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口舌

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口舌


                “什么!?”柳不动脸色阴沉下来,死死盯着笑千剑,随后看向了的周围的弟子,以及陆续加入进来的师兄弟们。

“还要我重复一次?老怪物师兄,是我们俩输的一个自废修为,不是他们两个小的。”笑千剑表情认真了起来。并且抬高了音量,尽量让所有人都知道。

“这样会影响我们门中实力,如此赌注,像是可以出自你这掌门之口的么?”柳不动咬咬牙,要斗法是完全没问题,弟子也能够接受任何条件,但要把他拉进去,选择自废功力,说什么也是心里悬得慌,毕竟对于一个不善于将生命交给他人的人而言。好比俄罗斯轮盘一样的可怖。

“嘿嘿,这有什么?我坐上掌门位那一天起,你也知道我性格乖张,行事怪诞,而且也屡屡触及你们执法部的边际不是么?咱们打了这么多次赌,每次可都是分出了胜负,每次输家也都赔了个底朝天。这次难道师兄突然不敢爽快了?”笑千剑冷笑起来。

我在一旁听着这些话,觉得似乎闯入了什么厉害的纷争,这‘老怪物师兄’可不是什么亲切的称呼,包含着强烈的杀机呢。

“你觉得你的弟子能赢我的弟子?”柳不动脸色难看无比,平日里都接受赌局,这次不敢接,知道不接战势必引来众多师兄弟的讥讽,他又无比纠结。

“当然,要不然我怎么敢赌?况且你不也觉得你弟子能赢么?嘿嘿,说道现在也不敢接么?这可不似师兄的作风吶。”笑千剑讥讽起来,而好几个和笑千剑之前聊得好的掌峰。和师兄妹都露出了饶有兴致的表情。

这让柳不动气得直哼哼,甚至对我肆无忌惮的施展了天眼,观察我的实力如何,不过只要不是用仙气探入身体,我还是有把握用藏形匿迹隐藏住修为的。

直到我露出讥笑的表情,岳书一首先撑不住了,道:“师父,这局我绝对不会给你丢人!要不这局您也别和掌门师叔志气了,我跟夏一天赌就行。”

“我相信你,这局我也接了,你师叔敢的,我怎么不敢?只不过要对自己的每一句言行负责而已。”柳不动脸皮跳了下,随后盯着笑千剑说道:“掌门师弟,别忘了你说的,输了就要自废修为,有本事就别磨磨蹭蹭的。”

笑千剑耸耸肩:“好呀,我有没本事,相信师兄比我更清楚。”

两人再次不欢而散,柳不动带着岳书一往上面的擂台那飞去,而笑千剑的一副得逞的样子,来到了我身边,说道:“这次可有把握赢他?”

我默默点点头。毕竟他把这么重的筹码压在了我身上,我胜负与否,总要给他点信心。

现在我是明白了,这九霄神剑门和红尘莫问一样,也是邪里邪气的,看来宛州的门派也大致都是以通天道传承为主,连性格脾气都这般,这是有教无类的结果,什么弟子都收,什么弟子都教。

笑千剑高兴大笑,然后过去跟李秀其和刘亚喜等几个掌峰交流起来,恍如对这事已经不上心了似的,媳妇跟着我,一路跟在笑千剑后面往擂台那边飞。

她的样貌总是能够引来弟子们的注意,包括长老们都不乏青眼有加的,这让我心中难免起了小九九,总觉得媳妇就算给他们看上一眼也要亏了。

不过像是媳妇这样的特殊人物,笑千剑还是相当畏惧的,把她请到了主席台那边,坐在了主客位那里,大家顿时都惊讶起来,不过觉得是为了给我造势,也只是议论了一阵而已。

“小心点,岳书一上一战打得很猛烈,擅长猛攻,防御上不会太过顾忌,当然,听说是为了尽快解决战斗,所以才采取了这样的攻势,我相信他防御上会更强。”上台的时候,一个看起来人不错的弟子低声跟我说道。余丽扑弟。

我看向了他,点头说道:“多谢师兄指点,敢问大名。”

“大名等你赢了再说吧,上一战跟他斗法的何师兄至今还在疗伤,人没醒过来,半边身子都没了,我不觉得你能赢,只是提醒你小心他的法术。”那弟子淡淡的说道。

“好,多谢指教。”我笑了笑,悍然上场。

我和岳书一都得到各自的带领指导了几句比武规则,然后就都站在了台上准备,早就经过无数战斗的我,站在擂台上的机会很多,最大一次就是当年南方道门大会,所以我并没有丝毫的怯场。

岳书一应该也见惯这样的场合,表现得十分的豁达。

“夏一天,这一战既然扯上了我师父,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如果有个生死,黄泉路上可别怪岳某。”岳书一来了个战前宣言。

我不禁冷笑:“这话我总觉得在哪听过,不过你知道那人去了哪里么?”

岳书一聪明之极,哪还不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双目当即半眯下来。

他手中拿着一把扇子,背后背着宝剑,这样的打扮,总能引来门派女弟子的尖叫和倾慕,不愧是翩翩公子。

我倒是着装随意,道袍也没来得及换,还是红尘莫问的装饰,不过关于红尘莫问的标识都摘下来了,但仍引来不少弟子的嘘声,反正都是要大打出手一场,没准这一战下来就破了也说不定,所以说什么我也不会穿上自己的衣服。

战斗的指令很快响起来,这岳书一双目一凝,就跟出闸的猛虎,瞬间扑向了我:“听说你剑技了得,我倒是想看看,出自何人所教!”

哐当!岳书一的剑很快就和我交集在了一起,我倒退一步,心中微微一凝,看来对他的实力计算,还是有点偏差,这家伙手段可不只是想象的那样。

我立即把护身罩和御器的法门提升到了极致,很快浑身上下也绽放出了光芒,而泰阿剑也爆射出了恐怖的凶光!

哐当!

又是一剑交击,火星也迸射了出来,有火星,当然意味着其中一人的剑已经受创了,泰阿是道威之剑,以威风剑气凝聚而成,自然不会有损耗这一说,所以岳书一看见手中那把青色宝剑缺了个口子,脸色也变得有些不可思议起来。

“好剑!不知道剑法怎样?”岳书一又连连几剑杀出,我完全没有丝毫的紧张,在言师兄的指导下,已经习惯了快剑对攻,当即如灵蛇缠根一般,运剑如飞起来!

铛铛铛!

两剑来回穿梭,剑光流转而光芒四溢,看得周围的弟子都惊呼连连,而出剑的频率一高,交集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就算岳书一那把剑材质特殊,也无法和泰阿剑相比!

而且数招过后,习惯了岳书一节奏的我速度又加快了两分,言师兄的三板斧也重重复复抡了上来,这让岳书一好几次都有些险象环生,心中一惊的他,甚至开始有了要退却的想法。

然而我根本没打算放过他,再次连续进攻起来,速度也越来越快,我心中阴笑,这次他自己砸了自己招牌,怕心中也会有阴影,对之后的战局很是不利,当然,如果我能在后面一段中扎中他的要害,那就基本锁定胜局了!

嘭!

又一次对剑中,岳书一的杰算扛不住,从中间断了开来,而他也给我追到了台边,有被逼下擂台的征兆!

“就这样也想打赢我?”岳书一有些惊慌,但基于自傲还不至于认输,他脚尖一点,立即飞上了高空,随后大手一展,一声‘剑来’就把下面最近的一位弟子的剑给抽了出来,并且挡住了追着他飞上空中的我!

“你打算就这样逃下去?”我冷笑起来,要比力量,我虽然五重仙的入境期,但却是八倍的道统,而他虽然六重仙,却只有三倍的道统,就算是继承通天道也无法达到我的力量高度。

加上我的剑技得之青河剑仙真传,经过几次战斗的磨练,已经发挥出了七七八八的实战效果,也不是他一个修玄门派,副修剑法弟子所能比拟,因此在近战方面,他明显落了下风。

“仗着兵器犀利,逞口舌之快,有什么意思?”有了新剑,岳书一找到了自信,开始准备反攻起来。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