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不好的预感

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不好的预感


                白衣仙君道:“师弟,去师兄的城主府坐坐吧!”

“正有此意。”吴莱自然不会拒绝。

见吴莱和白衣仙君旗鼓相当,方掌柜和郑管家自然将吴莱惊为天人。观看两大强者之间的战斗,他们沉浸其中,收获是巨大的。

白衣仙君一招手,方掌柜三人就直接飞了过来,至于阿尔塞斯,不用说,是方掌柜带过来的。

“方掌柜,你现在可以回去了。”白衣仙君淡淡地说道。

方掌柜恭声道:“是,城主大人。”说罢就转身离开了。他自然要回去好好感悟一番,这样的机缘决不能白白放弃。

白衣仙君则带着吴莱一行进入城主府。

在客厅里,白衣仙君对郑管家介绍道:“郑老,这位是我的师弟,名叫吴莱。”

“师弟?少爷怎么会有师弟?”郑管家跟了白衣仙君多年,从来没听说过他有什么师弟,今天突然冒出一个修为虽然不高却无比强大的人,竟然是他的师弟。而且,这个人叫吴莱,吴莱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呢?难道,难道是天心宗发出仙界追杀令追杀的那个?据说那位可是修真界至尊,无法无天的存在啊,在下界就直接将云海二仙给灭杀了。

“老奴拜见公子。”郑管家没多想,立刻躬身向吴莱行礼。既然吴莱是白衣仙君的师弟,那他自然也不能老记挂着被吴莱气势压得下跪的仇恨,只能化干戈为玉帛。

吴莱亲自上前将他扶住,道:“郑老不必多礼。此前吴莱多有得罪,还请您不要放在心上。”说罢,吴莱向郑管家鞠躬赔罪。

见吴莱居然向自己鞠躬,郑管家无比惶恐,连声道:“老奴不敢,公子折杀老奴了。”

一个玉瓶出现在吴莱手上,然后飞向郑管家。

“一点小小的心意,还请郑老收下。”

玉瓶里装的自然是一枚补天丹。

郑管家看向白衣仙君,白衣仙君道:“郑老,我师弟的丹药,那可是极品。有这样一枚丹药,就相当于多一条命。你就收下吧!”

吴莱的丹药,那是连他白衣仙君都眼红的。

“老奴多谢公子厚赐。”郑管家收下了丹药,两人也彻底化干戈为玉帛了。

吴莱则向白衣仙君介绍了阿尔塞斯,阿尔塞斯连忙上前拜见师伯。当然,这声师伯也不是白叫的。白衣仙君拿出了一个见面礼送给阿尔塞斯,那是一个护身玉符,激活之后,能抵挡九天玄仙后期级别高手三次全力一击。这样的见面礼不可谓不厚重。

长者赐,不敢辞。阿尔塞斯很高兴地收下。

白衣仙君和吴莱就坐后,郑管家奉上了香茗。修真界的茶,都有万般好处,何况仙界的茶?白衣仙君珍藏的茶更是极品,清新爽口,清香扑鼻,让人回味无穷。普通人喝了,可以排除体内杂质和毒素,长命百岁。仙人喝了,对修为的提升有极大好处。

“好茶啊!”连吴莱这个不怎么喝茶的人都赞不绝口。这样的茶,价值不菲,一斤至少上万上品仙石。

白衣仙君道:“师弟喜欢的话,师兄可以送你一些。”

吴莱摇摇头,道:“多谢云师兄,不过我更喜欢喝酒。”

白衣仙君大笑道:“哈哈,知道你好这一口。”在座的人都大笑。

如果不是吴莱好酒,怎么会起冲突呢?怎么会师兄弟相遇呢?

吴莱突然问道:“云师兄,天心宗对我发出的那个仙界追杀令现在还在吗?”

“还在呀。不过,师弟你放心,仙界那么大,天心宗找不到你的,只要给你时间,你修炼到仙君之境,就能抗衡仙帝,天心宗也拿你没有办法。”白衣仙君以为吴莱担心追杀令的事,于是说出了这番话安慰他。

吴莱摇摇头,道:“云师兄,师弟我不是这个意思。那个追杀令不说应该撤销了吗?我和天心宗的恩怨早已一笔勾销了呀,天辰仙帝向我保证过的,难道他没有帮我消除这个追杀令?”

白衣仙君道:“天辰仙帝?师弟你有所不知,据小道消息,天辰仙帝早已被天心宗给囚禁起来了。”说起来,白衣仙君也极为不解,天辰仙帝可是天心宗赫赫有名的强者,仙帝后期的至强存在,竟然被天心宗给囚禁,难道得罪了天心仙尊?抑或是天心仙尊成为仙尊,为了显示权威,才那天辰仙帝开刀?

“什么?”吴莱一下子站了起来。他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天辰仙帝可能正是为了他才遭难。要知道,天心仙尊对吴莱恨之入骨,真身下界都没能杀死吴莱,据天辰仙帝说天心仙尊是因为触动了修真界的规则,引发了法则神雷,所以不得不放弃追杀吴莱而回到仙界,那么说他一定是感到颜面无存,才想杀死吴莱而后快,但是天辰仙帝可能回仙界后为吴莱向天心仙尊求情,而天心仙尊正在气头上,于是把怒气撒在天辰仙帝身上,天辰仙帝因此遭殃。

“云师兄,天辰仙帝被天心仙尊那老贼囚禁了多久?”吴莱问道。

听吴莱直呼天心仙尊为老贼,白衣仙君和郑管家都吓了一大跳。

这个吴莱,可真是无法无天啊!连天心仙尊都敢称为老贼,那可是仙尊啊,仙界至尊!在仙界,谁敢这么称一名仙尊?

白衣仙君想了想,道:“那只是小道消息,具体时间师兄也不太清楚,应该有二十年了吧。”

吴莱算了算,二十年左右,正是天辰仙帝当初下界后来又回仙界的时间。

“看来他一定是为了我才遭难的。”吴莱喃喃自语。

“天心老贼,我吴莱与你势不两立,迟早要杀上天心宗,将天心宗闹个天翻地覆。”吴莱发下了重重的誓言。对于天心仙尊,吴莱已经出离愤怒了,本来他以为天辰仙帝回仙界后极力说和,天心宗撤销对他的追杀令,那他就将和天心宗的恩怨彻底放下,不再计较天心仙尊当年不顾身份下界追杀他的事。可现在,他怎么能够放下?

白衣仙君不解地问道:“师弟,你为什么这么恨天心仙尊?难道天心仙尊真的真身下界追杀过你?”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