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踏云

第一千四百一十三章:踏云


                我吞咽的动作立即引起了昊阳真人的警觉,毕竟喉间的蠕动感还是很强烈的,而那小人的声音也给掩盖住了,这让他十分的震惊:“这……吞下去了?”

我两眼差点没翻白了,立即引体内气息往喉咙上面冲,而手指也跟着用力往嗓子里抠,可这小人就跟下去一分生根一寸似的,像是蜘蛛一样爬入了我的体内,我吓坏了,咿咿呀呀的叫起来,想要将它逼出体外。

“孩子!你简直就是乱来!闯祸了吧!站着不要动,让我来剖腹取子!”昊阳真人大喝一声,拿着长枪就过来打算剖我肚子,我吓了一跳,立即往后退:“取你……取个鬼呢!”

嘭!

我本能的用泰阿剑猛的和昊阳真人对了一击。结果给撞得七荤八素的,飞向乱流后飞旋上了空中,我立即钻入杀道,但为了抠出这东西,我差点没想把自己肚子真剖开了!

这小人跟活的没什么区别。竟直接冲入了我的体内,而且一路上魔晶开始化粉散落,似乎破蛹而出似的,这更让我惊怒交加,立即划出一道仙气,猛的钻入了体内,准备强行将它取出来!

但正是这举动,立即激怒了那小人,在它进入了我靠近心脏部位的时候,忽然无数道的魔气从它身上冲出,直接串联了¢f,..我的心脏,并且有什么东西源源不断的从心脏位置开始输送,血液很快就几乎染上了这股可怕的魔气!

我吓得面色铁青,而昊阳真人更是一副震惊的表情:“小友莫要惊慌,也不要抵抗。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将那邪魔小人取出你体内!”

给魔气占领血液那一刻,我所见之物立即猩红起来,这是入魔的征兆,但要我把身体交给别人随意切开,我也不愿意不是?这昊阳真人飞来之时,我本能就伸出了泰阿剑指着他:“别过来!”

昊阳真人怔了一下,但很快就冲了过来,并且毫不犹豫凝聚长枪力量,猛然扎入我心脏!

我再傻都知道给扎中仙体核心的结果,泰阿剑马上以时空剑气轰出,打算将这一股能量轰散,但结果是昊阳真人实力更强一筹,直接将长枪递入我的胸膛!

媳妇姐姐猛的拉了我的衣角,我不知道她是警告我小人要取代我的生命,还是警告我这昊阳真人要杀我,总之我现在已经是没别的办法了!

就在危机时刻,囚牛猛然化剑冲向了昊阳真人,而这突然的攻击,让昊阳真人也不得不收枪击飞囚牛,要知道他如果直接刺向我的胸膛,我是死了,但他也活不成。

昊阳真人给囚牛缠住,而我马上开始拔出体内那小人,可这小人跟生根了似的。居然连接我的心脏后,外层的魔晶直接就剥离了,而里面内层开始以消耗的形态,和我的心脏,不。应该是和我的血液融为一体!

我脸色惨白,而浑身开始蒸腾起了黑色的魔气,看着全身血管泛出黑色,而汗水也变成了黑红的颜色,我差点没叫出声来!

而这还不过是刚开始,看着昊阳真人要过来,我立即想要斥责威胁两句,可我刚开口,一股黑气就从我体内往嘴外面涌,一股股的能量开始包围我。并且很快就把周围笼罩了起来!

这黑气如龙卷,又似一个结界球,不断在身外盘亘!

整个过程十分的诡异,我对视的昊阳真人双目余光里,我瞳孔赤红。爆射精光,而口吐黑色云雾,形成一种仿佛结界一样的东西,而他持枪飞刺而来,结果抢砸入了黑云里。直接穿透而过了!

他的神枪以他的实力,已经有贯通杀道的能力,但这黑云不知怎么回事,竟直接让这神枪穿透而过了,显然我现在身处另一个位置。要么是空间扭曲让他产生了错觉,要么就是媳妇所说的一种更深层次的道,好比鬼道内里还有更深一层的道一样,杀道也应该有更深的道!

昊阳真人这次也急了,不断的拿着神枪冲来冲去。不断的要击中我,但却如镜中花水中月,完全不的门而入,眼看着我现在这鬼样子,只能干瞪眼:“弱小完成蜕化之前≤化铠甲而保护弱小躯体,昆虫便是其中代表,小友,老夫怕是要让你失望了,无法将你救出。眼下恐还要逃离此地才行,也罢,既然已化魔,我也会将此事禀明组织,到时候自会有能于老夫者让你脱离这罪恶之体,脱离这痛苦的根源……”

“你……你才……入……魔……”我口中挤出这几个字,但霎时间就给喷出来的大量魔气给挤兑得声不成声,最后我甚至忽然两眼一翻,直接懵了过去!

而下一刻,仿佛一阵红云,将我扯入了一片漆黑之地,我当即睁开了双目,让我意料不到的是,我居然来到了心灵的空间,那片浩瀚的星海,和无边的血水里!

我扫了一眼周围,空旷的地方里,除了浓稠的血海外,就是附近淡淡的红雾,而天上。代表祖龙的星海还漂浮在上面,景象的磅礴,让人每次看到都觉得震撼无比!

“媳妇姐姐!”我大声的叫起来,希望能够顺便见上血衣媳妇一面,而就在我四处飞行之时。忽然身后一股磅礴的杀气正在凝聚而出,我猛然扭过头,发现那团杀气已经从一道道血红色,开始变化出形状来,并且看样子,甚至还是实体的!

“媳妇姐姐?!”我再次喊了起来,但仍旧没有她的身影。

道袍媳妇无论心境和性格,都和血衣媳妇完全不一样,血衣媳妇让我觉得如高高在上的神女,要找她一遍都不容易。这回怎么就让我来了这里了?难道是她救了我?但这团杀气是什么鬼?

我盯着这股戾气竟开始凝聚人形,心中立即警惕起来,并且二话不说我就把泰阿剑从心念中招来,时空剑势摆开,一剑轰向了它!

轰隆!

泰阿剑如长虹灌日。化作一道漆黑的剑光直接扎入血海之中,炸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坑,但这人形居然完全没有反应,仍然继续的凝练而成!

而接下来,无论我怎么劈砍,这人形仍旧不断的精细,而逐渐清晰的样子,也渐渐让我脸色骤变起来,因为它太像那小人了,而连穿着和打扮。都无不是那小人的样子!

一脸的庄重,一身黑袍,脚踏红黑气云,手托一血色透光刀,背后竟还出现了一片红黑日轮,长相就跟我的倒影一般,几乎还和我一模一样!

而我还是进入了梦境中的样子,脚底踩着星云,铠甲电闪雷鸣,而手中泰阿剑也在这个时候爆闪出惊人的黑光,仿佛是遇到了绝强的对手一般!

“谁!”我对这梦境中出现的妖孽十分的反感,这是我和血衣媳妇见面的唯一地方,我不容许有任何生灵入住此地,而它的出现,引来了我的杀意。

“是我。”那穿着黑色道袍的人脸色淡然,目光也庄严得可怕,他说话时,透着一股不容否决的口气,真如同九霄神剑门主殿上的通天教主的雕像!

“你是通天教主!”我厉声问道,别说是三清,就是他们师父来了,要占我地盘我也不会客气得了,毕竟谁家里来了不速之客,本能的举动只会是如此,表现有所不同罢了。

黑袍人没有说话,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阵的红云翻滚,靓影从云中显出,一身辉煌血衣的媳妇姐姐沉默的出现在了我们两人的周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