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族类

第一千三百一十八章:族类


                “妖精之地,是不是感觉很压抑?”骆东君似乎明白我的想法,看我点点头,他冷笑起来:“连这个你都觉得压抑,到了后面,恐怕很快你就接受不了了,妖地可不是开玩笑的,这里虽然有人类,但和猫狗差不多,还有妖城,我也劝你不要进去,那可不是好地方,我怕你受不了。”

骆东君还没说完,我就皱起了眉,作为人类修炼者。我当然接受不了这现实,人类和猫狗一样的世界,到底是什么样的世界?

继续用疾行鬼行进,而骆东君则骑着老龙王,一路上在水面上疾驰。声势倒比我还骇人,也不知道有一天我能不能把祖龙叫出来,骑在它身上满街跑?

外仙海也很庞大,如果不找对方向,到达内陆的时间还得很长,我尽量抄了近路,但同时也会躲避接下来会遇到的妖族领地,包裹像骆东君说的妖城一类的地方。

因为进入城市,根本没有必要,现在的时间。刚好够我去往云州。

但似乎黑衣人考虑到我要补给或者什么的,居然标注了一些沿途的安全城市,骆东君倒是劝我不要过去,然而因为路线接近,竟让我看到了一些心情糟糕的事物。

人类就跟畜生一样在这片土地上给妖类当着宠物。并且还分有高级和低级之分,这些很多还都是平民,根本没修炼过任何法术,或许是刚出生就作为宠物存在的东西。

他们穿着上并不会太过华丽,但身边总会有自己的妖类主人,并且如同行尸走肉一样的跟着,叫坐就坐,叫站就站,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而且精怪之地,妖修有的都是以本相活动的,并没有形成人形,所以虐待着人类,每每都十足带有野性和荒蛮的气息,动肆将他们咬掉手脚,甚至直接就当场吃掉,我就亲眼看到路上有精怪烹饪一对孕妇的,场面之残酷,远超我所能接受的极限。

我没有犹豫就杀光了正拨开煮熟孕妇肚子,取婴吃脑的妖怪,而骆东君只是冷漠的看着,似乎对这样的场景习以为常。

“你能杀得了多少?这里遍地都是这样的情况,你们人类还杀猫杀狗烹而食之呢,这里不过是你们人类的反照而已,淡定吧,你杀死这些妖修。我也不自在好不好?”骆东君嘴角冒出冷笑,对我的行径有些不满,可见人和妖之间,确实有着不可调和的异类歧视。

“你也是这样么?”我拧眉问道。

似乎嗅到了我的杀气,骆东君退了一步。但倔强还是让他回答道:“嘿嘿,是吃过几个,难道你就不吃肉么?那些人对我而言就是恶狗,我不吃他们,难消心头之恨,你不也是么?”

“畜生。”我咬咬牙,心中也开始反思起来,但到了最后,始终没有任何的结果,人类的居住地如果发现妖精,同样也群起攻之,何况是在妖精之地,怪不得它们也如此。

但遇到这些残酷的事情,我仍然还是忍不住的出手,这么一来。骆东君也有些不高兴了:“照你这么杀着我们妖类玩下去,明年今天或许就能到云州了,你知道这一路下来,你打抱不平了几次么?杀了多少我们妖类,浪费了多少时间么?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你简直就是神经病你知道么?”

我怒目看着他,但这次他似乎也有些不高兴,又道:“难道我说的有错?”

“再看到虐杀,我仍会阻止!”我表情布满阴霾,对于妖类,这股杀气越来越重,我不知道走到后面会怎样,但至少不会有能让我高兴起来的事。

雷州的阴暗天空,就跟我心情一样,但记挂惜君之下,我仍然加快了行进的脚步。骆东君似乎也无意再找茬,只是到了大半路的时候,他忽然说道:“我知道你有高人指点,有路线图,但就算有路线图又怎样?几百年来。我去过云州不知几次,本来时间也就差不多刚刚好,可你这么走下去,肯定到不了云州呀,要不这样。你跟我走一段小路如何?我认识几个地方的部落,能让你不饶远路就到云州的仙气乱流那,怎样?”

我想了想,这骆东君一路上催促我前往云州,反倒不像是故意来阻拦我的样子,而我始终不知道他有什么目的,实在有些让我难以相信他,但这段时间他没找麻烦,已经有了让我相信的基础,所以我开诚布公的问道:“你老实说吧。你到底凭什么从打算带我绕圈,破坏我云州之旅,直到转换层现在要快速带我到云州的?”

给我这么一问,骆东君愣了下,但很快他看到我脸色越来越难看后,就说道:“我……好吧,我说实话,其实我本来我是西王母派过来的,她说只要我把你留在岛屿,直到凤凰一族完婚。她就给我一枚仙草,可现在显然不行了对吧?你和我联手杀了花允楼,西王母怎么可能放过我,那我现在只能把赌注压在你身上了,万一你哪天真把西王母干掉了。我不就能上她洞府偷仙草了么?到时候我想吃多少不行?”

“就凭借这个?”我有些不相信的样子,而骆东君笑嘻嘻的说道:“为什么不?之前你不是问我,你若是九重仙,九倍道统,你和西王母谁可怕么?我觉得你可怕点,当然就帮你了。”

“但我是人类。”我把种族歧视带了出来。

骆东君沉默了下,但很快说道:“设身处地的一路过来,你所作所为我看得顺眼,欺凌弱小确实也不是什么好事。”

“好,那你带我走小路吧,我信你一次,而且若是以后有机会,也会给你弄到西王母家的仙草,但如果你敢有半点虚假,小心你的小命不保!”我给他画了个大饼。当然也没忘记拿大棒敲打他。

骆东君一听仙草就跟上了瘾似的,当即连忙答应起来,就带我走了一条完全和路线相左的路。

我虽然怀疑,但暂时也没说什么,毕竟骆东君归根结底还是个赌徒,不想赢想死的作风绝对不会出现在他身上!

在走了几天跟黑衣人所标记的不同路线后,虽然快没看到快多少,但确实偏僻了很多,没再看到什么妖城或者部落之地,这间接提升了速度。再回到了下一个参照点的时候,我发现他已经把之前浪费掉的救人时间拉了回来,这让我开始对他有了信任。

骆东君看我已经相信他,就再次又带我往小路那一头轧进去,而在标记里,下一个地方,会是雷州最危险的地方之一,听说就是邪帝都不敢就这么轻易前往。

听说这片地方不完全是属于精怪,还有一些不同种族的存在。

我眼前,到处都是乌云和黑暗的山体。树林里也透着一股邪恶的氛围,我不知道这里叫什么,但地图上打了一个红色的星星,那是黑衣人必须让我绕道的地方。

而如果度过这雷州最危险之地,到达云州的仙气乱流之地。会缩短最少三天的时间,这么一来,我就有足够的时间去见惜君了。

“还是老样子,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反正就是这鸟样,不过这是我最熟悉的地方,当年一次躲避敌人,我钻进了这里,然后找到了一条密道,不过你既然跟我来了,就要按照我说的走,千万别自作主张乱跑,知道么?”骆东君和我说道,然后就坐在老雷龙身上飞入了树林。

他说得是轻松写意,然而我却在外面嗅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这股气息熟悉无比,似乎是少见的魔气。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