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 心灵破绽

第二千一百二十二章 心灵破绽


                “可惜啊!幻象始终只是幻象,本皇倒希望是真的呢。”一声叹息幽幽传来,正是清虚仙帝的声音。

在那一刻,他眼前的那片黑‘洞’完全消失,而九天之上,劫雷仍然在酝酿之中。

神劫并没有结束。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原来,清虚仙帝仍然还在渡心魔劫。在第一道劫雷落下时,他的心神就被心魔劫‘弄’出的幻象所影响,进入了一个让人无法分辨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的世界,或许就是真实中有虚幻,虚幻中有真实。天道无所不能,显化出的世界,让人极难分辨,神不知鬼不觉就着了道。在那个世界,清虚仙帝成功渡过了神劫,而且马上就要“飞升”了。如果他真的就那么飞升,那他面临的将是无尽的黑暗。

“原来,本皇的内心还有这么多破绽。”清虚仙帝轻轻叹息。

他太渴望渡过神劫了,他还心中渴望和青玄仙尊一战,渴望教训天心仙尊,渴望飞升神界和华武仙帝相聚,这些都是他心灵深处的破绽,所以他一不留神就被心魔所趁。心魔就是这般,无孔不入,稍不留神就会着了道,来无影,去无踪,让人分不清真实与虚幻。

只不过,清虚仙帝是什么人,虚皇,仙界散修仙帝之首,仙尊之下第一人,他的实力绝对是实打实的。刚开始他确实陷入其中,以为自己成功渡过神劫,后来潜意识里却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但他索‘性’装作没发现,冷眼旁观,看看到底会发展成啥样。

没想到,天道“果然”没有让他失望,让他和青玄仙尊“切磋”,还让天心仙尊“避而不见”,“完成”了他的诸多心愿,最后他终于要“飞升神界”,而神劫居然在他“飞升”这个最得意志满的时刻算计他,他立刻破灭了幻象,否则再晚一步,他就要出事了,意识陷入无尽的黑暗。

对于清虚仙帝来说仿佛过了三年,但是对外界来说却只是看到清虚仙帝成功抵挡了前三道劫雷。事实上,有人渡心魔劫,有可能在幻象中轮回一世才清醒。

第四道劫雷降落了,和幻象中的几乎一模一样,但清虚仙帝知道这是真正的第四道劫雷。如今的清虚仙帝,太玄之体已然大成,因此第四道劫雷如幻象中那样,虽然有一些麻烦,但麻烦并不大。

第五道劫雷依然如同幻象中那样,没有给清虚仙帝留下什么太大的伤害。

近了,离成功越来越近了。

第六道劫雷即将降临。最后一道劫雷,往往酝酿时间最长。

众人都非常期待。这是神劫的最后一道劫雷,只要渡过这道劫雷,清虚仙帝就渡过神劫了。

众人再一次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看着场中。没到最后一刻,绝不能掉以轻心。在历史的长河中,殒落在第三重神劫下的仙帝也不是没有,而且绝不只是一个两个。

清虚仙帝手持虚皇剑,严阵以待,内心无比平静。对于最后这道劫雷,他一定会全力以赴。只要渡过这道劫雷,他就真正渡过神劫了。

苍穹之中,一道高大伟岸的身影出现在雷海之中,一步一幻灭,朝他走来,每一步,都会引发空间的震‘荡’,让众人都心中猛地一震。这道身影一出现,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静止下来。

近了,越来越近了。这个人,身材魁梧,霸气无边,身形和清虚仙帝差不多,高大伟岸,只是看不清面容,给人的感觉浩瀚无边,就好像天地一样宽广。

此前,华武仙帝渡神劫时,就出现过这种情况,所以众人并不惊讶,除了天王帝君等人之外。

“这是什么人?”天王帝君惊呼。这人居然从劫雷中走出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能感受到那人的强大,气息浩瀚悠远,血气直冲九霄,绝对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强者。

吴莱道:“这是劫雷显化的上古大能的烙印,境界和清虚前辈相同。”

“什么,上古大能的烙印?”天王帝君知道,上古大能往往都是同阶无敌的,即便只是烙印,那也毕竟是天道显化而出的,相当于是对本人的完全复制,实力无比强大,清虚仙帝能否战胜还未可知。

“当然,也有可能是清虚前辈自己,神劫显化出来的另一个清虚仙帝。”吴莱补充道。

像是印证吴莱所说的话一样,那人手中凭空出现了一把剑,居然和清虚仙帝的虚皇剑一模一样,闪耀着无比璀璨的金光,沧桑、古老、尊贵、大气。

“这”

“他怎么会有虚皇剑?”

“难道他真的就是虚皇陛下自己?”众人心中已然明白了。

这几乎已经没有任何悬念。天道是什么,至高无上,演化万物,一切都在它的掌控之中。天道无所不能,显化出另一个清虚仙帝,凭空复制出一把虚皇剑,对天道来说又有何难?即便清虚仙帝真的殒落在神劫之下,形神俱灭,天道如果要复活他,那也是轻而易举。

“居然一来就是和我自己战斗,有趣!”清虚仙帝顿时战意勃发,身上的血液都沸腾起来。华武仙帝渡神劫时,先是和上古大能的烙印战斗,最后才与自己一战,而清虚仙帝没想到一来对手就是自己。

“来吧!本皇要斩己明道。”

他渴望和自己一战,最后战胜自己。

人最大的敌人或对手其实就是自己。只有战胜自己,才是最大的胜利。要战胜自己,需要信心、勇气、毅力和智慧。

和自己一战,才能真正检验自己的实力。

清虚仙帝出手了,他的攻击无比凌厉,足以破灭苍穹,撕裂诸天,恐怖的能量‘波’动席卷九天。

而对方一出手自然施展的是和清虚仙帝一模一样的手段。两人实力难分伯仲,要想分出胜负很难很难。因为对手就是自己,实力完全相当,往往只是两败俱伤。

“如果本皇连自己都战胜不了,还谈什么渡过神劫?”

“我要斩我自身,斩却自身,以明我的太玄之道!”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