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天运 / 第九百四十九章:纸鸢

第九百四十九章:纸鸢


                那感觉虽然若隐若现,但绝对是小孩的手,那是我能够肯定的,因为以前到现在,不是惜君就是胭儿就常常拉我裤脚,毕竟她们小女孩儿身材也不高。那种感觉自然清晰。

“哥哥……”反搂住我脖子的胭儿似乎低头看到了什么,她叫我的时候,我脸色也为之一变:“那个……有个小哥哥在拉你的裤脚……”

我听完,顿时魂飞魄散,媳妇怎么就不预警呢?难道没有危险?

“天一道!招鬼!”我把早就准备好的符纸弹出,念了招鬼术咒语,想要把这附近的鬼束缚过来,结果诡异的事出现了,这里半只鬼都没招来!

那拉着我裤脚的小男孩……

我不禁苦笑出声,脖子僵硬的朝着身后看去,这一看,脸都绿了一大半!

这一路拉着我衣角跟到这里的,确实和胭儿说的一样是个男孩。但这男孩脸白得可怕,眼眶内空洞洞的,而嘴唇呈现的是漆黑的颜色,很想是尸体放得久了,淤血不散的样子。

我咽了口唾沫,招鬼术都不行了,这到底什么鬼东西?

“哥哥……我有点怕他。他怨气好深。”胭儿抱紧了我。

我心中凛然。这鬼娃一路桥我的裤脚过来,也怪是恐怖,而且关键是招鬼术对他没有用,难道是他的等级比我还要高,所以导致了招鬼术失败?

那鬼男孩穿着一身白色衣服。看到我不走了还看着他,他也抬起了那没有眼珠子的脑袋看着我,我脸色一苦,差点就想撒丫子逃命得了,但平日里见惯了鬼怪了。对方跟着我这么远的路却没有害我,总要有点什么说法吧?

“那个……小朋友,你跟着哥哥……到底有什么事呀?有什么需要哥哥帮忙的地方?”我问了一句,毕竟有怨抱怨有仇报仇,我说阴间的话,他听到终归要回我吧?

那男孩双眼黑洞洞的看着我,半响却没有回话,仿佛没有听到一般,我神色沉凝,扣着的一枚天火想都不想就发了出去!

轰!

那鬼男孩当场就给我的天火打灭了,我沉吟起来,但至少也松了口气,虽然不知道是什么物质组成,但既然怨气如此深,按理说很快也会成为伥鬼,到时候就不是害人这么简单了。

吁了口气,我抱着王胭继续路过这坟地,而这一路上,怨念更是的深重了起来,我虽然感受不到,但可以从胭儿的动作上感觉出来,她抱的我更加紧了。

又走了几步,让我差点魂都冒出来的是,那鬼男孩的手又紧紧抓住了我的裤脚。

我差点没吓哭了,怎么说以前我都是一地仙,这情况闹哪样呢?但既然媳妇姐姐没有预警,我姑且又往前拖着小男孩走了。

可才过了一会,第二只,第三只孩子的手忽然抓住了我的裤脚,我脸色顿时僵硬起来,捏着的缩地符已经随时随地要发出了。

媳妇姐姐还是没有预警,我顿然的狐疑了,但这并不是我该安心的理由,我拿出了一沓的阴阳小人,念了几句咒语,顿时漫天撒去,忽然间,火光如同下了暴雨一样从黑暗中闪现,那些阴阳小纸人飞落下地后,往周围飘去!

而周围的明亮,却让我整个人差点石化起来,旁边,一大群阴魂一样存在的人正在附近远远的看着我,数量至少有数百个!

他们一个个都脸色青幽幽的,浑身原本白色的衣服,都因为怨气的颜色而变成了淡绿。

那些怨鬼一样的存在,在我看不清周围的时候,已经默默站在了我旁边,也不知过了多久了,我哑口无言,不知该怎么应对好些。

他们眼眶里没有眼珠,连微微张开的嘴巴,都像是死人合不拢的嘴一样,这情形,我恐怕都会毕生难忘,怪不得怨气这么重,真不知道这些是什么样的存在。

而正前方,媳妇忽然的拉了下我的衣角,我脸色微微一变,停了下来,眼前,一个驼背的老者拄着拐杖,站在了十米开外,他的前面,是我之前撒出去的其中一个烧着的阴阳纸人。

那老者头上几乎秃掉了,只有几撮杂毛生在那儿,两眼眯着,也不知道有没有在看我,而脸上全是皱纹,还有烧伤的痕迹。

面对老者,我感到了一丝紧张。

“回去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那老者虽然眯着眼,但仿佛能清晰看到我似的。

老者的话音刚落。周围立即阴风猎猎,吹得我的衣服都飘了起来。

“在下夏一天,想要找自己的一位长辈,不知道前辈有没有看到我的外婆,大概七十多岁,身穿黑壮衣,背着时髦的包包。”我没有退步,而老者一步步的朝我走来。

媳妇又拉了我的衣角,我回过头,身后已经有一群双目空洞的鬼孩子扯住了我的衣角,我根本退无可退,而不止是孩子,还有两个一男一女的成年怨鬼正拉着我的后背运动外套。

怪不得我浑身不自在了。

“前辈,我没有恶意,请不要再往前了好么?”我皱了皱眉,在一群奇怪的气体面前,我也并非没有应对的办法。

“孩子,人间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这里可没有你要找的人……”老者一步步住着拐杖,靠得我越来越近,而媳妇也在这个时候,猛的拉了我的衣角!

我顿时念起了飞步的咒语,一瞬间就飞出去了五十米。

那老者轻咦一声,而忽然的,一个深蓝衣服的影子瞬间从黑暗中冲出,噌的一声亮出了金色的剑,一剑往老者那劈过去!

老者冷笑一声,拐杖一横,哐的就弹开了影子劈过来的剑,而那影子同样也吃了一惊,身形如同纸鸢一样飘了出去,落定时,我方才看出他的身影。

“李破晓!”我皱起了眉,怎么去到哪都能看到他!

“夏一天!”李破晓也低声叫出了我的名字,不过目光却看着眼前的老者。

也不用老者命令,李破晓的身前身后,已经全都围住了好些鬼影,一群的小孩凭空的出现,凭空的扯住了他的衣服。

“控制一群的怨灵,以为就能控制住我?何等荒诞!”李破晓念了几句咒语,随后身上金光大放,霎时间一群的孩子都给炸成了粉末!

“哼,闯入了我的守灵之地,居然还这么嚣张!”老者看怨灵竟轻易给震成金粉,顿时怒火中烧,手中连连打出咒印,随后更多的怨灵也跟着从坟包中飞出来,结果李破晓如同闲庭信步一般,平伸乾坤剑,疾驰向老者!

“找死!”老者更是怒号,随后拐杖一指,霎时间无数的灰白粉末就扑向了李破晓!

“朔朔之风,御剑天行,乾坤道!踏剑归!”然而不管这灰白的东西是什么,似乎对李破晓完全没有任何的作用,见他大袖一甩,一阵金属性的强横力量就直接吹飞了这灰白的东西,旋即我眼前一花,李破晓就到了那老者的身后!尘埃落定时,对方的人头已然落地!

“夏一天,你来这做什么?”李破晓脸色铁青的看着我。

我心中一惊,这小子不是种了我魂毒么,怎么感觉他比之前精神了?难道找到了凤金石,已经恢复了一些力量?

“你能来我就不能来?你又来这里做什么?”我反问起来,看了眼他的修为,一天一夜过去,也没有突破寻道,难道这里的实力,已经给限制在了寻道期?

就在我说完话的一刻,忽然地面隆隆的震动了,而后一股金色的云气不知什么时候,从北边升了起来!上丸丽才。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