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黑壶

第一千四百四十七章:黑壶


                我给扯得停了下来,而眼前,轰隆一声炸开了一个洞,一个小鬼出现在了我眼前,不,应该说是个很大的小鬼,这鬼足有小山一样大小,手中拿着一把榔头,一击就把我前面一大块的地方炸平了,而它发现砸不中我后,立刻扭过了头,开始再次攻击起我来!

对这巨无霸小鬼,我完全没感到威胁,左右腾挪之间就躲过了它的攻击,但很快我就发现。一群的小阴鬼攀爬在了它背后,一只一只,恍若是小型的老鼠似的,而我一躲开,他身后的小阴鬼就跳了下来。朝着我追过来,我只能手起剑落,把他们全都干掉了!

嘭!

囚牛也不是没有作为,那巨无霸小鬼的出现,已经引起了它的注意,霎时间它就轰了过去,把这小鬼的脚给打了个洞!

但那巨无霸小鬼似乎是虚化的鬼物,居然没有任何伤害的样子,这使得囚牛也有些懵了,我看囚牛对它没什么伤害,也懒得去理会它,绕了过去,继续挺近幽冥鬼道!

终于,竹林消失了,我来到了一片有地板的地方。而周围的层层浓雾,也在这个时候开始消散,让我心中不禁松了口气,但接下来巨无霸小鬼的脚步声也传来了,我想了想,决定把它甩掉,毕竟这鬼物有些妖异,现在这情况不容许我浪费半点时间!

飞奔了一会,看起来新砌成的地板上,我看到了一条条流淌入地板缝隙的血水,这让我我心中不禁一凛,寻着血挤去,一件件的衣袍就这么摆放在了地上,细细一看,这些衣服似曾相识,我忽然想起了一路上见过的阴鬼,这生相死相一参照,就明白了原因和结果,这里守卫幽冥鬼道的弟子全都化作血水死了,为了让大阵发动,周善他们甚至还发动了一场类似血祭的屠杀,这是他们惯用的伎俩。

这样的大阵我司空见惯,周善用过,我也用过,所以要解决它也并不困难。因为血祭需要操纵大阵的血棺,而里面必须有承受血祭后产生庞大能量的宝物,为了区别血棺和外围血祭品,大阵就一定会存在生门和死门,我只要找到生门的路线。就可以长驱直入,而到了中心点破坏掉存储能量的血棺亦或者别的什么厉害阵眼,此阵就会因为力量供应不上而消失!

拿出了简易的罗盘,我开始在外围部分寻找生门的入口,至于里面我现在肯定不敢进去。一旦走错路,就算再强的人,也要承受血祭之力,毕竟外面消耗得越大,这里化解的力量越凶猛。到了最里面,怕我都承受不住炼化之力。

而周善和周峰,一定是在生门那边控制整个血阵,预防有人闯入生门中。

“这个机关简直就是为你而准备的,让你从正门而入,看来周善那孩子也不傻,知道你聪明绝顶,那这么说,他是要和你来一次决战了。”媳妇忽然的跟我说道。

我怔了一下,看向了媳妇儿,如果是别人说的,我肯定不相信,周善那老家伙怕死是出了名的,稍微看到不对劲早就跑了,这次倒是想跟我决战,难道有什么把握不成?

“媳妇儿,你说是为什么?”我问了起来,媳妇儿摇摇头,然后说道:“你自己去想,我都说了还有什么意思?”

我点头。一副确实如此的表情,谁让媳妇说的都是真理?反正现在周善就是要拖延时间,并且在等待一些机会,那我肯定不能让他如愿以偿。

没有出多大意外,我躲避了那巨婴后,踏上了走向生门的路,生门就在幽冥鬼道的后山竹林那里,这条路偏僻而寂静,我走上去的时候,还遇到了一些从后山那飞下来的弟子,但对于这些没有任何战意的人,我已经懒得去杀死他们,毕竟都是命好运气好的人,血祭都没让他们死,我犯不着去造这些杀孽。

但我不制造杀戮,有的弟子却误以为我是来杀他们的,飞下山的时候撞上我,当即就往后山边那逃,结果显而易见,直接给转化了血雾。血水没入了泥地大阵之中。

“救……救命……命!”一群人当场叫了起来,我叹了口气,捏起咒语,直接把生门框了起来:“不要越界,笔直下山就会没事。不要乱跑,乱跑必死无疑。”

一群弟子这才明白我是来救人的,但我懒得搭理他们,径自往山上奔去,不一会,我来到了幽冥鬼道后山腰的小型休息坪那里。

整个休息坪此时此刻静谧无比,一个人都没有了,毕竟不是谁都知道该怎么往下笔直走的,稍微有些乱了思绪,很可能就会逃往别的方向☆后却反而化作血水消失。

我继续往上面飞奔,结果刚走到了休息坪的的正中央,就发现一个稍瘦的身形,正瘫坐在一张太师椅上,在这片安静而空旷无人之地。一个老者搬了一张椅子坐在广场上,确实很诡异,但我眼前就这么出现了。

我放缓了脚步,而媳妇着飘在了我身后。

不知道是媳妇惊人的容貌,亦或者是什么。让这本来瘫坐在凳子上的老者,瞬间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老者颤颤巍巍,战战兢兢的看着媳妇儿,随后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浑身发着抖走向前几步,最后噗通的跪倒在地:“弟子不肖,背弃鬼道,如今亲见至尊临世,弟子却已不是鬼道之身……忽想起弟子前生后世,皆悔不当初……”

咚!

咚!

咚!

磕完三个响头,那老者仍匍匐在地,抱着颜面表示自己无言去见鬼道至尊,但嘴里却说道:“然……至尊……弟子虽悔不当初……但今却有一事非行不可,望至尊……”

“周善,有话快说,有屁就放,你既然都脱离了鬼道,还在这假惺惺拜什么!?怎么不拜你那天邪鬼去!”我怒喝一声,当场就发飙起来。

老者缓缓的抬起了头。面具底下不知道什么表情,但显然看到我不会有多高兴就是了,至于刚才对媳妇的崇敬到底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

“一天,为何至尊在此,你还能如此放肆?也不怕冲撞了尊驾了?”周善有些不满我呵斥,站了起来,随后拿下了面具。

苍老的容颜亦如下界时候的他,只是更加的笃定了许多,仿佛凭空多了坚毅不拔似的。

“呵呵,早死早超生,你害死的人还不够多么?为什么还要拦在这里?”我怒目瞪着他,而周善却缓缓的摇摇头:“一天,什么都不用说了,大舅公和你的恩怨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来,这次大舅公也不说原因,也不会再逃,我们俩痛痛快快的斗一场法术,你若是打赢了我,就往前迈过去,如果输了,就哪里来哪里回,怎样?”

“这倒是稀罕,你也会有不怕死的时候么?”我心中一滞,难道这周善有什么后手不成?我刚才确认过了,这里是可以使用鬼道法术的,毕竟大阵外围才是天邪鬼的领域才对。

“哈哈哈……如果死能解决一切,死又何妨?来来来,让大舅公看看,十倍道统,到底是个什么样子!”周善大笑起来,随后掏出了一件壶类的宝物,这壶黑漆漆的,上面纹路不是很清晰,甚至有些粗糙的感觉,但周善却轻轻的抚摸,如若至宝:“不怕告诉你,你大舅公这件宝物,有毁人一门之威,今天拿出来,就是专门为了对付你这十倍道统的。”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