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霸道

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霸道


                蓝琳之死,让我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起来,我没有看到骆善阳这老怪物怎么发出这一剑的,但剑气已经扎透了蓝琳背后的冰层,同样是九阳境,父亲和儿子的实力却相差了不止是一大截!

骆永丹双目怔怔。盯着蓝琳的尸体渐渐化作金粉消失,浑身不停卦不断抖动着,并且不可思议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

“身怀真龙血脉,却不思进取,和一草蛇成精的孽畜厮混在一起!简直是罪该万死!”骆善阳这老怪物的阴沉的说道,随后看向了自己的儿子,又道:“永丹,用不着为了这么一个贱人而伤心,当年她父亲临终托孤给我,将她许配给你。她却不守妇道,恣意与佴宗行此苟且,已经失去了龙族应有的骄傲,如今我已经联系上了雷州龙族的族长,只要这件事情结束,他就将自己的千金许配给你,我悠然仙谷≡不会迎娶这么一个不三不四,水性杨花的女子!”

“爸……我……我喜欢的是蓝琳,我真的喜欢她……”骆永丹两眼溢泪,伤心欲绝,看来这位妖族的中年人,和他自己的父亲完全不同。

“没出息,你要的是和我一样的真龙血脉,这样,你的孩子才能够继承我的全部!”骆善阳有些怪责的说道,似乎也看惯了骆永丹为了蓝琳所做的一切,认为他只是一时没走出蓝琳的影子。

骆永丹继续摇头。但骆善阳完全不顾所有妖族掌门的看法,继续说道:“真龙屹立天地众生之巅,血脉纯净不可玷污,这是我治理悠然仙谷而订立的规矩,他们就应该死!永丹,你是我悠然仙谷的谷主,一定要好好的维护这条规则!”

剩下的八大部落全都脸色为之一变,毕竟他们或多或少都不是龙族血脉,给骆善阳这一**裸的点明统治地位。都纷纷不大高兴起来。

然而,却没有一人上前制止骆善阳的夸夸其谈,因为他们都在震惊,骆善阳为何敢在八大部落门派的掌门面前打脸?是否背后有着不可告人的实力?他们八位,能不能打赢骆善阳父子联手?

“所以,斩草要除根,我让你亲手杀了那两个杂种!”骆善阳最后指向了佴氏姐妹,要让骆永丹亲自将情敌的孩子杀死。

骆永丹缓缓的把头扭向了佴氏姐妹,我连忙说道:“骆前辈!我知道你不是骆老怪,你没有那么绝情!快好好考虑下吧!”

听罢我的话,骆永丹愣了一下,随后摇摇头,喃喃道:“爸,这次我确实不能再听你的了……她们都是蓝琳的孩子呀……都是无辜的……”

骆善阳脸色阴沉。大手朝着我一挥,我只觉得脸上一阵的剧痛,整个人就撞到了冰层上,重击下,原本就不是很厚重的冰层碎裂成一块块,我觉得脑袋一恍惚,恍如直接要昏过去时,水声和冰冷刺骨的湖水却把我浇醒了过来。

我大口的喘着气,立即浮上了水面,而睁开眼的瞬间,一双大手抓着我的头发,把我拎了起来:“祖龙气运呢?”

“气运……呵呵……骆老怪,自做死,可不要怪我……”我说完,喷出了一口血,打算溅得他一脸都是,然而,血珠才的到了他面前就蒸发开了,根本到不了他面前。

“九州一界,传说有天凤一族得了携带元凤气运的孩子,而中州,历史上也曾有麒麟气运一说,而祖龙气运,数百年一现,如昙花一般,甚是美艳,又让我真龙一族为之震愕,传说,得之它们一道气运,便有了召唤它们的媒介,只要能够有足够的供奉,便能召唤来它们,届时,不论对方多么的强大,多么的无敌,至尊一现,也将要夷平眼前一切。”骆善阳自说自话,如同瞅着一只落水狗一样瞅着我,他觉得,我身上的祖龙,是和元凤、麒麟一样,都以气运存在的媒介。

我嗤的一声笑了起来:“你觉得我身体里,仅仅是祖龙的气运么……”

“呵呵,孩子,你觉得你能硬撑多久?祖龙气运虽然和你亲善,若是你遭遇生死危机会显形而出,但力量,终归也仍然需要依靠媒介而来,若是我拥有足够对抗你这些媒介的力量,我何惧你招来的祖龙大神一部分力量?”骆善阳摇摇头,笑声瘆人而阴冷,他似乎根本不怕祖龙的现身。

“你要是真不怕祖龙,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到时候别说你能扛得住什么的话,我怕你一谷有没有幸存者还说不定……”我两眼中也冒出了凶光,但这并没有人让骆善阳有丝毫的忌惮,反而激起了他的冷笑声!

我心道不妙的同时,媳妇姐姐也猛然拉了我的衣角,我想都不想,立即往一旁疾飞,而骆善阳则因为我忽然的疾驰而放开了手!

然而,我虽然逃开了骆善阳的手,一撮头发却也没了,细看下,发丝在他手里随风飘远。

我心中有些庆幸有媳妇提醒,但刚想完,却忽然感觉前面一阵恍惚,而媳妇仍然急切的拉着我的衣角!

为什么?

为什么还拉着我的衣角?我明明逃开了!但这一回想,兀然间我就感觉胸腔的位置,忽然奇冷无比,而骆善阳却冷笑的看着我的胸膛,我当即沿着他的目光缓缓低头往下看去,这一看,我差点就失去了知觉。

冰凌凝形剑扎在了我的左胸上,不但把血冰住了,连身体也冻得差点没有了感觉,我中了致命一击。

“应该离死不远了吧?孩子,可以召唤祖龙大神了。”骆善阳的阴沉的笑起来,正在等待我的死亡。

我感觉浑身上下寒冷刺骨,渐渐恢复了清醒的痛觉,但现在,我的生命气息却正在不断的消失,双目也正越来越朦胧……

“夏道友!”龙玥惊呼出声,而骆永丹,赵若敏都露出了担忧之色,她们各怀心思,但全然没想到骆善阳会下此毒手。

“妈的……骆善阳……老匹夫……”我骂了一句,脑子却嗡了一声,忽然闪现了一片空白,我努力摇摇头,这是记忆开始断层的迹象,我双目努力睁大,只有这样,我才能够自救,扒拉出了单肩包的药物层,一大堆丹药掉落了下来:“自救……我……自救……”

我喃喃自语,但刚拿起了一瓶丹药,却因力量渐失而掉落在地,我一个踉跄不稳,倒在了地上,但求生的本能仍然让我寻找里面的瓶瓶罐罐:“生阳丹……回气……”

拔出了盖子,我眼睛又是一花,忽然觉得就这么睡过去好了,但又似乎有一条条红线扯着我,我双目睁大,发现是红色的丹药滚下来罢了,我想要伸出手去取丹药,可因为冰剑的副作用,以及生命垂危的无力感,我只能用脑袋移过去,舔舐那枚滚到我脸颊最近的丹药……

噗!

可还没等我咽下丹药,心头那股血液因为倒流狂涌而出,把丹药也跟着喷薄了出来,我在这一瞬间,绝望了。

“媳妇……”我脑海一片空白,但却忽然又涌起了一丝的希望,伸出手,冰却化掉了,泰阿剑正在焚化这深邃冰冷的冰剑。

缓解了冰冻,但强烈的痛感和生命即将崩塌的感觉,仍然笼罩不去,对,数次真切感应死神时都是这样的感觉。

“祖龙气运,关乎九州一界的平和,如此不顾一切行自己之道,不觉得太过霸道了么?”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天际传来,而忽然间,我只觉得身体一暖,似乎周身都开始弥漫着一股暖洋洋的气息。余吉状圾。

这股气息,犹如金子般灿烂,在我生命即将流逝之时,给予了我一丝若有若无的活力!至于眼前那枚回生丹,也消失不见了。

而下一刻,轰隆一声巨响,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一抹剑光猛然从天际飞来,竟有将悠然湖一劈为二的气势!

“李太冲!?”骆善阳轻哼一声,大手一挥,凝冰成剑,霎然间灌入了佴倾璃和佴清妃的胸膛,将两姐妹彻底钉死在了冰层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