻击,而自己瞅准机会对周善发难,至于囚牛,已经在旁边加速,只待突然的爆发。

替身的灵智不高,但在我命令下,全都往火鸦扑去,我打算让分神引爆火鸦,消耗光周善的法力,然后要杀要剐也就任意了,但这周善也精明无比,他不发布命令,火鸦竟不会爆炸,这万鸦壶难对付极了。

我对这样的法宝难免不心生觊觎,毕竟我没有攻击类的宝物,如果能得到它,确实会对我有很强的助力。

替身的攻击对阴火乌鸦无效就罢了,关键还不能靠近,一旦靠近就是给烧成灰烬的下场,对他们没有吸引力,那叫出来也就没用了,几个回合下来,我只能把替身全都收回了身体里。

而开始快速的游走在周善的周围,因为我目前只能全仰仗囚牛攻击,然后引着阴火乌鸦到处乱飞。

可后面我发现周善法力一时也没有彻底衰竭的迹象。这样的状况持续下去,我是没什么,但外婆和坑外的伙伴们就危险了,而上面周峰指不定在做什么坏事,一旦给周善成功拖延了时间。万事就休矣。

轰隆!

囚牛率先发动攻击了,但周善虽然强弩之末,但本身就知道了囚牛的特性后,他没有丝毫的紧张,双手举起了万鸦壶。竟直接砸向了闪光!

巨响之后,整个万鸦壶都飞了出去,但很快又跟没事似的回来了,这周善也真敢拼,拿这么好的宝物直接当挡箭牌了。

不过细细看向了伤痕的位置。周善脸也微微白了,我扫了一眼,这万鸦壶居然也给擦出了一道剑痕,但让我遗憾的是,这壶居然还能正常使用!我心中震惊,这么一次正面攻击都只能留下擦痕,要破坏它还不得好几十次劈砍才行?

而有了万鸦壶的周善就是个刺猬,没有相应的宝物,我对付不了他,想了想,最后我放弃了要对付他,转而飞向山上,对这拖延时间的,你要拿下他反而是下策,不如先上去看看情况再说。

但我想上去。周善怎么可能让我轻易上去,我刚接近山道,两只巨婴就拦在了那儿,并且周围全都是阴鬼,不知道什么时候,山上已经到处都是鬼物了。

我咬咬牙,但也不敢缩地术上去,毕竟每个位置的生门安全区域都不同,如果缩地后闯入了死地,那很快就会给化掉,这个险也不能冒!

“囚牛!六道轮转清天泉,地火风水黄金灯,玄元几道荡然气,只见流光进紫宫,天一道!紫府天灯!”我把泰阿剑收起来,双手一合,囚牛就化作圆形的小球转回我的手中,一边冲向上山的露,一边凝聚这紫府天灯,这是以我的能量来配合剑丸的招数。能让剑丸拥有足够的冲击力,爆发出强大的威力,把前面一切都毁灭掉!

十倍的道统之力凝聚出十道荡然之气,旋转在我手中不停不断,而强烈的能量压缩。让手中的囚牛具备了无与伦比的冲击力,在火鸦往我这里撞过来之前,我立即双手一推,把紫府天灯轰了出去!

霎时周围光芒闪烁不停,囚牛化作十种彩色光芒。拥有了瞬间突破一切的能量!

看着前方路线上的一群鬼类,以及因为追逐我而聚集在一起的阴火乌鸦,我冷笑一声,转过身立即把紫府天灯轰向了身后的火鸦!

周善本来以为我是要逃离这里,所以要攻击前方的鬼物。但没想到我会转身攻击火鸦,这让他立即想要引阴火乌鸦飞离,但因为囚牛实在太快,一刹那时间,前方就留下了一条彩虹光柱,一大片的阴火乌鸦全都给囚牛打散得不成形状了!

这阴火乌鸦就算爆炸都是不灭,更别说给轰成散状了,周善立即准备调集乌鸦恢复原来状态,然后再行攻击我,但我怎么可能让他有这时间。瞬间缩地术到了他面前,泰阿剑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大舅公,后会无期了!”我冷冷的看着周善,周善却在这个时候的笑了起来,与此同时,媳妇猛的拉我的衣角,我两眼圆瞪,本能的往旁边躲开!

轰隆!

周善的身体炸开了,一只凶猛无比的鬼物爪子从他身体中抓了出来,直接捏住了我的臂膀!我想都不想就拿出了长剑。一剑要劈开那幻化而出的爪子,结果叮当一声,我虎口剧痛,居然没有成功!

那鬼手本来是要抓住我的身体的,但我这一闪。给抓住的却是手臂!

“咯……好厉害的……大舅公服了……你这都可以躲开,但……你还是得死……”周善用低沉的声音说完,脑袋就颓然耷拉了下来,而他体内的鬼继续冲了出来,并且挥舞巨大的手要把我砸向地面!

这速度快得我反应不过来。我只觉得天花乱坠,就要往地上撞去了,但下一刻,只听到嗤的一声后,我确实摔倒在地。但那鬼手也跟着我栽倒了下来,而且一泼血溅得到处都是,仔细一看,是囚牛把对方的手臂斩下了!

我得以挣脱开来,并且立即翻身退开,而看向了周善的时候,他整个人已经跪倒在地,而身体正中心空洞无比,能够从前面看到后面的事物。

刚才他临死招来了鬼物,是想要拉着我一起死。结果给囚牛直接砍掉了肚子里的鬼类,这才让对方缩了回去,而鬼道空间也在周善死后彻底的消失,形成了我眼前的景象。

周善死了,化作了点点的晶光飘扬而去,这位周家曾经的掌门人,我名义上的大舅公,现在自己死在了自己手里,还差点把我落下了水,论其实力,他可能不如其他人,但论头脑,他绝对比很多人要厉害多了。

咚的一声,他手中的万鸦壶因为没有了支撑力而掉落地面,我立即伸手将它拿住,并且看向了周善的包囊。

他的包囊十分的简单,但里面满满的应该装满了很多东西,我挥出一阵仙气,检查里面的东西,里面用油纸包着的就不少,我都没敢动,因为生怕他弄出什么幺蛾子来,毕竟他来和我斗法的时候,已经有了死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