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军长来了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军长来了


                吴莱本来就没有怪罪李云飞的意思,他笑着对李云飞介绍道:“小李同志,这位是你们的王飞师长。”

李云飞自然知道吴莱身边穿着少将军装的王飞不是普通人,一听说是师长,立刻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师长好!”

“辛苦了!”王飞回了一礼。

“小李同志,我们现在可以进去了吗?”吴莱和颜悦色地问道 ”“ 。

“两位首长,请进!”李云飞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且说道:“两位首长,我先通报一下,让首长来迎接。”

吴莱点点头。

除了李云飞这道关卡之外,还有四道关卡,守卫工作是相当严密的,毕竟这是华夏最重要的军事重地。在后面的关卡中,如果都遇到这样的笑话,那就不好笑了。所以还是等人来迎接的好。

李云飞立刻打电话到独立军常务副军长高文的办公室。此时,高文正在办公室里悠闲的喝茶看报纸。

“这雨前龙井,还是蛮不错的,可惜太贵,量也太少。”高文自言自语道。雨前龙井是属于西湖龙井中的一个种类。雨前指的是在谷雨这个节气前采摘的制造龙井茶,故而称之为雨前龙井。谷雨前正是采摘雨前龙井的最佳时期,因为此时的茶树正处于一叶一芽的状态,俗称一旗一枪。这是采摘出来的茶叶制作成的龙井茶茶香是最为香醇的。正所谓,玉髓晨烹谷雨前,春茶此品最新鲜。谷雨前采摘出来的茶叶比较嫩绿,口感也很鲜爽。高文虽然是个军人,但是对龙井tèbié是雨前龙井那是情有独钟。

电话铃响后,高文不由皱了皱眉头,但还是接了起来。

“喂,我是高文。”

话筒那边,李云飞激动的声音响起:“首长,我是1号门的岗哨李云飞,有重要的事情要向您报告。”在平常,小小的哨兵是没资格直接打电话给高文这样的独立军高层领导的。但是事有从权,这次确实情况特殊。

“李云飞同志,什么事情?”高文有些不悦地问道。显然,他认为这个小哨兵越权了,竟然直接给他打电话,真不懂规矩。

李云飞并没有听出高文的不快,而是说道:“首长,军长来了,正在1号门这边等着。”

“军长?哪个军长?”高文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

自从高文到独立军走马上任以来,军长吴莱就从来没来过,他一个常务副军长主持工作已经很久了,却一直不能转正,据说遥遥无期。

“吴莱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呢?怎么就能长期霸占独立军军长一职呢?他去哪了?”

他曾私下里问那些老兵。老兵无一不把吴莱夸得天上有地下无,几乎无所不能。

“哪有这么厉害的人,除非他是神仙不成。这帮老兵一定是被他灌了迷魂汤,不过能让这帮老兵如此心服,手段确实很高明。”高文心里想道。

他才不认为世界上有这么厉害的人呢。

慢慢地,高文见识到独立军的厉害,对吴莱的看法又加深了一层。“这个吴莱必然很厉害,否则也不可能带出这么厉害的兵。”高文想道。

如果是他,肯定带不出独立军这些厉害的士兵。这些士兵个个简直就是超人啊!

“是吴军长,我们独立军的吴莱军长。”

“什么?吴莱军长来了?”听到李云飞的话,高文极为震惊。这个吴莱据说已经销声匿迹了十年,竟然重新出现了,又回到独立军,他到底想干什么?

吴莱不在,作为独立军常务副军长,高文可以说独揽独立军大权,可吴莱一回来,就像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头上。所以他是不希望吴莱回来的。

“李云飞同志,你确定是吴莱军长本人?”高文严肃地问道。

李云飞极为肯定地说道:“确定。首长,我检查过证件,确实是吴军长本人。”

“李云飞同志,证件是可以造假的。”高文曼斯条理地说道。

李云飞一听,急了,激动地说道:“首长,这可是华夏军事委员会颁发的证件,造假是要枪毙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说绝对不是伪造的。

高文笑了笑,道:“我当然知道,所以你再好好检查一下吧。”

“这”李云飞无法反驳,但又不敢得罪吴莱。要知道,他刚才已经算是得罪吴莱了,如果再要看证件的话,说不定吴莱会当场翻脸。他一个小小的哨兵,哪承受得起军长的怒火。

“小李同志,让我来和高军长说。”吴莱适时说道。

李云飞顿时松了一口气。

接过话筒,吴莱道:“高军长,我是吴莱。”

高文却并不那么给面子,而是说:“吴军长,不,吴莱先生,没有证明您的身份之前,我还是喊您吴先生。”

“还需要什么证明?”吴莱不动声色地问道。

高文不紧不慢地说道:“我也要看看您的证件。毕竟冒充军长的人实在太多,我们不得不谨慎,还请见谅。”

吴莱冷笑道:“冒充军长的人实在太多?不见得吧。独立军的保密是极为严密的。不信你可以去问问,独立军军长是谁?又有多少人知道。连独立军军长的名字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够冒充?”

蛇打七寸,吴莱的话一下子击中要害,让高文无法反驳。

高文只得说:“吴先生,请稍等,我马上来见您。”

电话挂断之后,王飞气呼呼地说道:“表哥,这个高文也太嚣张了,竟然不把你放在眼里,我真想狠揍他一顿。”

王飞的气势爆发,把pángbiān的李云飞吓了一跳。

“师长如果真的揍了副军长,那是要上军事法庭的吧?”李云飞心想。

吴莱白了王飞一眼,心想:你哪只耳朵听到高文不把我放在眼里了?他只不过是傲慢了一点,没你说得那么不堪吧?

他笑骂道:“别说浑话了,让小李同志笑话。高军长只是更谨慎一点,这是好事啊!不然的话,难以保密。”

吴莱都这么说了,王飞自然不再多说,只不过心里对高文不太感冒。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