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青冥仙帝

第一千九百零九章 青冥仙帝


                清虚仙帝从他的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坛醉仙酿。华武仙帝立刻两眼放光。

清虚仙帝打开坛盖,一股清香扑面而来,瞬间弥漫整个破空。

“这是什么,居然这么香?”星霸讶然问道。它和龙腾风并不知道什么是酒,更别说喝过。

清虚仙帝微笑着介绍道:“这是极品美酒醉仙酿。”

“美酒是什么东西?”龙腾风好奇地问道。

清虚仙帝微微一笑:“酒,是一种饮品。我这醉仙酿,是仙界最好的美酒之一,珍藏了五千年。”

珍藏了五千年的美酒,吴莱顿时无比眼热。

华武仙帝道:“这醉仙酿可是清虚大哥的宝贝,平常根本不拿出来。”

星霸和龙腾风顿时来了兴趣。

华武仙帝脸上满是‘迷’醉之‘色’:“本帝最喜欢闻这醉仙酿的清香了,芬芳独特,韵味十足,实在是沁人心脾啊!”

连吴莱都一脸的陶醉。

“这醉仙酿,实在不下于云溪‘玉’‘露’,不知道是怎么酿造的?”

众人眼巴巴地望着清虚仙帝将美酒倒进七只‘精’致的‘玉’杯。清虚仙帝和吴莱一样都是好酒之人,他制作的酒杯,自然是最好的,用九天玄‘玉’制作。九天玄‘玉’可是炼器的好材料,用来制作酒杯是极为奢侈的行为,被炼器师见到肯定会痛心疾首,但清虚仙帝自然不会这么认为,他制作了一套九只‘玉’杯,无比‘精’美。吴莱一见到这样的杯子,就知道清虚仙帝和自己是同类人。只有真正好酒之人,才会如此重视酒杯。

等清虚仙帝做完请的手势后,众人都各自抢了一杯在手。

吴莱轻轻抿了一小口,脸上顿时写满了回味之‘色’。“好酒啊!果然是醉仙酿,足以醉仙!”

星霸直接一杯下肚,如牛饮一般。

喝完之后,星霸道:“香是很香,但是没尝到味,没什么感觉。”

清虚仙帝哈哈大笑:“哈哈,星霸兄弟,美酒不是这样喝的,要细细地品味。”清虚仙帝又给星霸倒了一杯。

这次,星霸没有那么牛饮了,而是慢慢吸了一口,顿时满口留香,一股仙灵之气流淌全身,有种暖洋洋的感觉,而那滋味,醇厚甘甜,回味悠长。

“果然好喝!”星霸赞不绝口。

龙腾风并没有像星霸那样牛饮,而是看吴莱怎么喝,它就怎么喝,它已经完全沉浸在醉仙酿之中,脸上满是‘迷’醉之‘色’。

即便是细细品尝,一坛醉仙酿也很快喝完了。

“多谢清虚大哥!”星霸连声道谢。它可是第一次尝到这样的美味。

清虚仙帝笑道:“星霸兄弟太客气了。”

在破空中,星霸和龙腾风尽情享用着美食和美酒。这两个家伙越来越觉得人类的生活极为美好,他们都想成为真正的人类了。

“仙界的生活果然不一样。”他们也庆幸跟着清虚仙帝一行,否则的话,哪有这么多美味享受。

吴莱放出了帝缺。此时的帝缺,已经达到天仙境界了,修炼速度之快,让人瞠目结舌。不过,他高,本身就是仙帝后期的身体,对仙元的亲和度极高,加上修炼的是‘混’沌无极诀,修炼速度自然快。

当清虚仙帝见到帝缺,一下子愣立当场。

“青冥大哥,你是青冥大哥,你没死,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清虚仙帝失声叫道。吴莱从来没见过清虚仙帝这么失态过。

“什么,是青冥仙帝?”华武仙帝也大吃一惊。他曾见过青冥仙帝,印象极为深刻。青冥仙帝是仙界老牌仙帝,实力极强,成名更早,只不过虚皇武帝后者居上,实力比青冥仙帝要强一些,名气更大一些。

“真的是青冥仙帝!”华武仙帝惊呼。

“不,灵魂气息不对,修为也不对,你不是青冥大哥,你是谁?”清虚仙帝突然反应过来。

帝缺连忙道:“这位前辈,你认错人了,我叫帝缺,不叫青冥。”心里却犯嘀咕:我曾经从身体上得到残缺的青冥诀,难道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青冥仙帝?

清虚仙帝喃喃道:“这怎么可能,一模一样,我和青冥大哥相‘交’多年,不可能认错的。”

“为什么身躯是残缺的?”

“难道他被你夺舍了?”清虚仙帝突然提高了声音,把帝缺吓了一跳。

帝缺连忙回答:“不,不是夺舍。”

“那是什么?”清虚仙帝心中满是疑问。

帝缺看向吴莱,向吴莱求助。

清虚仙帝于是问道:“吴莱,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此时,吴莱心中早已明白。

“清虚前辈,是这样的。”吴莱于是把来龙去脉告诉了清虚仙帝,同时说:“帝缺身体的原主人应该就是您说的青冥仙帝。不过青冥仙帝渡神劫失败了,元神泯灭,‘肉’身虽残却不灭,机缘巧合之下新诞生了灵智,被我发现,因见他是仙帝之体却有些残缺,故命名为帝缺并收为徒弟。”

“原来如此。可惜青冥大哥一代天骄,竟然落得元神泯灭的下场。”清虚仙帝深深感到叹息,同时也感到无比哀伤。

清虚仙帝和青冥仙帝本是莫逆之‘交’。后来,清虚仙帝闭关潜修,等出关后,他就再也没有得到青冥仙帝的消息。他隐约觉得,青冥仙帝可能渡神劫失败了。因为如果渡神劫成功,在飞升神界之前,青冥仙帝肯定会给他留下讯息。当然,他还抱有一丝希望,希望青冥仙帝能够成功渡过神劫,飞升神界。毕竟可能青冥仙帝渡完神劫没时间留讯息并飞升神界。现在,这一丝希望也被彻底打破了。

见清虚仙帝如此,吴莱知道清虚仙帝和青冥仙帝关系必然不一般。

“清虚前辈,您要节哀。”吴莱劝慰道。

清虚仙帝默然不语。

一连三天,清虚仙帝都沉浸在悲伤之中,神‘色’黯然。华武仙帝等人也不好劝慰。

“青冥仙帝,一代人杰啊!”

“神劫,真的就这么可怕?”

“再可怕,本帝也要去尝试。本帝的武道之心,坚不可摧。”华武仙帝信念无比坚定。

“青冥大哥,一路走好!”一杯酒从破空中洒出,飞向天际。

清虚仙帝终于从悲伤之中走出来。

“清虚大哥!”

清虚仙帝摆摆手:“劳各位费心了,我没事。”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