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魔修

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魔修


                但骆东君能有什么遗物值钱?或许是什么关于文字类的东西吧,之前整理的时候,是有那么几篇不大重要的资料和小册子,但我看过了并没多少重要的,当然,那时候时间紧迫也没细细端详,可能有所遗漏也有。

然而眼下这里不是中州的城里,乃是雷州最凶险的魔地,人死念消,经历太多的生死。我不能因为一些逝去者的遗物而把自己或者惜君的安危置于任何危险之中,所以再三考虑后,我还是决定继续按照原定的路线回内仙海。

继续前行赶路,魔地的森林仍然无边无际,而且明明外面就是白天,但到了这里,到处都是阴沉沉的,天上的乌云掺杂雷霆,还飘散着一种常年以来都存在的猩红粉末,就好像哪个地方着了火。而零星的火星飘上了天似的,就算是蒙蒙细雨落下来,都不能消除掉这猩红的魔气。

积年累月都是飘零的细雨,让这片土地很潮湿,也很阴暗,不单单是我感觉不自在,连惜君都感觉到了压抑,一路总说不适应,让我们赶紧的离开。

避魔叶还有不少,足够我们出魔炼之地,但一时三刻肯定走不出去,所以我只能一边安慰惜君,然后一边继续赶路。

因为我只认识骆东君到过我的老路,所以路上也常常担心会有▽,..魔修突然冲出来,因此我需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而也正是这样,在第一天的后半夜,我忽然有察觉到了那股之前和骆东君时就发现的跟踪迹象。

似乎真的有人跟踪我们。

那人出现的一刻,我也发现了媳妇稍微往左边看了过去,我开始还不明白为什么,但过了一会,我也发现了。

魔气变得突然浓郁起来,周围也压抑了许多,我皱了皱眉,淡淡说道:“不知道是哪位前辈跟着在下?在下只不过是借道路过这里,并没有任何目的或者不善之举,如果给前辈造成了困扰,还望前辈多多海涵。”

我声音虽然不高不低,但蕴含了一股仙气在里面,就算附近稍远一些的人,应该都能听到。

然而,我的声音石沉大海了,不知道对方抱有什么目的,并没有回应我。

我忽然想到的是对方会不会是那些魔修的探子,等踩好点子后,再伏击我什么的,可媳妇忽然的一句话,让我的想法立即发生了转变。

“哥哥……我好不舒服……”惜君张开檀口说道,我看了下她舌上含着的叶子,不禁吓了一跳。因为这里魔气太重,居然让避魔叶消失得之剩下叶脉了。

我赶紧拿出了一片新的叶子,给惜君含上,而我拿出了我的,发现我自己的居然也只剩下叶脉了。吓得我赶紧也含了一张。

“是魔修,这里的魔气是他故意放出来的,意图不明,可能是让我们入魔,亦或者有别的打算。”媳妇和我说道。

我心中一沉,如果真是这样,那我们接下来的日子肯定很难过,毕竟对方的实力大家都不清楚,如果是用聚魔气阵法造成的,那通常外面还会掺杂一个迷魂阵之类的阵法。也就是俗话中的鬼打墙。

“媳妇,对方实力有多强?”我低声的问起来,媳妇沉默了下,说道:“比你见过的任何都强!”

我倒吸一口冷气,就没打算再说什么,带着惜君准备走出这片可怕的地方。

但结果跟我想的一样,我们中了鬼打墙,对方真的除了加强这里魔气的强度,还封锁了一片地方,我们开始在这方圆百里的地方打转,偏偏这里还到处是森林,超过了百里,已经难以形成比较明显的参照物了,所以一开始我还察觉不出这片地方的异样。

“是迷魂阵和聚气阵,他要困住我们。”我极力压制躁动的说道。而媳妇没说话,想让我自己解决,惜君小虎牙都冒了出来。

反迷魂阵我也会摆,无非就是在对方大阵的基础上加个破坏和转移其影响力的东西而已,我拿出了阵旗。开始沿着边沿插进去,但这时间里,魔气的浓郁程度又冲上了另一个境界,这打算让我们入魔的人简直已经无所不用其极了。

惜君和我的避魔叶用去了不少,开始原计划要用到出炼魔之地的避魔叶。很快用得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了,我不禁怵然一惊,倒是媳妇毕竟聪明伶俐些,立即说道:“避魔叶只给这孩子用,你暂时不需要。”

我点点头,连刚含入嘴里那一片都拿了下来,想擦拭后给惜君,结果惜君发现了伸手就抢了过来,放入了手心里。

“你这孩子,竟有这怪癖。”媳妇知道她要干什么。故意磕碜惜君,惜君嘟了嘟嘴,说道:“我就有,哥哥的我不嫌弃呢。”

我不好加入这场辩论,现在正着急破阵呢。

我继续往周边摆置破阵的阵旗。但面对这么庞大的鬼打墙,我也有些力不从心了,这好比是之前遭遇过的一种独门大阵,我的四小仙阵旗居然没有效力。

在大阵的比拼中,我不禁有了些挫败感,以前学习四小仙阵法的时候,虽然有认真的参详,但对阵法之道最重要的阵旗制作收集却没有张小飞和韩珊珊上心,一是没时间收集,二是觉得实力比这个重要,所以一直就荒废了,现在难免吃苦头了。

“不用破阵了,他还在阵中一路观察着我们,似乎要和你比拼魔气的承受能力,所以只要他一出去。你也可以出去了。”媳妇忽然跟我说道。

我愕然看着媳妇,说道:“什么意思?和我比拼魔气的承受能力?这有什么意义?”

“要不然你觉得会是什么?如果是你,肯定不会自找苦吃吧?布了阵,也不会一路就给你把阵旗一个个在内部给你封住了。”媳妇反问起了我。

“啧,我怎么没想到!”我皱了皱眉。媳妇说的对,我是从内部破阵的,他如果不跟着我,怎么反破解掉我的阵旗,让我始终处于无功的状态?四小仙的破阵之旗不会没用,而是对方也在阵中,我一路放他一路的封,这明显就是损人自损,全无半点的章法可言,所以媳妇说的是对的,对方是在和我比拼魔气承受能力,看看谁先入魔!

但这又是几个意思?

“媳妇,我总是比不上你聪明,我连他想要干什么都不知道,媳妇你可知道?”我虚心的问道,媳妇给我夸奖,莞尔一笑:“胡说,你可聪明了,只是对我太过依赖的,我也不知道他想要干什么。或许之前跟踪你的时候,就发现了你身体的特殊情况,想要利用一二,而这次用魔气来测试,就是想要看你能不能入他法眼吧。”

我心中一沉,又来事了,还连累上了惜君。

魔气再次攀升到了另一个高度,而我知道对方跟我比拼魔气后,立即静心守气起来,因为这样也能降低魔气的入侵。

过了小半天的时间。地面已经铺上了一层淡淡的粉色,我迟疑这东西是什么,就让疾行鬼去看看,结果一看吓了一跳,这已经凝结成一种特殊的粉色的细碎粉末仙晶,也就是成为魔晶的东西,可想而知这里的魔气已经浓郁到什么程度了!

“哥哥,你眼睛怎么红成了这样?”惜君忽然指着我的眼睛说道,我没有镜子,只能感觉自己双眼里的世界一片通红而已,没想到还真是红了。

媳妇仍然是金瞳,而惜君含着避魔叶,消耗速度也在加快,手里只剩下两片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