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向着外人

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向着外人


                听到司空星的恭维,这个老者哈哈大笑,显然心情极好。这个老者就是大长老一脉的老祖司空君威。他本名司空威,但是成就仙君之后,按照司空家族的习惯,就在威字前加了一个君字,要是他成为仙帝,就会叫司空帝威。

吴莱一行人对司空君威的到来无动于衷。对于他们来说,司空君威不过是一仙君后期,根本算不了什么。龙腾风甚至在心中发笑:要证得仙帝之位哪这么容易?他还差得远呢。

叶谦在司空羽的传音下,行礼道:“七星殿叶谦拜见君威前辈!”对于叶谦的行礼,司空君威仿佛视而不见,根本不予理睬。显然,七星殿又不出名,叶谦也不过是一个大罗金仙,还是外人,司空君威怎么可能会鸟他?只当他是空气了。

叶谦顿时非常尴尬。

司空羽向吴莱等人不停地暗示,吴莱等人则装作没看见。区区仙君后期,他们还真没放在眼里。

“家主,这些人是——”司空君威不悦地问道。作为司空家族大长老一脉的老祖,他习惯了前呼后拥、众人景仰的感觉,他可以无视别人,但不允许别人无视他。

司空羽顿时感受到无穷的压力,他答道:“回君威老祖,这些人是我的客人,这位是叶谦,是我的一个结义兄弟的儿子,其他人都是他的朋友。”在司空君威面前,他不敢摆家主的架子。这些老祖们,是司空家族的太上长老,一般不‘插’手家族事务,但地位却凌驾于家主之上,毕竟实力摆在那里。

司空君威冷笑了一声:“原来他们只是你的客人。”潜台词已经很明显了,吴莱一行人只是司空羽的客人,却不是司空家族的客人。尽管司空羽是司空家族的家主,但却不能完全代表司空家族。

客人自然分公务上的和‘私’人的。像叶谦等人,是司空羽‘私’人的客人。当然,一般来说,司空羽作为司空家族的家主,就是司空家族的象征,他的客人,为何又不能成为司空家族的客人呢?

司空君威一句话,就让司空羽脸上无光。大长老和司空星则‘露’出胜利般的微笑:有老祖撑腰的感觉就是爽啊!司空羽,你就给我们憋屈吧!哈哈!

“星儿,你们为什么打斗?”司空君威问道。

司空星楚楚可怜地说道:“回老祖,这位来自七星殿的叶谦公子仗着有家主撑腰,要和星儿切磋,家主认为星儿修为比叶谦公子高,于是出手压制了星儿的修为,然后和他一战。因为星儿的修为被压制,所以不是他的对手,差点被他打伤,幸亏老祖及时赶来分开我们。”听司空星的语气,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

“什么?居然压制你的修为?”司空君威见司空星的修为确实被压制了,立刻替司空星解除。司空星顿时觉得自己的力量又回来了,不由得意地看了叶谦一眼。发现叶谦并不鸟他,他的脸‘色’变得无比‘阴’沉。

接着,司空君威满脸怒容地看着司空羽:“司空羽,你还是不是我们司空家族的人,居然如此向着外人?”言语之间,无穷的压力涌向司空羽,司空羽顿时冷汗直流。对于司空羽来说,司空君威实在太厉害了,根本无法抗衡。

司空小‘玉’顿时不满地说道:“哼,司空星,你好不要脸,本来是你先闯入云雅居,大吵大闹,还对叶谦公子大打出手,仗着自己修为高欺负人家,还说什么公平切磋,如今我爹爹赶到,满足你公平切磋的要求,出手压制你的修为,让你们真正公平一战。怪只怪你自己学艺不‘精’,不是人家对手,居然还有脸在长辈面前哭诉,我真是为你感到羞耻。”

听到司空小‘玉’的话,司空星满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小丫头,别在这里胡言‘乱’语。”司空君威喝道。他心中其实已经信了司空小‘玉’的话,但是碍于面子,不愿意承认罢了。

司空小‘玉’不卑不亢地说:“胡言‘乱’语?司空星的卑劣行径,大家都有目共睹,他做得出来,难道还怕人说出来?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

对于司空小‘玉’这样一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司空君威也不想太过为难,于是喝道:“小丫头,没想到你和你父亲一样向着外人,难道忘记了自己是司空家族的人吗?”

司空小‘玉’倔强地说道:“君威老祖,孰是孰非自有公论。你是家族长辈,高高在上的老祖,没想到你居然是非不分,偏听偏信,真是让我感到失望啊!”司空羽没想到司空小‘玉’竟然如此大胆,敢这么说司空君威。他很了解司空君威的‘性’格,本来就是一个刚愎自用,偏听偏信,‘性’格也很暴躁的家伙。

大长老等人也都呆了。

只有吴莱等人赞许地多看了司空小‘玉’一眼。

“这个小妞还真是直‘性’子啊!”

“放肆!”司空君威一声大喝,司空小‘玉’顿时心口一甜,一口鲜血喷出,脸‘色’变得非常苍白。

“小‘玉’!”司空羽惊呼:“你怎么样了?”

“小‘玉’妹妹!”叶谦感到极为揪心:“该死,居然让小‘玉’妹妹受伤了。”然而他却无能为力。

“爹爹,叶谦大哥,小‘玉’并无大碍,你们别担心。”司空小‘玉’吞服了一枚仙丹,伤势缓慢恢复。

司空君威威严地冷哼道:“哼,小丫头,你胆敢冒犯本座威严,自然要小惩大诫一番,不然本座威严何在?要不是看在你是司空羽‘女’儿的份上,本座不会这么好说话。小丫头,你好自为之,不要再有下次,否则本座决不轻饶。”他确实是手下留情了,否则司空小‘玉’就香消‘玉’殒了。司空小‘玉’确实算是以下犯上,不过,如果就因为此事杀了司空小‘玉’,司空君威也会遭到其他老祖的指责。

司空羽连忙向司空君威行礼:“多谢君威老祖手下留情。”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小‘玉’妹妹,你要不要紧?”司空星关切地问道。他确实是真心关心司空小‘玉’,生怕司空君威一怒之下将司空小‘玉’杀死了。

司空小‘玉’根本就不鸟他:“哼,假惺惺,你管我呢。”司空星自讨没趣,很是不爽,对叶谦更加不满。叶谦算是躺着中枪了。

“司空羽,你作为家主,却一心向着外人,向着你的客人,帮衬他们对付自己的族人,本座认为你不适合再当我们司空家族的家主了。”司空君威这话一出,石破天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