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快剑

第一千二百四十八章:快剑


                “嘿嘿,下界飞升上来的,怎么?看不上四重仙?我觉得你们几个弟子里,就是五重仙到了化境,也绝对不是他对手,不信挑一个出来打打!”笑千剑用手指敲了敲主席台。看了一眼十几个要么修为奇强无比,要么老得都看不到骨龄的修炼者,他还一副瞧不起的样子。

这么一说,大家全都开始上下打量我起来,并且绝大部分面露不信之色,甚至有的直接嗤之以鼻。说道:“掌门,何必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呢?我们九霄神剑门,难道在他同阶之中,就没有能胜他的弟子?就算是下界上来的,那又如何?我这里有个弟子,必能将他打败!”

“呵呵,刘掌峰,来来来。我们这就开赌局!咱们先对赌一把,他如果赢了你说的那个弟子,就直接进决赛好了,我猜得没错,你这弟子今年的精英大赛也参加了吧?打到什么程度了?如果他赢了,我也保他进决赛怎样?”笑千剑擅自做主道。

我叹了口气,看来这回糟糕了,我跟整个门派都成仇家了。

那叫做刘掌峰一听这筹码不错,连忙说道:“当然!我徒弟都打到八强了!不过赢了你,真的直接进决赛?”

“当然,盘口一开,哪有什么真的假的?你不干?其他人应该在三代弟子里都有□,..打比赛的吧?这赌局人人可参加,先到先得!哈哈哈!”笑千剑放肆大笑。但这嚣张的气势,却没有人觉得奇怪,反倒习以为常了似的,半点跟名门大派,或者正经门派有什么挂钩的。

这话顿时又引来了一阵轰动,弟子们就算了。这些掌峰和长老居然都开始讨论起了笑千剑这事的可能性来,而不是讨论他为何提出这事的缘由。

我颇为惊讶的看向了这位长相特异,又独立特行的掌门。心中对此人多了几分佩服。

“哼,说得跟真的似的,但这赌局我接了,掌门你可别忽悠我老李。”一位姓李的壮汉立即拍起了胸膛,决定拿自己弟子做赌注。

“李秀七,什么赌局我接了?说得这么顺溜?是我刘亚喜先应下的话头好不好?”刚才的刘掌峰立马不干了,伸出手立即招来看着主席台的一个弟子,大声说道:“那谁?对,就你,看什么看,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快接战!赢了直接进决赛了!”

那弟子听得一愣一愣的,结果旁边一个中年人一脚就把他踹出了人群:“妈了个蠢蛋,你师祖喊你没听到呢?想要你师父我回去领罚么?”

那弟子当即兴奋万分,连忙对他师父猛的点头,随后颤巍巍的飞了过来:“师……师祖大人,敢问……这事是……是真的?”

“这个还用说?你们掌门一言既出驷马难追,难道还能骗你这小娃娃不成?”这刘亚喜也有七十多的样子了,此刻板着一张脸,倒还有一副严肃的样子。

我看着心里直摇头,这门派里的人倒也都是些疯狂的老家伙,当然,最疯那个,首选笑千剑了。

“哪能呢!多谢师祖提拔!弟子黎山,必然不负师祖厚望!”那叫黎山的弟子赶紧拜谢,然后看了我一眼,拱手说道:“前辈……”

“胡乱叫什么呢,叫什么前辈?他最多跟你年龄差不多,实力也差不多少,平辈相交!你不也和梦彤一个辈分么?”刘亚喜连忙喝止,然后看了一眼笑千剑,还颇为不高兴笑千剑给我造势。

黎山顿时挠挠头,然后对我说道:“那师……师兄,我们……”

“叫师弟!什么叫师兄,你从小在这长大,修为还比他高,怎么都轮不到他是你师兄,难道还不知道怎么分辈分?”刘亚喜气呼呼的站了起来提醒。

“师祖!弟子错了!”黎山已经凌乱了,道歉都来不及了。

笑千剑在这里论年龄辈分应该不会太高,但修为绝对是足够强的,所以成为掌门也不奇怪,而且上界门派以修为来论辈分,他叫我师弟总不会有错,我当即说道:“黎师兄,我看我们还是不……”

笑千剑一拍我的肩膀就打断了我的话:“好了,废话少说,赌局即开,那咱们就立即拉开架势打!”

我还想说点什么拒绝,结果笑千剑的密语传音就过来了:“你要是敢放水,嘿嘿,什么都别想得到了,你找的那人,我记得几十年前我似乎听过……”围丰宏才。

这话立即让我看向了笑千剑,而好几个老者都瞪了笑千剑一眼,似乎发现了他密议我的痕迹。

笑千剑笑得阴险,也不管别家看法,说道:“看什么看?还不能叮嘱两句么?”

我暗道糟糕,这战不打还不行,而一群弟子虽然都因为辈分不敢吱声,但对我的恨意怕是不小的,他们师父前辈也都朝我看过来,目光颇为不善。

就这样,莫名其妙我来到了这九霄神剑门,莫名其妙却又跟这精英战八强对上了,胜利者将会获得直接跟这里的准冠军斗法的权利。

“黎山在新一代的五重仙弟子里也是佼佼者了,说是种子选手都不为过,掌门带来那位四重仙能赢?我觉得不大可能啊。”弟子的师父们当然都有自己的考量。

“嗯,不过毕竟是掌门带来的,你知道,咱们掌门大人一向做事都是出人意表,行人所不能的,要不怎么能成掌门呢?且看看他输了之后怎么圆。”另一个老者说道。

我也懒得说什么,跟黎山打了招呼,然后看了看中间已经刻意空出来的场地,我脚尖一点,就飞了上去。

黎山挠挠头,拜别了祖师爷,然后也飞了过来,跟我一起站在了场中。

“夏师弟没有武器么?还是用的是剑丸一类的宝物?”黎山看我只背着个单肩包,有些惊讶起来。

“用剑。”我打量着黎山,发现他除了符纸袋,还背着一把剑,典型的九霄神剑门的打扮。

这里弟子穿着都一致,而且装扮也相当,跟红尘莫问的弟子不同,这是纯正的剑派,所有弟子都用剑。

“哦,那好,那夏……师弟,我修为高你一筹,你先请。”黎山伸出手,打算让我先开始。

我笑了笑,也不打算太过啰嗦,手一挥,掌心位置顿时射出一道黑光,泰阿也听话的落入了手中!周围的弟子都无不凝神看过来,这一手显然比他们背着实体剑要嚣张得多了。

“这是剑丸?藏的位置可真厉害。”不少人都赞叹起来,当然也有不少识货的,连忙提醒黎山小心。

黎山虽然让步在先,但确实不是小看人的性格,中规中矩的拉开了架势。

我嘴角露出笑容,瞬间却欺身到了黎山的身前,长剑一抖,言师兄的三板斧立即施展开来!

哐!黎山愕然的出剑,挡住了我这精妙绝伦的一剑,然后准备回剑反攻,结果我第二剑立即快速攻出,这一剑蕴含我强大的仙力,猛然间就把黎山震退了一步!

嗡!

没有施展什么剑诀或者法术,凭借的是猛烈如暴雨疾风的剑术,但也正是如此攻其不备,加上力量的恐怖压制,把黎山打得步步后退,甚至不到眨眼的时间里,他身上的衣服就因为连中了三四剑而露出了扎实的肌肉来!

“好快的剑!”几个识货的老师父全都皱起了眉,而因为没有经历过这种压制形态的攻击模式,黎山自然落入了下风,竟连念咒的机会都没有,就给我快剑逼着连退,甚至打算着怎么退出接近战,找地方施展法术!

然而抓到了机会压制的我怎么可能让他逃出虎口,移形换影一般的身影,神鬼莫测的缩地术已经让我施展得炉火纯青,虽然没有言师兄那么干净利落,但对付这些弟子也足够了,加上一边施展剑诀,一边以手诀施展缩地术瞬闪,黎山根本多无可躲,只坚持了十招,就给我打出了局。

电光火石一样的战斗,还未曾让所有人都反应过来,黎山更是双目愣愣的看着我,随后看向了身上的伤痕和手中的宝剑,脸上全是不可思议。

“承让了,师兄。”我长剑收起,脸上淡然。

而这个时候,全场顿时都传来了不满的议论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