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1982.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教训

1982.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教训


                司空小玉心中颇为担心,不由看向杨战,毕竟那个白大可是九天玄仙啊!大罗金仙后期和九天玄仙初期,虽然只差一阶,但可千万别小看这一阶,差距是非常大的。就算叶谦是天才,横扫九天玄仙以下的年轻一辈天才,但是如今面对的却是九天玄仙,他有可能不敌。然而杨战却无动于衷,似乎根本就不准备管。

再看看吴莱等人,司空小玉发现他们也是老神在在,一副事不关己,看热闹的表情。

“天啦,被他们打败了。”司空小玉顿时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

“难道他们根本不关心谦哥?不,应该不是这样。”

“难道他们对谦哥的实力有足够的信心?”司空小玉心想。

司空小玉也知道,有吴莱在,叶谦是不会出事的。

另一个随从死死地盯着吴莱一行,防止他们突然出手。

白大招出了一把飞剑,直指叶谦。

气氛变得无比紧张。

白雷无比怨毒地看着叶谦,恨不得白大的飞剑立刻将他的身体刺穿。他已经迫不及待地要看到叶谦的惨状了。

白大动手了,飞剑绽放出耀眼的光芒,刺向叶谦。

“小子,我要】,..让你知道,九天玄仙的威严不是你这个大罗金仙能够冒犯的。”

叶谦第一次和九天玄仙交手,战意熊熊。他的气势一下子飙升到极致,仙灵之气以他为中心剧烈波动起来。

叶谦施展出八荒六合拳,风起云涌,拳意令人颤栗,仙芒闪耀。

“好霸道的拳法!”

周围的人迅速退开,以免被战斗波及到。

叶谦几拳之下,白大的飞剑攻势就受阻,根本无法前进半分,剑芒黯淡,而叶谦一拳接一拳,如猛虎一般,狂霸无比,将白大死死压制,他不停地后退。

“哈哈,九天玄仙也不过如此。”叶谦战意勃勃,他对自己信心十足。

这种情况让白雷和他的另一随从大跌眼镜。

“这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小子为什么会这么厉害?白大居然都被他压着打。”

本来以为白大这个九天玄仙出马,对方自然是手到擒来,没想到白大还落入下风。

在一旁看热闹的仙人都议论纷纷。

“九天玄仙居然打不过大罗金仙,现在难道世道变了?”

“这是要逆天的节奏啊!”

“这个年轻人真的很厉害,绝对是天才一般的人物。他的拳法霸道无比,一定是得到了强大的传承。”

“这个上元宗少宗主这次算是踢到铁板了。”

司空小玉见叶谦竟然占了上风,不由喜逐颜开:如果父亲和母亲知道,肯定会非常高兴的。

“该死啊!我怎么可能打不过他?我可是九天玄仙啊!”白大心中无比郁闷。

然而,九天玄仙又如何,像南宫健还曾斩杀过九天玄仙呢。当然,这有一定的水分在,南宫健是机缘巧合斩杀了一名受伤的九天玄仙,但也足够惊艳了。经过天才擂台战之后的叶谦,比之前更加厉害。一般的九天玄仙初期,不一定是叶谦的对手。

叶谦越战越勇,拳势滔天,浑然天成,而白大越战越胆寒,此消彼长,全面落入下风。

另一个随从想上去帮白大,但是他又担心白雷的安危,不敢轻举妄动。

“横推八荒!”叶谦施展出极为霸道的一拳,将白大打飞,血洒长空,重重地摔在地上。

“不过是一条狗罢了,没有实力居然还敢在本公子面前嚣张。”叶谦霸道地说道。

“我和你拼了。”白大爬了起来,向叶谦冲过去。

“找死!”叶谦摇了摇头,一拳再次将白大打飞,生生承受了叶谦全力打出的这一拳,白大护体仙元被震散,鲜血狂吐,仙体受到极大破损,浑身上下伤痕累累,惨不忍睹。白大躺着地上,如死狗一般,彻底失去战斗力。

叶谦证明了自己有斩杀九天玄仙的实力。

在众人看来,叶谦光芒闪耀,有一种慑人的威势。

叶谦看也不看白大,一步步走向白雷,每走一步,白雷的心都要跳动一下,呼吸也有些不畅。那是一种无形的压力。

“你,你别过来!”此时的白雷倒像是一个弱者。他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底气。

另一个随从挡在了白雷面前,将他保护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白雷色厉内荏地问道。

“你不是本公子的对手,给本公子让开!”叶谦霸气无边地对那个随从说道。

那个随从道:“只要我站着,决不允许你动我们家少宗主。”职责所在,不允许他让开。

叶谦笑了:“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让你躺着。”

叶谦动了,朝那个随从发起了攻击。

那个随从不得不硬着头皮迎上去。他和白大的实力相差无几,白大不是叶谦的对手,他自然也不是,但是职责所在,他不得不应战。

当然,他的结局和白大差不多,没过多久就躺在了地上。他的情况没有白大严重,既然不敌,就做做样子呗。

如果他和白大之前联手对付叶谦,或许结果还不会这样,但是一对一,只有落败的份。

“你别过来!”见叶谦凶神恶煞似的向他逼近,白雷像受惊的小鹿一般,担心受怕。

司空小玉一下子扑哧笑了,迷倒众生。

“我是上元宗的少宗主,我们上元宗有仙君后期的老祖宗坐镇,你可千万不要乱来。”

“我们老祖宗最疼爱我了,如果我出事,他老人家不会放过你们的。”

“别杀我,我愿意道歉,愿意赔偿。”

叶谦上前就直接给了他两巴掌,白雷的脸一下子肿了老高老高,成了猪头,惨叫声如杀猪一般刺耳。

“叫你目的不纯!”

“叫你别有用心!”

“你居然敢叫败类?你这是侮辱了败类这个词。”

“你不过仗着有好的出身,就敢如此霸道,本公子教你怎么做人!”

当然,叶谦这是学吴莱当初教训司空君威时的做法。吴莱那教训人时的英姿给叶谦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吴莱见到后,想起了之前的事,觉得很好笑。看来他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叶谦。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