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赌局

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赌局


                我浑身难受,但为了不在这么多弟子面前丢人,强制咽下了这这口血,但即便柳不动的话音落下,余音仍然不绝似的,震得我六脏六腑仍然在那翻滚。n∈,

一群弟子全都震惊起来。而就在我承受这股力量的时候,几个本来闹事的弟子全都高兴无比,至于之前的俞元水,他没有中毒,已经准备逃离了,只要他逃了,整件事也就成为我闹事放毒,准备害死同门的大事了。

至于其他的长老,当然恍如未见,似乎打算把我捧成罪魁祸首才干休。好在我即将抵受不住这股可怕的法力之时,一阵风声从我后面传来,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啧啧,老怪物师兄,你这不也肆无忌惮的对一个新手动口了么?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打算当我这掌门如无物,打算暴力执法么?”

我给这只手按住肩膀,顿时察觉到了笑千剑熟悉的仙力开始灌入我的身体。这力量雄厚无比,让我抵受住了柳不动的压力,而柳不动看到笑千剑来了后,也放弃了继续运用修为来压制我。

“呵呵,掌门师弟,你来得正好,你自己看看吧,你新近带来的弟子,把这几个弟子毒了,如今好几个都无法使用法术,这等品行。你觉得可以入我九霄神剑门么?”柳不动脸色难看的说道。

“这有什么,我们九霄神剑门广纳贤才,收个品格兼有,资质上乘的弟子,难道还有错了?不像是某些人,收了一些不三不四的徒子徒孙,私下里做一些有违门规的事情,哦,忘了说。刚才我让我两个弟子一直跟着夏一天,我倒是想知道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知道师兄可有兴趣知道?”笑千剑反笑道。

“掌门师弟,中毒之事,难道不应该先追究,而是追究这些乱七八糟的原因?你就算派了人跟踪这孩子,也不能把这下毒的下三滥说成是正义手段吧?”柳不动看向了岳书一,说道:“你来说说,这里发生了什么事?不是让你准备上场么?”

“回师父,刚才我是准备上场来的,但几个师弟突然跑过来跟我说,这有个小子骂了我,然后几个和我相熟的师弟气不过就跟这家伙理论起来,结果还没说两句就给打了。我赶过来一看,好呀,他们八个人全都中了一种奇毒,连我都不能解的,不知道这叫夏一天的人是哪个歹毒门派过来的奸细,居然如此狠辣。”岳书一朝着我泼起了脏水。

“对!就是这样,我们找这小子理论,结果他动手把我打了!其他师兄弟刚准备劝架,结果也给他用毒剑扎了!这小子忒狠毒!请掌门和指法大长老替我们做主呀!”一个弟子顿时是厉声指责,一边说,一边还委屈的掉眼泪。

“师弟,你快快起来,有师父和掌门师叔在,一定会为大家做主的。”岳书一连忙过来扶起了那声泪俱下的弟子,这戏码演得要怎么像就怎么像。

“大长老,您看看,贾师妹也不过是劝架的,这淫贼就拿着刀子划她的衣服,现在都破成这样的,要不是岳师兄来的的早,怕就给这禽兽当场玷污了!”一个弟子更是指着我,一副鄙夷至极的样子。

这贾师妹埋怨的看了一眼那指证我的弟子,然后也嘤嘤哭起来,这凄惨摸样,把刚过来看热闹的人都惹得一阵的同情,对我这新来的投机分子报以最猛烈的语言攻击,有说我禽兽的,也有说我无耻的,更多有要把我逐出师们而后快的。

“哎哟,我的老怪物师兄,你这几个徒子徒孙收得,可真是精致极了,但我有几点实在想不通,不知道是你老亲自来解释,还是他们几个自己解释?”笑千剑阴阳怪气的伸出大拇指,对着一群的弟子点赞,这邪邪的长相,让众人都是想笑不敢笑,连那柳不动都哼了一声,意思是你来说。余扑共亡。

“他一个五重仙入境的弟子,跑人群里来找打呢?你们一群给打的弟子,至少都是五重仙化境的吧?再强的六重都有了,哪个修为不比他高的?你们去找他一个理论,还给他揍了,说出来谁信呢?而且还是他先动的手?我不说谁先动手,逼得一个低级弟子先动手,就知道你们的言语到底有多歹毒,有多伤人了!给打了还有脸来诉苦?玄修世界,第一是讲拳头,第二才是讲道理,你们做人也够出彩了,还他先动的手,逗呢?”笑千剑指着一个个的弟子,说得他们全低下了头,而当指到了后面那叫贾师妹的,笑千剑忽然嗤的笑起来:“对了,咱就说说你,我也不说你长得漂不漂亮,我就问在场的弟子,是我家梦彤漂亮,还是你漂亮?”

“当然是梦彤师妹漂亮了!”

“对呀!笑师妹当然比较漂亮!”

也不知道谁,立刻就大声回答了出来,这让笑千剑脸都笑开花了:“对呀,这位弟子说的真有道理,当然是我家梦彤漂亮了,那凭什么夏一天有了我家梦彤还要当场侵犯一个女弟子?我看就是你们先给他下了什么污秽的毒吧?要不然怎么会让他如此丧心病狂,饥不择食?还遑论他身边还站着个更漂亮的弟子了!”

一干弟子全都看向了在旁边俏立的媳妇姐姐,这一看,男弟子全都哑口无言起来,而女弟子都黯然失色许多,毕竟媳妇已经超凡脱俗,美丽得不在众人所见所闻里了。

“行了,掌门师弟,这事扯来扯去都扯不清楚,这比赛时间马上就要到了,总不能你在这和一群弟子扯到晚上吧?先比赛如何?”柳不动扛不住众多舆论的猜忌,就不打算和笑千剑继续扯下去,他指向尽快进入比赛,把这件事先遮过去。

岳书一在一旁动了几下嘴,而柳不动点点头,然后看向了我。

笑千剑冷笑起来:“老怪物师兄,这事干嘛不扯下去?比赛是肯定要进行的,但对错就这么算了?还是……”

柳不动冷冷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说道:“掌门师弟,你说的,玄门世界,第一说的是拳头,第二才是讲道理,你带来的弟子,这次拳头厉害,你怎么说我能说得过你?唯有在比赛打完后,才能分得清对错,你觉得呢?”

“哈哈哈……你这老怪物,说不过我就老用这方法挤兑我,也好哇,比武分对错也行,不过要加点筹码,你看怎样呀?”笑千剑大笑,不过似乎又来了鬼点子。

柳不动皱了皱眉,看向了岳书一,然后问道:“孩子,这次可有信心?”

“师父,夏师弟有一件避雷的宝物,雷法对他无效,不过用其他法术,我觉得我还是能行的。”岳书一点醒了自己的师父。

柳不动嗤笑一声,看向笑千剑:“也好,反正你十赌九输,你既然执意要往我这送好处,就说说要加什么筹码吧!”

“大的我可不敢赌,要不咱们赌点小的,输的,承认这件事到底是哪方的错,然后自废修为,你看如何?赢的,享受所有的胜者的福利呗。”笑千届角露出阴狠的笑容。

“他们两个自废修为?哈哈哈,有趣,孩子,你肯受此提议么?”柳不动回头看向自己弟子,岳书一也是狠人,竟然点了点头。

“看,我弟子不是怂包,这赌局我们接了。”柳不动冷笑起来,结果笑千剑笑得前俯后仰,指着柳不动,鄙视道:“我说的是,他们两个赌输赢,我们两个接赌注,只要夏一天赢了,你就自废功力,反之亦然,弟子不是怂包,你应该也不是吧?”

本站访问地址任意搜索引擎内输入:即可访问!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