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强取豪夺

第一千九百二十七章 强取豪夺


                “乖乖不得了,君威老祖这是要罢黜羽家主啊!”

“羽家主得罪了君威老祖,家主之位必然不保了。,: 。”

“看来羽家主当不了几天家主了。”

“君威老祖不过是借题发挥罢了。羽家主背后的老祖倒了,失去了靠山,大长老一脉要强势崛起了。”

众人议论纷纷。大家心里都如明镜似的,司空君威不过是借题发挥而已,总要找一个理由让司空羽下台。如今大长老一脉得势,剑指家主之位。当上家主自然是有好处的,在利益分配和家族支持上必然占优势,对他们一脉的发展更有利。所谓无利不起早,正是这个道理。

“君威老祖,就因为这事要罢黜本家主?本家主自从三千年前担任家主以来,自认为勤勤恳恳,夙兴夜寐,团结整个家族,对于大长老一脉也是诸多照顾,基本上做到一视同仁,并不因为不属于自己一脉就暗中打压或是故意使绊子。在本家主看来,一个家族要想繁荣昌盛,万世永昌,必须要团结,而不是把资源都消耗在内斗上。内斗是一个家族最大的敌人。”司空羽有些心酸地说道。

他的话引起了众人的共鸣。

“是啊!羽家主一向公平公正,并不偏‘私’。就连他的儿子被司空星废了,他都认为那是司空星无心之失,没有追究。”有人小声说道。

“羽家主说的很有道理,内斗确实是家族最大的敌人,消耗了资源,‘浪’费了时间,拖延了家族的发展。”

“好了,司空羽,你也别装可怜博得大家同情了。如今你的行为已经使你不适合担任家主了,你就不要再耿耿于怀了。”司空君威道。司空羽当家主后,对于大长老一脉确实诸多照顾,没有打压,但是哪有他们这一脉有人当家主更好呢?

吴莱不由白了司空君威一眼:你都要罢黜人家了,人家能不耿耿于怀吗?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司空羽长叹一声,道:“也罢。反正这家主之位本家主也没什么留恋的,谁愿意当就去当吧,只要一心为家族就行。”自从老祖出事之后,他就知道这一日到来就不远了。以前老祖在,还能镇压住场面,如今老祖出事,司空君威比其他老祖都要强大,所以他自然无比强势。

看到司空羽一脸落寂,有些族人在心中为他感到惋惜。事实上,他一直很公平公允,很多族人都看在眼里的。

“小子,你过来。”司空君威突然对叶谦说道。

叶谦上前一步,拱手问道:“君威前辈有何吩咐?”因为有吴莱等人在身边,叶谦可是什么都不怕。

见叶谦一点都不害怕,司空君威觉得有些奇怪,道:“小子,你不过来自一个不入流的宗‘门’,居然能战胜同阶的星儿,必然有所奇遇。”

叶谦淡淡地回答道:“些许奇遇,对君威前辈这样的强者来说根本就不足挂齿。”

司空星在一旁道:“老祖,您可能不知道,叶谦公子的拳法极为逆天,绝对是仙界最顶级的功法。”说着,他诡异地笑了笑,明显不怀好意。

“什么,仙界最顶级的功法?”司空君威似乎心动了。接着,他收到司空星的传音,告知了他之前的一切。

仙界最顶级功法啊!连司空家族的云溪仙诀都不是仙界最顶级的。

“大罗金仙中期,居然能和大罗金仙后期巅峰抗衡良久而不落败,看来一定得到了强大的奇遇或是传承。”

“这样的奇遇或是传承,怎么能落到一个不入流的宗‘门’弟子身上?”

想到这里,司空君威威严地说道:“小子,‘交’出你的奇遇,我司空家族保你一辈子无忧!”

吴莱等人听到后都一脸平静,而叶谦心中极为愤怒。

“什么,堂堂仙君后期的老祖,居然贪图我的奇遇?这tm也太无耻了。”

司空羽也是心中大怒,司空君威如此做,实在太不地道了,而且是赤果果地打他的脸。他强忍怒意道:“君威老祖,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叶谦是本家主结义兄弟的侄子,是本家主的客人,你怎么能这样做?”

司空君威斥道:“司空羽,本座怎样做还不劳你来教训。你也不用拿家主之位来压本座,何况你马上就不是家主了。”

司空羽义愤填膺地说道:“君威老祖,你是老祖,本来本家主很敬重你,但没想到你居然会这样做。你难道不怕这事传出去被人笑话吗?”

司空君威得意地大笑道:“被人笑话?把他们都留在这,谁会传出去?传不出去,又有谁会笑话?”

见司空羽沉默了,司空君威又道:“司空羽,亏你还口口声声说一心为家族,如今这小子拥有奇遇,如果‘交’出来,说不定会提升我司空家族的实力,这才是真正为家族。你为了这么一个外人,居然要和本座翻脸?”

司空羽毅然道:“首先,叶谦不是外人,是本家主的侄子。其次,提升家族实力的方法有很多,我司空家族乃仙界赫赫有名的酿酒世家,不需要通过强取豪夺别人的奇遇来提升自己的实力。不管怎么说,本家主是绝对不允许你抢夺叶谦的奇遇的。”听到这话,叶谦很感动。显然,司空羽是极为看重他和叶南的结义之情的,不然也不会如此维护叶谦。

“哼,凭你也想阻本座?”司空君威轻蔑一笑,一股威压压在司空羽身上,司空羽顿时感到一股不可抗拒的力量加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

“不愧是老祖级别,他太强大了,我远远不是对手啊!”

“叶谦来的真不是时候。可惜啊,是我害了他,我不该临时起意,提那个子虚乌有的婚约的。”

“如果没有提那个婚约,司空星也就不会上‘门’找茬,也就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都是我的错啊!”

司空羽心中极为后悔,但已经迟了。司空君威铁了心要做的事情,他根本没办法阻拦,除非老祖恢复。他不得不歉意地看了叶谦一眼。此时的他,已经彻底无力维护叶谦了。

“爹爹!”司空小‘玉’惊呼一声,却发现自己也不能动弹了。

接着,叶谦不由自主朝司空君威飞去。

“不,我不要!”叶谦在心中狂吼。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