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疑虑尽去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疑虑尽去


                “能有多高?”宋建更加好奇了。

吴莱轻描淡写地道:“如果他真正成长起来,至少是仙界至尊吧!”虽然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但却落地有声。

“什么,仙界至尊?这么厉害!”宋建像是被吓到了。没想到现在一个才筑基不久的弟子,就有着成为仙界至尊的潜力,如果被其他人知道,将是何等的震撼。当然,如果从别人口中传出,那根本没什么信服力,只会被认为是信口开河,但这话的是吴莱,别人会信口开河,而吴莱却不会,所以他的话让宋建震撼。

不过,仙界至尊啊,那是何等的强大,何等的荣耀?修真之路漫漫,又有几人能成为仙界至尊?在历史长河之中,天才如恒沙河数般不可胜数,不过能成长起来的又有多少人呢?太多太多的天才折戟饮恨。但尽管如此,修真者们都前仆后继,为了达到更高的境界,为了所追求的天道不断努力,修真就是要一往无前,无所畏惧。

“老大将来的成就会更高,还要进入神界,成为神界至尊。作为他的兄弟,我沾他的光,到时候仙界至尊算什么?而且,就算梁易将来成就巨大,也是我无极宗的弟子,是我的师侄。”想到这里,宋建很快调整好心态,脸上焕发出光彩。

吴莱安慰道:“好了,其实也没什么。只要你努力,将来也一定能成为仙界至尊,还可能更高。”

宋建点点头:“老大,我明白了。不过,不知道这小子感悟到了什么?”

吴莱道:“他的成长不容易,要靠机缘,偶尔顿悟并没有什么。虽然体质特殊,但是好处却难以显现出来,最多悟xing比别人高,修炼速度比别人快,却被认为是天赋的原因。不过,一旦获得机缘,那就是惊天动地的。”

宋建唏嘘道:“我越来越期待谜底揭开的那一天。”

“只要他有阿尔塞斯的实力,随时可以揭开谜底。”吴莱笑道。

宋建不由摇摇头:“汗,他要达到阿尔塞斯的实力还很有难度啊!要知道,阿尔塞斯可是仅次于老大你的第二高,连我和王飞都望尘莫及。”

梁易和阿尔塞斯相比,现在拍马也赶不上啊!不过,修为这事也难。像以前凌风就远不如王飞和宋建,但现在已经超过他们,并且成功渡劫,成为仅次于玄机子的大乘期高,甚至还有超越玄机子的趋势。在无极宗,实力增长最快的就是他了。但是,人家有清虚仙帝这样的师祖,有凌云子这样的师尊,还有清虚仙帝给的道胎神种,这个道胎神种能量高度压缩,集中了无穷的能量,和大熔炉一样,为凌风的实力增长提供了极为便利的条件,实力火箭般增长算不了什么。

而梁易,拥有特殊体质,和妖孽一般,实力也有可能火箭般增长,只不过现在和阿尔塞斯相提并论还为时尚早。

在大殿外的梁易从顿悟中醒来,发现自己修为大进,不由苦着脸道:“怎么又突破了?想压制都不行啊!”

“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宋建笑骂道。

吴莱却道:“其实他这样的思想是好的。实力增长太快,或多或少会有隐患,能压制尽量压制为好,但也不是绝对的。好了,他是藏经阁的,你就带他后山吧。”

宋建应声而。

梁易朝大殿拜了三拜,然后起身准备前往后山。未得到召见,是不能进无极大殿的,这是规矩,何况他只是一个筑基期的弟子,实力卑微,就算是天才又如何?也不会太过特殊对待。

突然,一道人影闪过,宋建出现在梁易面前。

“拜见宋殿主。”梁易连忙行礼。

宋建颔首,问道:“梁易,你刚才在大殿外有何感悟?”

梁易恭敬地回答道:“回殿主大人,弟子看到匾额上‘无极宗’这三个大字,就好像被它们吸了进,似乎忘记一切,仿佛置身于另一片天地,弟子看见了天地运行,看见了万物生长,看见了ri月轮回,看见了四季交替,弟子还看到了人的轮回,循环往复,永不停歇……”

“什么,这小子竟然感悟到了轮回?”无上王座上的吴莱一下子站了起来。要知道,梁易身具轮回之体,与轮回之道是最为契合的,如果体悟到轮回,那以后成长的路就会顺畅很多。

“不过,我的字是感悟天道所得,他能从中体悟到轮回也没什么可奇怪的。”

“你能体悟到这么多?难怪修为提升了一大截,很好很好。”宋建很是羡慕梁易的悟xing。

“殿主大人,您弟子修为提升这么快,会不会有隐患啊?”梁易忐忑地问出了这个问题。

“唔,修真不能急于求成。一般来,修为提升太快,短时间走完几年才能走完的路,多少会留下一些隐患。”

“啊!那弟子岂不是身上有很多隐患?弟子一直谨记凌长老的教诲,力求夯实自己的基础,可一直压制不住,稍不留神就顿悟了,然后就突破了。”

宋建一听,头上都挂着斜线三条,汗水冒的那个是欢快啊,不能和长江黄河相比,也比那自来水管流的强多了。

“什么叫稍不留神就顿悟了,那不是纯粹打击人么?本殿主就没怎么顿悟过啊!”

心里这么想,宋建嘴上却:“你不用担心,你现在修为还低,根本就达不到有隐患的地步,从普通人直接筑基没经历炼气期的人又不是没有,照样也没听有什么隐患。何况,宗主帮你伐毛洗髓,使得你的潜力大大增加,修炼速度大增很正常。压制自己的修为不急于突破是好事,不过太过压制,那就过犹不及啊!所以,一切还是顺其自然的好。”

梁易听后,反复回味了一下,然后向宋建鞠躬行礼:“殿主大人所言甚是。弟子受教了。”他心中那叫一个欣喜啊!果然,有名师或高人指点就不一样,豁然开朗,念头通达,心中的疑虑尽。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