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郎情妾意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郎情妾意


                严傲天和彩云仙子来到那个湖泊边。<

“彩云,我们在湖边休息一会吧。”严傲天建议道。

彩云仙子温婉地点点头。

两人选好了一块地方后,严傲天从储物指环里拿出一块白布,然后铺在地上,就和彩云仙子紧挨着坐在一起。他们看着远处的风景,说着情话,美美地吃着美味的点心和零食,喝着可口的饮料,幸福直接写在两人脸上。夕阳洒在两人身上,一个英俊潇洒,玉树临风,一个清丽秀雅,温婉如玉,两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如同一对金童玉女,构成了一幅无比美好的画卷。两人都沉浸在这样美好的时刻中,希望能永远拥有这样的时刻。

时间就在这一刻静止。

“啧啧,你们两个真是好兴致,郎情妾意啊!哼,光天化日之下,简直不知羞耻。”一个突兀的声音传来,打破了那片宁静和祥和。

严傲天大惊,立刻戒备起来。他在心里暗暗自责:“我怎么就这么大意呢?竟然在这种情况下一点警惕心都没有。”他突然想起了当年自己被废的经历,就是因为自己粗心大意造成的,如今竟然又犯了同样的错误,实在不能原谅自己。要是那个人刻意偷袭的话,他和彩云仙子都难以幸免。这次的教训给他上了生动一课。

彩云仙子也从那片宁静的状态中醒来,脸上飞满红霞。没想到他们两个的甜蜜时光就这样被人给破坏了。

“该死啊!是哪个混蛋,竟然敢打扰我们!本公子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严傲天内心充满了愤怒。

“是谁?”严傲天大喝道。

得到的回答却是:“严傲天,你这个废人,竟然和本公子抢美人,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宇春,竟然是你!”严傲天和彩云仙同时惊呼。只见一袭白衣出现在严傲天和彩云仙子的视线中,正是五云宗的宇春公子。

“哈哈,正是本公子,没想到吧?”宇春公子此时显得非常得意。

为了报复严傲天,宇春公子可是费了很大工夫,终于等到吴莱一行离开玉女宗,又等到吴莱一行分开,然后一路跟了过来。这样的好机会对于宇春公子来说真是千载难逢。

严傲天冷然问道:“宇春,你想怎么样?”

宇春公子傲然道:“哈哈,严傲天,你紧张什么?本公子要偷袭的话,你还有命在吗?”

严傲天不屑地冷哼了一声。如果是宇春公子偷袭的话,严傲天还真看不上他那点实力,顶多受点伤罢了。

“宇春,说罢,你到底要怎样?”严傲天再次问道。

宇春公子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严傲天,道:“严傲天,你是白痴么?还用问,自然是杀了你,夺得美人归。”

“宇春,你敢!”彩云仙子怒声道。

“仙子,不要生气,生气了可就不美了哦。放心吧,本公子一定会留他一个全尸,只要你配合的话。”宇春公子邪笑道。

彩云仙子更是愤怒,要发作,被严傲天制止了。

“宇春,莫非你以为吃定了我们?”严傲天道。

宇春公子得意地说道:“当然,本公子没有十足的把握,岂会来找你们?严傲天,你就算修为恢复了,在本公子眼里还是废人,何况你的死鬼老爹已经飞升仙界,你也被逐出了万象宗,就算本公子杀死你,那也没人会替你报仇,你就认命吧。至于彩云仙子,自然归本公子享用了,本公子要金屋藏娇,将你调教成最淫荡、最风骚的女奴,供本公子发泄。你的美貌,你的惹火身材,本公子垂涎已久,一定会尽情享用的,哈哈。”淫邪写满宇春公子的脸,此时此刻,宇春公子的伪装全部撕去。

彩云仙子脸色铁青,大骂道:“畜生,没想到你这家伙看起来人模狗样,实际上人面兽心。”本来彩云仙子以前尽管不怎么喜欢宇春公子,但对他也并没什么恶感,只是因为心中一直有严傲天,对其他男人都不感冒,不过这次却彻底认识到他的本质,竟然是如此的邪恶。

严傲天也是异常的愤怒。

宇春公子大笑道:“如果当初你乖乖地答应本公子的提亲,本公子也不至于撕破脸皮,严傲天也会好好地活着。不过,这次,他必须死,就算你跪下来哭着求本公子也没用,最多留他一个全尸。”

本来,宇春公子以为自己的一番威胁恐吓,就会让严傲天和彩云仙子惊慌失措,可没想到,严傲天一脸的平静,嘴角似乎还有淡淡的笑容,而彩云仙子也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担忧之色。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两个家伙有所依仗不成?”宇春公子突然在心里打鼓。不过他很快调整好心情:“哼,他们不过是虚张声势,想趁机逃走而已,严傲天的修为和我差两个等级,难道还想翻盘不成?本公子又岂会怕他们?”

“好了,和你们说这么多,就是想让严傲天这个废人死之前做个明白鬼。还有,严傲天,你还记得你当初是怎么变成废人的吗?”宇春公子突然话锋一转。

严傲天脸色大变,沉声道:“难道是你?”他只是试探地问出了这句。宇春公子能说出那样的话,说明他知道真相,就算不是他,也和他有关。

“看在你死到临头的份上,本公子就好心告诉你,不错,当年正是本公子偷袭了你,反正你们万象宗和我五云宗是死对头,不死不休,对于你这样的天才,自然是我五云宗扼杀的对象。不过,当初本公子功力尚浅,没能杀死你,只是将你重创。这次,本公子大发慈悲,没有再偷袭你,就是让你死个明白。”宇春公子随口道出了当年的秘辛。

事实上,刚才他没有偷袭,并不是要让严傲天死个明白,而是怕伤到了彩云仙子。毕竟严傲天和彩云仙子相拥在一起,偷袭严傲天,很容易误伤到彩云仙子,怎么说他也是怜香惜玉的人。再说,他自以为自己修为远远强过严傲天和彩云仙子,吃定了他们两人,所以有恃无恐。

〖∷更新快∷∷纯文字∷〗,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