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太上长老

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太上长老


                吴莱冷笑道:“在仙界,实力至上,强者为尊,这个道理你们难道不懂吗?本座不过是杀死一个地仙中期级别的垃圾罢了,要什么交代?不要以为本座身受重伤,就任人宰割。不过,看在张仙子的面子上,本座杀你们一个地仙,回头还你们一个天仙。”

吴莱顿了顿,继续说道:“当然,在此之前,本座要解决另外一件事情。”接着吴莱看向胡海,道:“你叫胡海是,区区一个二品炼丹师,也敢在本座面前摆谱,真当本座好脾气不成?你也给本座跪下来!”

尽管吴莱只恢复了一成,但要镇压一个天仙还是非常容易的。

胡海没想到自己还没动手,吴莱就先动手了,人并没有动,但无尽的威压已经压在胡海身上。胡海不过区区天仙后期,哪能承受得住吴莱庞大的威压,也是直挺挺地跪下了,根本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啊!我竟然跪下了!不,我怎么能给他下跪?我是罗岩派首席炼丹师,没人能让我下跪,就算是掌门,也对我客客气气的。”胡海歇斯底里的大吼道。

吴莱不住地冷笑:“一个二品炼丹师而已,竟然如此自大,看来平常太过骄纵了,就让本座来教你如何做人。要是换做以前,你的下场也和那个徐凯一样。”在吴莱看来,一个实力低微的人,稍微有点长处,或是有点重要xing,就能在小地方作威作福,真是可悲啊!

“傲宇前辈——”孙晓不得不再次开口。他改口叫前辈了,毕竟吴莱能轻易镇压胡海,胡海的实力只比他稍逊一筹,如此实力,他根本无法抗衡。而且,他知道自己如果稍有异动,也会被吴莱在瞬间镇压。所以,他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胡海突然捏碎了一个玉符。吴莱早看到了,并没有阻止。

张丽急忙给吴莱传音道:“傲宇前辈,您应该阻止他的。他一定是通知我罗岩派的强者了。作为我派的首席炼丹师,很多人都巴结他,不敢得罪他。”

吴莱微微一笑,回应道:“阻得了一时,阻不了一世,在下又没有准备杀他,只是教训他一下而已,免得他老是目中无人,否则将来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吴莱倒要看看胡海能请出什么大神来。

没多久,一个洪亮的声音传来:“是谁捏碎了本长老的玉符,打扰本长老潜修?”这个声音,仿佛惊雷一样,在虚空中炸开。接着,一股令天地为之sè变的磅礴力量突然跨越了重重虚空,降临下来。

张丽顿时感觉到极为不妙。

只见一名神态威严的老者降临在众人面前。这名老者俯瞰天地,睥睨世间,是一位罗天上仙,接近初期巅峰,显然是罗岩派的顶级强者。

“拜见太上长老!”孙晓连忙上前拜见,神态恭恭敬敬,不敢有丝毫的怠慢和不敬。

在太上长老降临的那一刻,张丽就已经快要晕过去了。那可是罗岩派传说中的太上长老啊,据说已经是罗天上仙,百年甚至千年都难得一见。

“孙晓,你有什么事找本长老?”罗岩派太上长老问道。

他一下子注意到了跪在地上的胡海,脸sè微变,厉声道:“孙晓,这是怎么回事?胡大师是我派的重要人物,怎么能跪下了?这不是打我派的脸吗?”

“太上长老,是他,他让我跪下的。”孙晓还没回答,胡海死死地盯着吴莱,眼睛仿佛喷着熊熊火焰,要将吴莱烧成灰烬。

孙晓道:“太上长老,确实是他。”

“年轻人,是你!”太上长老很好奇,吴莱看起来病怏怏的,脸sè惨白,实力也不过是天仙,怎么就能让天仙后期的胡海跪下了?而且,孙晓还在旁边,难道他吃饱了撑着,眼睁睁地看着胡海跪下而不阻止?

一股强大的压力朝吴莱压过去,吴莱似乎丝毫不觉,道:“不错,正是本座。”

听到吴莱的回答,太上长老顿时就觉得极为不爽。一个天仙,竟然在他面前自称本座,这成何体统?这家伙也太狂妄和嚣张了!

“年轻人,做人要有自知之明,懂吗?”太上长老教训道。

“这句话正是本座想要说的。”吴莱回敬道:“在仙界,实力才是王道,一切要靠实力说话。”

“这位傲宇前辈之前不是挺谦逊的吗?怎么现在这么傲了?到时候真的不好收场啊!”张丽心里直打鼓。

“傲宇前辈,这位应该是我罗岩派传说中的太上长老,已经是罗天上仙了,您一定要小心。”张丽传音提醒道。

“无妨!”吴莱只回了她短短两个字。

“哼!年轻人,你倒有几分实力。不过,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太上长老质问道。

吴莱指着胡海道:“他区区一个二品炼丹师,竟然在本座面前叫嚣,本座自然要教他怎样做人。”

“孙晓,他是什么人?本长老怎么从来没见过?”太上长老问道。

这次又是孙晓还没回答,就听见胡海大声道:“太上长老,这家伙不过是一个身份未明的外人罢了,今天刚来到我罗岩派。”

“聒噪!”吴莱一声冷哼,胡海就感觉到身上的压力陡增,冷汗不停地往外冒。

“放肆!我罗岩派的首席炼丹师,竟然被一个外人如此欺辱,当我罗岩派无人么?”太上长老的声音,犹如一声炸雷,在吴莱耳边响起。

吴莱却不置可否,这样的声势,根本奈何不了吴莱。

太上长老正要对吴莱动手,胡海又开口道:“太上长老,他刚才还杀死了我罗岩派一个地仙中期的弟子徐凯,那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弟子,您要替他做主啊!”

太上长老此刻已经是怒发上冲冠。是可忍,孰不可忍?

“该死啊!”

太上长老怒视孙晓:“孙晓,你这个掌门是干什么吃的,回头本长老一定弹劾你。”

孙晓只得苦笑。他又有什么办法?吴莱那么强势,他根本就拦不住啊!而且他出手的话,自己也同样会被镇压,到时候罗岩派更加脸面全无,威信扫地。

太上长老就要出手,突然听到一声:“且慢!”他不由打住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