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安抚

第一千七百四十三章 安抚


                (全文阅读)

在罗岩派密室,太上长老接见了掌门孙晓。

“太上长老,您怎么看这个傲宇?”孙晓恭敬地问道。

太上长老断然道:“他必是三品炼丹师无疑。我们千万不能得罪他,一定要交好于他。我们罗岩派只是小派,如果能得到他的支持,那对我们罗岩派的发展是极为有利的。”为什么胡海在罗岩派地位超然,就是因为他是罗岩派首席炼丹师,罗岩派弟子ri常所需的丹药几乎都出自他手,重要xing无法替代。而吴莱是三品炼丹师,价值比胡海又要大得多,随手能炼制出顶级二品丹药,造就一个天仙,这对罗岩派来说是何等的重要啊!

孙晓道:“弟子明白。太上长老,您觉得他的实力如何?”

“深不可测。”太上长老直接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孙晓一脸的不可思议:“深不可测?太上长老,您是不是对他评价过高了?”

太上长老道:“不,本长老觉得这是对他最正确的评价。本长老第一眼见到他,就觉得他不简单,尽管他看起来病怏怏的,有些弱不禁风,只有天仙的修为,但直觉告诉本长老,他绝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弱。他能轻易镇压胡海,那实力至少超过天仙后期。而且,堂堂三品炼丹师实力会低吗?据本长老所知,三品炼丹师至少都有罗天上仙级别的修为。本长老试探过他,但被他轻易化解。”

“原来如此。”孙晓恍然大悟:“看来他至少是和您同一级别的强者。”

太上长老道:“可能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了,那个叫张丽的小丫头喊得很及时,本长老正好顺着台阶下,不然的话,本长老真的对他出手了,那就不是现在这样的结果了。以后你要多关照这个小丫头,重点进行培养。而且,她和傲宇大师交好,傲宇大师似乎也很欣赏她,对她态度非常好。不知道你注意到没有,傲宇大师对我们都自称本座,不过对张丽却自称在下,称她为张仙子,从称呼上,就能看得出亲近之意。这对我们罗岩派非常有利。或许傲宇大师会因为她对我们罗岩派另眼相看,那样的话,我们罗岩派崛起之ri就不远了。”

孙晓道:“太上长老,弟子知道了。张丽已经突破天仙,成为我派的真传弟子,我派自然会好好培养她,说不定她还有可能成为下一任掌门。”

“还有,胡海那边你要去安抚一下,毕竟他是我们罗岩派不可或缺的存在,做出过巨大贡献,不能让他寒了心。我们罗岩派庙小,傲宇大师是不会常留的,我们最后还是要依赖胡海。”太上长老提醒道。

孙晓连连点头:“还是太上长老看得长远,弟子差点就犯了大错。弟子这就去安抚胡海。”

当孙晓找到胡海时,胡海正在生气。能不生气吗?他在罗岩派一向作威作福,今天却受此大辱,如何受得了?

胡海砸了房间里一切能砸的东西。他的房间是非常奢华的,而且他比较注重享受,房间内俗物比较多,造型外观都非常jing美。那些jing美的器具全被他给砸了。

不过,见孙晓到来,胡海立刻换了一副脸sè。

“掌门,你怎么来了?”胡海问道。

这么多年的相处,孙晓自然知道胡海的xing格,于是满怀歉意地说道:“胡大师,这次真的对不住啊!傲宇大师我们实在得罪不起,只能委屈你受辱了。不过,我们罗岩派一定会给你相应的补偿的。”

胡海眼神中闪过一丝厉芒,但孙晓并没有看到。胡海感激地说道:“掌门,这个道理我懂,他是三品炼丹师,我没法和他比。不过谢谢你来安慰我,至于补偿,那就不必了,那都是我自取其辱。”

孙晓摇摇头:“不,胡大师,你不用这么泄气。在我罗岩派,你的地位永远是无法替代的。”

“此话当真?”胡海似乎有些不相信。

孙晓道:“当然,傲宇大师不可能在我们罗岩派久留的,他的伤养好之后,说不定就会离开。”

“也是。他是三品炼丹师,来历肯定不简单,而且受这么重的伤,他的敌人显然也不是易与之辈。希望他不要为我们罗岩派带来灾难。”胡海的心思相当恶毒,明显有挑拨的意思。

听了胡海的话,孙晓微微sè变。

“胡大师,你的提醒不无道理。本掌门再去太上长老商量商量。”说罢孙晓就匆匆告辞离开。

目送孙晓离开的背影,胡海冷笑连连。

“哼,想左右逢源,怎么可能?你们不仁,我就不义。为了一个三品炼丹师可以牺牲我,当我胡海是什么人?如果没有我,你们罗岩派会有今天?”

“那家伙来历不明,你们都敢收留,到时候那家伙给你们带来祸患,看你们怎么办!”

孙晓再次求见太上长老,告知了胡海的话。

“胡海这小子心思不单纯啊!”太上长老道。

孙晓则道:“太上长老,弟子觉得他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太上长老瞪了他一眼,道:“你以为这些本长老想不到吗?你以为就他想得到,本长老就老糊涂了?”

孙晓连忙道:“弟子不敢。”

太上长老坦然道:“傲宇大师的来历确实不明,他身受重伤也是事实。但是,他已经来到我们罗岩派了,和我们罗岩派也扯上了一定的关系。如果我们罗岩派怕他的敌人,怕他给我们带来灾祸,那么我们现在就把他赶走?这根本不现实。他的敌人我们得罪不起,但傲宇大师我们难道又能得罪?所以,现在只有赌了。人生本来就充满未知数,有时候由不得我们,只能做出一种选择。希望我们的选择没有错吧!”

孙晓连连点头,服气道:“太上长老所言甚是,弟子受教了。”

“胡海那小子看来怨恨心很强烈啊!不过,他应该知道怎么做。如果再得罪了傲宇大师,我们也保不住他。”太上长老眼中闪过一丝寒芒。虽然太上长老一向谋定而后动,但他也是杀伐果断之辈。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