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事不过三

第一千七百三十九章 事不过三


                听到张丽的质问,徐师弟不紧不慢地辩解道:“张师姐,小弟是怕你被这个人给骗了。他送你下品飞行仙器,又送我们准仙器,想必是别有企图。你想想,一件下品飞行仙器哪能和万年年份的归元仙草相比?我们是罗岩派的弟子,不能因小失大,不能被一点小恩小惠冲昏了头脑,要是被他给坑了,那样就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不错,一株万年年份的归元仙草,至少值十万上品仙石,那可是十万上品仙石啊,足以买一百件下品飞行仙器了。”胡海道。他对这株万年年份的归元仙草可是眼热无比。本来作为罗岩派首席炼丹师,吴莱没来的话,他还有一定的支配权,但现在,归元仙草落到吴莱手里,还没有归还。而吴莱万一是三品炼丹师,那他的首席炼丹师地位不保,归元仙草的支配权估计也没有了。

孙晓对徐师弟的话也颇为赞许。作为罗岩派的弟子,自然应该首先考虑门派的利益。

张丽则解释道:“傲宇前辈确实想要那归元仙草,这是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事实,但是他愿意来我罗岩派做客,那就说明他很坦然,否则的话,他直接带着归元仙草走人,我们也不一定能拦住他。”

关注点暂时转移到张丽和徐师弟的对话上来,那边剑拔弩张的形势得以稍稍缓和。

徐师弟有胡海支持,底气很足:“哼,他身受重伤,当时的情况由不得他不来。我们一个地仙后期,七个地仙中期,就算是天仙,也要被我们打爆,在这样的形势下,他只得乖乖跟我们回门派,张师姐,难道你连这点都看不明白吗?另外,他说要用仙石来补偿归元仙草,说明他手上仙石不少。如果我们趁机将他制服,那他的一切都是我们的,就算他真的是三品炼丹师,也要为我们罗岩派服务。”

徐师弟一番话,让孙晓都有些心动了。

张丽斥道:“徐师弟,你简直入魔了,不可救药。”

对于张丽的喝斥,徐师弟充耳不闻,而是对孙晓和胡海说道:“掌门,胡大师,弟子徐凯对罗岩派的衷心天地可表,一切都是为罗岩派着想。还请掌门考虑弟子的提议。”张丽修为比他高,压他一头,他本来就不服,现在有机会赢得孙晓和胡海的好感,他自然不会放过,只要有这两位其中一位的支持,他就能平步青云,超越张丽。到时候,张丽臣服在他脚下也不是不可能。对于张丽的美sè,他也是垂涎已久,只不过,张丽一直压他一头,他不敢妄动。现在,机会千载难逢。他有恃无恐,有孙晓和胡海在场,他才敢当着吴莱的面说出来,认为已经完全吃定了吴莱。

胡海道:“掌门,本大师也认为徐凯的提议不错。”被这个徐师弟也就是徐凯蛊惑而来,他自然要支持徐凯,而且徐凯这个提议明显对他有利。胡海如今对徐凯可是非常的欣赏,心里想着回头好好提拔他一下。

吴莱冷哼道:“哼,你这个鼠辈,巧言令sè,妄图蛊惑孙掌门来对付本座。既然如此,本座留你不得。”这个徐凯三番五次想要对付吴莱,如今更是明目张胆地表现出来,吴莱就算再不计较,如今也是极为愤怒了。

一股强大的气势压在徐凯身上,就好像一座太古神山压顶一般,他根本承受不了,只听得“砰”地一声,直接跪在地上,甚至趴着,动弹不得。

“贼子尔敢!”胡海见状大怒。显然,吴莱做了手脚,不然徐凯不可能这么跪下去的。

孙晓也感到非常震骇。一个病怏怏的天仙竟然还有如此手段。

吴莱指着徐凯喝道:“哼,本座要杀的人,谁也拦不住。这个鼠辈,三次要对付本座,第一次是见到本座,动了谋害之心,鼓动张仙子而没有得逞,第二次见本座拿出下品飞行仙器,又生歹念,又一次鼓动张仙子,然而再次被张仙子斥退,这次竟然鼓动这个所谓的胡大师,想给本座下马威,本座在你眼中就这么好欺负么?”

“你怎么知道?”徐凯大惊失sè。他前两次可是给张丽传音的,又不是直接表现出来的,难道是张丽透露给了他?不可能啊,张丽不可能这么做。那难道是他能捕捉到传音?张丽同样无比震惊。难道他能听得到传音?如果真是这样,这是何等的修为啊!他甚至有可能不止是天仙修为。

“凡事不过三,三次yu害本座,实在罪不可恕。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既然如此,本座就送你一程。”吴莱说完,徐凯就直接爆炸开来,粉身碎骨,尸骨无存。连后悔的机会吴莱都没给他。

吴莱百无禁忌,想杀就杀。见徐凯在他们面前惨死,孙晓和胡海都大为惊骇,根本没办法阻止。

而张丽也被吴莱的雷霆万钧手段给吓到了。“这个帅气无比的傲宇前辈,行事竟然如此铁血,而且实力如此强大。只是他直接杀了徐凯,就等于是彻底和罗岩派撕破了脸皮,罗岩派虽然是小门派,但也有不少天仙级别的强者,他一个人双拳难敌四手,何况他还有伤在身,真不应该为了一时泄愤而杀死徐凯这样的垃圾,这是他的失误啊!如果罗岩派对付他,我何去何从呢?到底站在哪一边?站在他那一边就是背叛,站在门派这边,可他又是我请回来的,可能会受牵连,以后直接会被冷落?如果保持中立,更会被认为立场不坚定。我该怎么办啊?”张丽进退两难。

胡海大喝道:“你这个邪魔,竟然在我们面前杀死我罗岩派的弟子,真是猖狂啊!速速束手就擒,否则的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胡海就准备动手,但他并没有急于出手,而是看向孙晓。

孙晓也不得不开口道:“傲宇大师,你必须给本掌门一个交代。”当着他的面杀死了罗岩派的弟子,就和打他的脸没两样,他的脸sè自然不好看。一个外人,在罗岩派驻地里随意杀人,一旦传出去,罗岩派将威信全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