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昆吾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昆吾


                “为什么又要杀人!”李破晓愤怒的说道,这个时候他浑身已经冒出了橙金色的焰火,而手中已经幻出了一把剑的影子,这把剑出现时,周围仿佛都给光所侵蚀,并受其影响,而昆吾两字,也徐徐出现在剑身上。︾,

“该杀,所以就杀!”我手中的泰阿剑也彷如呼吸着周围的仙气,而昆吾剑的橙金光照到它的时候,它立即警惕射出了深沉的黑气,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黑暗,让我也生出了征战之心。

“你简直……”李破晓低沉的怒意就跟他剑一样,从内心深处爆发而出,轰的一声,李破晓的剑和我的泰阿剑直接撞在了一起,在恐怖的力量下,我整个人给他逼退往后,一路噼噼啪啪的撞断了无数的树枝!

这股刚猛的力量,简直让人难以承受。比之前任何一剑都威猛,看来昆吾剑一出,他的潜力也会跟着井喷,超越入境期,而冲入化境!

轰隆隆!

我脚尖终于踩到了地面。而面对李破晓的威逼,我体内的化妖丹在这个时候也爆发了出来,九重仙化境的实力,在这一刻毫不保留的供应出不亚于李破晓的力量!

砰砰砰!

我眼中的世界猩红一片,如同漫天都层了血海汪洋。时空剑势每一击都轰出了超乎以往的力量,泰阿剑同样在挥击之时,也如鞭子一般展现出狂放绝伦的黑色气浪!

李破晓手持昆吾剑,在泰阿剑的轰击下,前进和后退都稳定如初。这种泰然感,就跟李破晓的性情一般,面对一切事物都保持着绝对不会动荡的心态!

两剑对轰之时,周围的环境遭了殃,一路过去树木倾倒,山石崩塌,而每一次我们的护身罩全都在对方强大的剑器下给轰碎,而剑同样也直接交击在一起,产生了一场空气波澜!

可以想象剑轰在身上会发生什么事,而如果不经过剑魔师父的教导,我又是否能够抵挡住李破晓的攻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李破晓始终追随着我的脚步,然后会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而跟我走在对立面!

“我要!杀了你!”我怒吼着,泰阿剑的力量再次因为我的魔气而爆发,剑格上的先天魔气也在这个时候仿佛饱食魔气,快速的旋转起来,而这个时候,感觉到了危险的李破晓,立即借剑势退后!

“够了!你要入魔了!”李破晓呵斥一声,并且捏出了一张金色的符纸,往天上一丢,霎时间金光照射而下,而我的魔气就仿佛的消散一般,快速的消失起来!

但先天魔气根本不能给这破魔符消灭。嗡的一声,黑气如同一道通天的直线,朝着李破晓掩盖而去!

李破晓眼看不能抵挡,立即念了几句听不懂的咒语,而手中的昆吾剑也在这个时候爆发出猛烈的橙金色光芒。他自己也一手握剑柄,一手以掌顶在剑身上,要硬抗我这道冲天的魔气!

轰隆!

先天魔气如同喷泉一样绽射而出,李破晓直接给轰出了很远的地方,一条直线过去,直接成了凹陷的地域,光秃秃的就跟推土机碾过去了一般。

而那凹陷地的尽头,李破晓站在那里喘着气,道袍直接碎了一半,浑身到处是伤痕。这上面除了血,还有一丝丝的恐怖黑烟,这些烟就是魔气经过昆吾剑化解后,产生的废气,可见这昆吾剑是带有破魔的效果的。

看着他双目在这时布满了血丝。我知道李破晓也不会太好受,而这个时候,我的化妖丹力量也宣告消失,修为又回到了原来的入境期,我咽下了一枚九重妖元,准备再战一次,将李破晓彻底送入地狱!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我身上的通讯符盘震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又是一张符纸坏了,我看向了李破晓,看向了给我救出来后,正在分开遣散的妖族,立马转道往出事的地方飞去,临走又丢出了两张通讯符,给正在旁边观战的几个修为不低的妖修首领,这几个首领都见过我,接到了通讯符,又见我飞去其他地方,也就带着同伴继续启程了。

李破晓喘着粗气。吞下了一枚药丸,然后立即原地打坐起来,我没有理会他,拿着简易罗盘指路,一路冲向了事发地点!

一个半小时左右。我也不知道飞到了哪儿,就看到一片空地那里,再次出现在了屠杀妖族的部队,而这些修士却比之前遇到的更加的残酷,这里的妖族年老和壮年的都给杀戮一空了。只剩下妇孺和孩子,而孩子里,都是女孩儿,无他,这些屠杀部队全都是男修士。此时正在她们身上发泄兽性!

我落到了地上,森林中一丝不挂,正强迫女妖修的弟子长老全都吓了一跳,我看着一地黄色的承天门衣服,牙齿已经咬得咯咯的想。没有任何犹豫,我将这群不是畜生,却胜过畜生的人类送上了西天,随后找了个人,直接问了承天门分部的所在,立即飞往了那边!

路上把承天门少门主和那九重仙长老的行囊翻了一遍,我再次找到了一些妖元,这里面大部分都是七重和八重的,我自然毫不犹豫吞服炼化,以备不时之需。

李破晓确实受了不大不小的伤。亦或者给我的先天魔气沾上了,要不然以他的情况,不会原地打坐,以至于这么久也没追上来。

先天魔气并不好填充,刚才我只是爆发了大约六七成左右的能量,如果是全盛的先天魔气,恐怕刚才就不是打伤他了,很可能以时空剑气为引,一击就能把李破晓打成飞灰。

但毕竟要充满先天魔气不易,我甚至不知道在进入真魔状态前能否充满它。先天魔气太过危险以至于不能全力施为,其实如同做人一般,如不留一线,自己又哪里还能保持本心而不堕真魔之道?

眼前,很快出现了一片密林之地。这里地处大荒,是当时妖族九大派中属于九重妖修孙庆风的地盘,孙庆风死在了悠然仙谷应龙现世,没有了他的庇佑,眼下很大一片区域已经坑坑洼洼了。承天门占领了这里,使得它成为了承天门的分部。

感应到了我的来临,承天门中立即飞出了三位八重仙的长老,询问我有什么事,我没有理会他们,看着周围到处是如同人类,却区别人类的妖修骨骸,重重的叹了口气。

旁边的集市那里,还有许多承天门的弟子,此时此刻正在旁若无人。高压奴役妖修建造楼阁,而周边,还有正在承受酷刑的妖类,**的男女,断肢残骸都是一般现象。还有烹煮和剥皮等一些更残酷的刑法,意图让这些倔强的妖类更加的听话。

数量太多了,我一目瞭望过去,几乎看不到尽头,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帮助这些妖族。

没有语言,也没有任何问询,我立即对这些承天门弟子进行了杀戮,从前门一路杀到后山,又从门中杀入集市,这些弟子也不知道有多少,我杀的手都软了,以至于我眼前全都一片的凄红,恍如漫天血海!

那位和左阳一起陪着承天门少主的九重仙化境的大长老并不在这里,听一个八重仙说,是跟着另一个柳姓的道友截击一支背叛人类的部队去了,那支部队领头的人姓步,是剑修。

我脸色难看,姓柳的是柳不动,姓步的是步玉心,逍遥剑道的掌门,和笑千剑是好友,我曾经的救命恩人。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