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追狐

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追狐


                “哈哈哈!好!今天赚大发了!”骆永丹大笑起来,随后手轻轻的摸了我的脸一下,才把我放离他怀中,我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而胃里一阵的翻腾,立即准备用仙气将七色追魂丹给包裹住。隔离出体外,可结果异乎寻常,这丹药入口即化,融入了仙体之中!

“呸呸!”我急吐口水,想要把丹药吐出来,可这显然没有用,丹药已经发挥了效果,我觉得我的仙体已经给淡如薄烟的七彩气息污染了,就好似我的魂毒一样,想要屏蔽已无可能。

我脸色发青。但不吃都给吃进去了,能有什么办法,看着骆永丹讥讽的表情,我故作淡定:“呵呵,也不是特别的好吃,那既然我已经吃下了你的丹药,那前辈是不是应该解决眼前的事情了?”

骆永丹扫了一眼附近已经愕然的李秀七和步玉心。阴沉笑道:“嘿嘿,当然,要干掉柳不动么?这当然没问题,毕竟我的任务也简单,只要九霄神剑门死一个就行,至于是笑千剑或者柳不动,对我都没所谓,一个门派,两个九重仙,谁都不会喜欢,你说对吧?”

“那前辈。还请赶快吧。”我皱了皱眉,这家伙果然是阴险无比,居然怎么说都无所谓的样子。

“步玉心,我先过去,详装对付笑千剑,实¥△,..则偷袭柳不动,听到我的讯号,你在过来,你看如何?”骆永丹也是狡猾恶毒之辈。偷袭别人什么的,他当然最是擅长。

“不行!我怎么知道你是真对付柳不动与否?我宁愿三打一,求个大家安心!”步玉心狠狠的说道,三打一也算轻松,他凭什么要选择玩阴的?

“呵呵……柳不动实力如何,你应该了解,光剑法上,还稍胜笑千剑一筹,就算是我们三个人围攻,你觉得他不会逃跑么?若不偷袭,就一定能把他击杀?到了我们这个程度,说出来的话就是真的,骗了你,难道不怕说出去别人笑话么?”骆永丹冷笑道。余帅岛技。

“哼≤不能全信你,我给你三招的时间,若是有什么不妥,就别怪我打到你们悠然仙谷!”步玉心冷冷的说道。

“嘿嘿,三招?行,那就三招吧,不过你一定会后悔的,三招就想让柳不动吃亏,这不是逗大家玩么?纵横数百年,他也不全吃了青菜不吃肉吧?”骆永丹阴沉沉笑起来,随后也懒得跟步玉心再扯下去,人瞬间飞向了笑千剑和柳不动斗法的地方!

除了原先已经融入了我仙体的薄雾,仍有七道古怪气息在我身体里翻滚不停,他们横冲直撞,让我无比难受,看来应该是李秀七说的,七天内都会换不同方法折腾我的东西了,而道统之力也在极力反制这些药力,只是显然没有丝毫作用,该给撞上的还是要撞上。

不过好在我浑身难受之时,忽然有一股银白色的星光之力出现了,唰唰两下,这七色气息就给唰去了一道!这让我高兴无比,看来祖龙大神也看不惯,要出来治这股毒气了!

看我脸上阴晴不定,李秀七很担忧的飞过来,把手放在了我的肩膀上,传来了一股浓烈的气息,打算帮我压制这七色追魂丹的毒性,结果这气息方才过来,就给祖龙之气唰走了,吓得他震惊失色:“好霸道的七色追魂丹,不过夏小友你且放心,我们九霄神剑门也有不少解毒良方,到时候笑掌门和苏师妹一定有办法给你解毒的,苏师妹是宛州闻名的玄修医者,肯定能想到治疗的办法!”

说罢,李秀七看向了苏画,但苏画明显有些迟疑,看来对这七色追魂丹的毒性也不是特别有把握,见我面色还很难看,她安慰道:“夏师侄,你放心好了,一码事归一码事,你杀了门中弟子的事情我会追究,但你为我九霄神剑门而中了悠然仙谷的毒,我也不会不管,拼尽全力就是!”

“多谢……苏伯母了。”我连忙道谢,而就在说话的功夫,祖龙气运又狠狠刷了一下,一道七色毒,又给吃掉了,看来有祖龙在,真是百毒不侵呀。

“夏小友,且先受苦,等我和笑道友打败了柳不动,再来想办法解你的毒!”步玉心叹了口气,他是九重仙,恐怕明白这七色追魂丹的厉害,所以叹气之后,立即追着骆永丹去了。

“我们也过去看看吧,总不能给人卖了还帮人数钱。”李秀七说道,而我当然是愿意观战的,看高手对决,绝对比自己修炼有用百倍,当年我就是这么上来的。

“好,那就去看看。”苏画毕竟和笑千剑是夫妻关系,就算多不情愿,多大的仇也不能看着女儿没了爹,所以也决定观战。

既然是三打一,所以我们三个都没打算逃避,速度虽慢,但也飞向了激斗的中央!

果然,在小树林里,大战打得如火如荼,笑千剑浑身都有剑伤,血涂得身上都是,明显不是骆永丹和步玉心这两位刚才斗法这么温柔,那是九重仙之间的死磕了!

柳不动同样给打得浑身仙血淋漓,本来一身白蓝的道袍上,此刻到处是剑伤,而梳得整齐的长发,也凌乱不堪起来,可见这一仗的激烈程度。

“笑千剑!你我都是九霄神剑门出身,何以给旁人撩拨作此生死之战?若是我有何做得过分的,你大可公开与我说个明白就是了,何须非要生死相见?闹到最后,大家都有可能离开自小就朝夕共处的故乡?”柳不动似乎对这样的死磕也有了打退堂鼓之意。

说实在,笑千剑再打下去,很可能也打不过柳不动,但柳不动要赢他,也会付出足够的代价才行,这代价,恐怕是几十年,上百年的修为付之一炬,这谁都承受不了。

“你杀我师父!这帐压箱几十年!现在该结了!柳不动,你不死,我便死!”笑千剑怒喝一声,长剑再次移到胸前,两指做剑,在空中做起了法。

“入境期的修为,也要跟我这化境的对拼,不如再练二十年罢!”柳不动咬咬牙,也拿着一把和笑千剑那把剑一样,已经砸得坑坑洼洼的宝剑念起了咒语!而这样的剑法对轰,恐怕也不是第一次了。

就在两人即将对轰的时候,骆永丹很快就飞了过来:“柳道友,且让兄弟我助你一臂之力!”

“来得好!”柳不动不知是计,但看向了步玉心和我们的方向,顿然有了一些疑惑:“骆道友不去对付步玉心,何以过来助我一臂之力?”

“先毙笑千剑于此役,我们再反杀步玉心!”骆永丹也不多解释,立刻拿起了瑶琴,双手一拍,嗡嗡两声震向了笑千剑,破坏了笑千剑的施法,然后骆永丹当即高声说道:“柳道友!快快将笑千剑击杀,此时正是好时机!”

柳不动也在念法术,看到笑千剑愤怒的退了一步,准备逃离,显然这是他最好的击杀笑千剑时机,但不知怎么的,这老狐狸居然咬咬牙,随后长剑往背后还鞘,连符纸都收了回来,随后往后面疾驰:“骆永丹,你敢骗我!你已经和这步玉心合伙了!”

骆永丹怔了一下,自己也有些懵了,不知道这柳不动怎么看出来的,就问道:“柳道友!何以见得呀?”

“道友平素里无利不起早,这小子祖龙气运加身!你以为老夫是蠢材?你如果一来就攻击老夫,老夫或许还会败在你们合攻之下!”柳不动冷笑起来,最后立即要逃起来,这三打一,蠢材才会给你围住!

“妈的,果然是老狐狸!”骆永丹愤怒不已,当即弹琴攻击柳不动,但柳不动这老狐狸完全不恋战,当即朝着空档那边逃,路上还回头恶狠狠的看着我们,尤其是我这促使了整个战争走向的始作俑者!

步玉心也疾驰追击起来,而反应过来的笑千剑也不管三七二十一,跟着追向柳不动,而我和李秀七、苏画因为修为太低,根本追不上,只能看着四个人的背影消失在天际线上,愣在了当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