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灭祖

第一千四百五十章:灭祖


                我远远的放出了替身鬼蛊,去检查里面的东西,翻找了几下,基本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油纸包着的是纸符、书籍这类容易湿的东西,我找到了几份有用的,就不再染指其他了,贪心不会让我发财,反倒有可能中了这大舅公的计。

但这万鸦壶我肯定是要带走的,这东西非常玄妙。我也从大舅公的书籍里翻到了关于炼妖壶的一些心得体会,想来再研究下,就能够使用这宝贝了,心中也是有些高兴。

而一些古籍里,周善对于招鬼术的新见解还是相当了不起的,可惜了最后他走了邪门歪道,要不然倒不失为优秀的鬼道传人,也不至于闹到后面惨死这里的下场,但看到他遗留关于鬼道的后面一些记载,我能够想象他还是相当的矛盾。他应该也不想脱离鬼道,但似乎为了自己孙子周峰,他最后才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这也是他刚才看到鬼道至尊,而跪下的原因。

我拍了拍那本手中的古籍,打算揣入单肩包,但灰尘扬起的时候,忽然让我发现一张类似书卡的东西掉了出来,我捡起来了那张书卡,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纸壳模样的书卡上面绘着奇怪的鬼画符,和我之前从步玉心手中拿到的一样,这顿时让我来了兴趣,连忙从单肩包的夹层里取出了原来的书卡,这一对比,让我兴奋莫名,然而,这两张书卡却不能合在一起,让我旋即又失望了。

我打开了刚才掉出书卡的古籍,却翻到了一页绘着一把剑的页面,这让我心中顿时一跳。

话又要说回来,这本没有封面的古籍,是周善手中最让我注重之物了,因为这上面介绍了诸多的奇妙宝物,大多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我将其称为《灵宝谱》,而这万鸦壶就是其中之一,至于这面画着剑的一页,却让我目光全都集中在了上面!

净世青萍剑!

念着这五个字,我呼吸急促起来,如果这书页真是找到这宝剑的契机,那还真是值得搜寻了,要知道这把净世青萍剑,可是和万鸦壶同一本书,而且还排到了末尾,可见此物的犀利了,当然,可想而知它的召唤难度了。

怪不得柳不动追着步玉心一路索要这书页了,一定是知道了什么,然后才会联系那陈山月一起打劫的。结果双双都死在了我手里,早知道我就应该先问清楚,没准还能得到些线索什么的,但现在,除了这牛气得不行的净世青萍剑的介绍。就没其他能够用到的线索了,而且别说灵宝谱的封面了,后面那关于净世青萍剑的部分都给撕掉了。

只能先把这事打住,因为时间也不够了,而面对上山路上的鬼类。我命令囚牛开始进行了攻击,囚牛直接冲杀了上去,一路上阴鬼辟易,神鬼莫挡,我跟在后面。将落下的零星鬼类都扫干净了。

生门冲上去所需时间不长,只是拦路的鬼太多了,让我一时间停瓦走,我召唤了三道鬼,彻底消耗掉了剩下的魔气,然后继续填充魔气进入化妖丹准备下一场大战。

然而,本来想要大战一场的我,还没到达山顶,天上的猩红大阵竟这么戛然而止了!而前方的阴鬼,鬼类竟这么缓缓的消失了,有的还在进攻或者攻击的姿势,结果都消失不见了!

我拿着泰阿剑,一时间,震惊、疑惑、怀疑、兴奋,侥幸都五味杂陈涌上心头。但终究不相信问题都这么迎刃而解的我,还是决定往山顶上亲眼看看发生了什么!

难道是外婆?或者大家齐心协力下,把这件事情化解了?但无论如何,大阵的结束,能意味的东西实在太多了。

我几乎是冲着到达了顶上的大阵的阵眼处,环顾了阵眼的位置,才发现这里已经什么都没有了,而猩红的大阵中央,一副腐朽的棺椁就躺在了那儿,我派了替身过去,天眼里看到棺材旁边除了一些毁坏的法器,就什么都没有了,这是有人做法过的痕迹,而棺材里面,原来好像还躺着什么东西,现在居然也没有了,四周围,有过能量的波动,但应该是帮忙做法的给气化了的痕迹,看来这大阵原来需要不少鬼道的配合。

眼下什么都没了。大阵难道失败了?毕竟棺材都炸成这样子了,应该是没成功,或许是周善死了没人控阵,最后消散了,至于周峰。我觉得大舅公都不行,他抵什么事?

周峰不见了,我当他也气化了,毕竟这里什么人都没有,而就在我观察周边的时候。山下的天鬼领域还有气息也相聚消失了,露出了连绵群山,以及幽冥鬼道的总坛!

不愧是不知存在多少岁月的门派,巍峨群山中,到处都是他们的道场。到处都是大批磅礴的建筑。

这个时候,两道人影从坑口的方向一路打了过来,这两人或是施展法术对轰,或者是随手招来个鬼类相互攻击,把周边的仙气搅动得有些絮乱起来。

其中一道气息熟悉无比,我立即缩地术飞了过去,进入了他们的战场时,我这才发现了其中一个正是外婆!而另一个,正是周其平。

“一天!你没事吧?”外婆百忙中问了我一句,我看了身上的一些刚愈合的伤痕。立即说了没事,但毕竟身上衣服烂了不少,外婆还有些担心的样子。

不过周其平毕竟是周家的老祖宗,实力强大不容丝毫掉以轻心,外婆很快就全力迎战了。

而周其平看着后山那毁掉了棺材,脸色阴沉到了极点,似乎看到了晦气的事情,我当即了然这棺材恐怕是召唤什么失败了,把周围一片都炸成了废墟,要不然周其平不会露出一副如丧考妣的样子。

周其平看到了我。咬牙问道:“你破坏了大阵?”

我想了想,看向了半山腰的位置,然后说道:“是有怎样?周善已经死了。”

听到周善死了,外婆叹了口气,看向了我确认此事。我点点头,她表情立即复杂了起来,毕竟也是亲戚,听说对方死了,也有兔死狐悲之感。

周其平是幽冥鬼道的最后一面旗帜了。如今落单到了这里,我和外婆当然不会对他客气,但周其平似乎感觉到了危机,顿然说道:“你们婆孙二人联手,我肯定打不过你们。这幽冥鬼道是你们的了,我就此离开澜州,从此不会干预你们俩的事,让我就此离开如何?”

“你想得美!”我想都没想就呵斥道,随后化妖丹爆发,浑身再次释放出无穷无尽一般的魔气,缩地术顷刻到了他的身边,一剑劈向了他!

周其平‘啧’了一声,随后身后十几只恍如八爪鱼一样的鬼手飞了出来,直接抓住了我的剑!

我心下一惊。默念几句咒语,背后的追仙锁也冲了出来,想要打飞这些鬼手,而外婆也在这时候举起了手中的黑色珠子,念起了咒语来:“万鬼千精走符印,随行报应能杀之,灵光变化一刻里,违令敢拒罪阴酆,鬼道,阴酆令鬼!”

周其平看到外婆施法,脸色一阵难看,立即说道:“给你们婆孙俩下台阶不要,非要逼我动真格,还真当我周其平不是祖宗,随意打杀了?你们两个小孽畜,欺师灭祖,罪该万死!”

“是不是祖宗,谁又知道?况且欺师灭祖在先的是你!不是我们!”我立即反驳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