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何惧之有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何惧之有


                接下来拍卖的都是一些珍贵药材,比如芝叶仙草、兰蔻仙果等,每一件拍卖底价都在十万上品仙晶以上,结果都被三十九号包间那公子以每件二十万横扫,那些大势力都没拍到。不是他们没仙晶,而是那公子喊出的价格让他们觉得再竞拍下去不值得,然后果断放弃。

“md,这家伙真有钱啊!”

“哼,这家伙自寻死路,得罪那么多势力,简直就是虎口夺食嘛!”

“是啊,这是不智之举。”

众仙人再次议论纷纷。

在三十九号包间,那年轻公子则冷笑连连:“这些土著,哪里知道这些药材的真正价值。就算知道,他们也炼制不出好的仙丹,若是给他们买回去,那就是糟蹋了这些药材。本公子可不希望这些药材被这帮人给糟蹋了。”

右边的护卫立刻应道:“公子英明。据说丰泽派最厉害的炼丹师也不过三品炼丹师,只能炼制三品中等丹药,偶尔运气好能炼制出一两枚三品上等的丹药。”

那公子摇摇头:“能够拥有这样的炼丹师已经很不容易了,哪有那么多炼丹大师?本公子身边要是有一名三品炼丹师,那该多好啊!”

左边的护卫道:“如果公子亮出自己的身份,相信有不少炼丹师会来投奔公子的,三品炼丹师也有可能。”

那公子道:“不,身份和地位是本公子背后的势力给的,不完全属于本公子自己。而且,那些人都是冲着本公子背后的势力来的,不是真心投靠。本公子需要真正的嫡系。”

这两名护卫连忙单膝跪地,斩钉截铁道:“我二人誓死效忠公子。”

那公子感慨道:“本公子最信任的,就只有你们两人。”

两名护卫顿时感激涕零。

“该死啊!到底是什么势力?”

“等他们从包间里出来就知道了。”

这些大势力自然也很是不爽,来参加拍卖会的人脸sè都不太好看。

这时,三十九号包间里响起服务小姐的声音:“客人,有人想要求见。”

包间内自然有传声装置,方便呼叫和应答,就和世俗界的电话差不多,不过,电话属于科技力量,而那种传声装置则是属于仙道方面的。

“什么人要见我们?”左边的护卫喝问道。

过了一会,服务小姐回答道:“客人,只有一个人,他自称是散修,二品炼丹师。”

“散修?二品炼丹师?”包间内三人都非常疑惑。

“公子,这该不是那些大势力派来试探我们的?”右边的护卫道。

年轻公子则一脸轻松地说道:“就算是那些势力派来的又如何?我们何惧之有?”

两护卫点点头:“公子所言甚是。”

“让他进来!”左边那名护卫对着传声装置说道。

很快,来人就进来了,要是吴莱等人见到,就会认出此人就是胡海,那个叛逃到远华派的二品炼丹师。

原来,胡海运气很好,远华派联合各派去罗岩派逼宫时,他刚好来丰泽城办事,逃过一劫。后来听说远华派逼宫失利,损失惨重,他自然不敢回去了,否则要被暴怒的华威和华武拿来泄愤。

“拜见三位大人。”胡海进来后,立刻下拜。

左边那名护卫道:“这位是我们家公子。”

胡海神sè无比恭谦地说道:“拜见公子!”

“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见我们?有何居心?”右边护卫问道。

胡海恭敬地回答道:“回公子,两位大人,小的叫胡海,是一名二品炼丹师,刚才小的见你们拍下了那么多珍贵药材,知道你们是惜药之人,所以特来求见。”

“好一个惜药之人。胡海,你既然是二品炼丹师,在这片地方想必也不是籍籍无名?”公子开口问道。

胡海回答:“回公子,小的以前是罗岩派的首席炼丹师,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

“罗岩派是什么势力?”公子问道。

左边那名护卫笑道:“公子,罗岩派只是这黄源大陆的小势力罢了。在这黄源大陆,丰泽派是最强大的,而罗岩派只能算二流,而且和他们差不多的势力有三十多个。”

胡海补充道:“大人说得没错,罗岩派目前实力最高的是太上长老林远,罗天上仙初期。”

公子哂笑道:“不过是罗天上仙初期,果然是小势力啊!”

哂笑完之后,公子正sè道:“胡海,本公子不管你来意如何,既然你进入本公子的包间,那就是缘分。良禽择木而栖,本公子给你一个机会,愿不愿意效忠本公子?”

胡海一听,立刻跪倒在地:“愿意,当然愿意。属下拜见公子,誓死为公子效忠,如违此誓,永无晋升罗天上仙之ri。”其实,经验老到的人就会听出来,胡海此人老jiān巨猾,不会把自己的路堵死。以胡海的资质和能力,要想晋升罗天上仙,那是千难万难。所以他发誓,对他约束力并不大。而且,他不见兔子不撒鹰,要想让他死心塌地地效忠,那就得帮他先晋升罗天上仙再说。还有一点,他如果真的走了狗屎运晋升罗天上仙,誓言更加对他没约束了。

那公子和两名护卫哪听得出来其中的玄妙,只以为这誓言非常重,如果不是真心诚意的,就断了他自己晋升罗天上仙的路。

公子点点头:“好,很好。识时务者为俊杰,你会为自己的明智决定而庆幸的。”

胡海这次来三十九号包间其实是鼓起勇气,而且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的。如今,他已经彻底得罪了包括罗岩派、远华派在内的三十多个势力,成了过街老鼠,即便是躲在丰泽城,那也是永无宁ri啊!如果再投靠丰泽派,别说如今丰泽派不重视,即便是要他,也有可能考虑到这些门派的面子将他遣返回罗岩派或是远华派,或者说这些门派牺牲一点利益,就可以将他从丰泽派那里换回去。他实在没想到此行竟然如此顺利,为首的年轻人毫不拖泥带水,直接要他效忠,他何乐而不为呢?真是刚想睡觉就有人送来枕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