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婚约

第一千九百一十五章 婚约


                司空羽闻言立刻朝叶谦摆摆手:“贤侄,你和伯伯客气什么!你不远万里来看望伯伯,伯伯没什么好招待你的,只有些许薄酒为你接风洗尘。。 ”作为酿酒世家,司空家族自然为他们酿造出极品云溪‘玉’‘露’这样的佳酿而无比自豪,那是他们引以为傲的绝世美酒。薄酒当然只是司空羽自谦的说法罢了,是不能当真的。

叶谦很乖巧,立马恭维道:“司空伯伯,如果极品云溪‘玉’‘露’都只是薄酒的话,那仙界就没有好酒了。”

“哈哈!”司空羽大笑不已。司空家族其他族人也跟着大笑起来。

“司空伯伯,小侄曾经听说过极品云溪‘玉’‘露’,据说酿造成功需要上千年,而且产量很小,不知道传言是否属实?”叶谦问道。仙界对于司空家族的云溪‘玉’‘露’推崇有加,极品云溪‘玉’‘露’更是有很多传言。

司空羽笑道:“贤侄啊,那些传言其实并不夸张。极品云溪‘玉’‘露’的酿造工序是非常复杂的,酿造起来真的长达千年之久,极为耗时费力,而且必须小心翼翼,慎之又慎,否则辛辛苦苦酿造千百年,却在最后时刻功亏一篑,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没有出现过。为了酿造成功极品云溪‘玉’‘露’,我们往往会‘浪’费很多原料,还经历了无数次失败。所以,每一滴极品云溪‘玉’‘露’都是‘精’华。”

“看来酿造极品云溪‘玉’‘露’真的很不简单啊!”叶谦感慨道。

司空羽叹道:“何止是不简单。在仙界,无数仙人都以喝过云溪‘玉’‘露’为荣,但他们喝的都只是普通的云溪‘玉’‘露’,能喝到上品的都只是少数,而极品云溪‘玉’‘露’,我们司空家族从来不会拿出去销售,最多作为人情送出去。所以,在整个仙界喝过极品云溪‘玉’‘露’的人并不多,很多仙帝都没有喝过。”谈到这里,司空羽极为自豪。

叶谦再次咽了一口唾沫:“连仙帝都喝不到,那小侄要好好尝尝,回头去炫耀一番,哈哈!”

听到叶谦的话,察觉到他的表情,司空羽大笑道:“看样子贤侄也是好酒之人,那就开怀畅饮吧!在伯伯这里,别的或许没有,但酒自然管够。”作为酿酒世家,自然有这样的霸气说这样的话。

下人们将每个人面前的杯子都斟满了酒。酒香四溢,弥漫整个大厅。即便不喝酒的人,闻到酒香,也是情不自禁想尝上两口。

“好,让我们同饮此杯,欢迎叶谦贤侄一行来到司空家族。”司空羽举起了酒杯。其他族人也跟着举起了酒杯。

叶谦举起酒杯:“多谢司空家族和司空伯伯的热情款待,祝愿司空伯伯早日成就仙君,同时也祝愿司空家族万世永昌!”

“好,好一个万世永昌!”司空羽大笑道:“承贤侄吉言,我们司空家族必定会更加昌盛。”

“大家都要吃好喝好,不醉不归!”

吴莱和叶谦都曾喝过极品云溪‘玉’‘露’,这次再喝,仍然有种沉‘迷’其中的感觉。喝极品云溪‘玉’‘露’自然和喝醉仙酿的感觉又不同。极品云溪‘玉’‘露’极为香醇,而且让人心神宁静,心魔不生。

清虚仙帝等人是第一次喝极品云溪‘玉’‘露’,似乎完全石化了一般,久久沉浸其中,不能自拔。

“好酒,果然是好酒啊!”清虚仙帝叹道。他的醉仙酿,比极品云溪‘玉’‘露’都要逊‘色’半分。

“清虚大哥,没想到极品云溪‘玉’‘露’居然如此香醇,细腻悠长。”华武仙帝赞道。

星霸叹道:“天啦,能喝到如此好酒,实在是不枉此生,不虚此行。”

“我都想在此地长住下去了。”龙腾风说出了大家的心声。

“想到以后都喝不到如此好酒,我就觉得很落寂。天啦,天底下为什么会有如此好酒?”

大家都有种喝过此酒再无酒的感觉,余味必将萦绕齿间,三月不绝。

但是,他们曾听吴莱说,司空家族还有一种更好的酒叫万果琼浆,传说万果琼浆是用一万种仙果酿制的琼浆‘玉’‘露’。一万种仙果的香味,有机地‘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奇特的香味,让人如痴如醉,简直无法用言语表达。据说让人喝上一口,便是终身难忘。和云溪‘玉’‘露’不一样,万果琼浆只有一个等级,就那么一种,就是最顶级的,不仅原料难求,工序更加复杂,酿造成功需要一千年以上,比起极品云溪‘玉’‘露’,产量更少。对于万果琼浆,众人更加期待了。只是这次司空羽并没有拿出来。而且,能不能喝到还是未知之数呢。毕竟如今司空羽虽然是家主,但却没有完全掌控司空家族,这次晚宴拿出这些极品云溪‘玉’‘露’,都让人指摘,如果拿出万果琼浆,更加被有心人诟病了。

招待客人,就是要让客人尽兴,让客人满意,才能凸显出诚意。看到叶谦等人的表情,司空羽很是满意。要知道,即便是司空家族的人,喝极品云溪‘玉’‘露’时,也是这样的表情。更何况,极品云溪‘玉’‘露’的量有限,司空家族中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喝到,即便是分到,份额也有限,他们不能敞开了喝,这次,他们算是沾叶谦的光。

极品云溪‘玉’‘露’就是这样的好酒,让人‘欲’罢不能。星霸看司空羽也越来越顺眼了:这个司空家族,实力不咋地,酒酿得真不错。

要是司空羽知道,不知道会怎么想。

觥筹‘交’错,宾主尽欢。

酒正酣时,司空羽突然起身,朗声道:“各位,本家主有话要说。”

全场都安静下来,侧耳倾听。

只听见司空羽道:“当年,本家主和叶南兄弟结拜时,还曾有一个约定,那就是如果我们双方都有子嗣,都为男丁则结拜为兄弟,一男一‘女’则订下婚约,结为道侣。如今叶南兄弟有一个儿子,而本家主有一个‘女’儿,自然要遵守那个约定。”

听到司空羽的话,叶谦的嘴巴张得大大的。

“什么?婚约?我怎么没听父亲说过?有没有搞错?”叶谦记得很清楚,临走前,叶南给他‘交’代了很多事情,却并没有和他说过这样的事。如果真有婚约的话,叶南不可能不告诉他。

“不过,如果能和司空小‘玉’结为道侣,那也‘挺’不错的。”

“不,何止是不错,简直是赚大发了,天上掉馅饼。”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