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赖圣尊 / 第九百九十一章 讲讲你的过去

第九百九十一章 讲讲你的过去


                吴莱的神念进入严傲天体内,自然发现了凌云子之前发现的那种情况。//wwwcom 78小说网 无弹窗 更新快//检查完之后,吴莱的神念就退了出来。

这年轻人的身体竟然出现了这样的问题,吴莱不禁皱了皱眉。他通过分析,得到一个结论,严傲天的丹田之前一定出现过问题,后来因为病急乱投医,结果丹田的问题没解决,反倒出现了变异,不知道生成了一团什么物质,使他成了一个废人,而且,经脉堵成这样,实在惨不忍睹。

见吴莱皱了皱眉头,凌云子问道“城主大人,这年轻人的暗疾可以治好吗?”严图一脸期盼地看着吴莱,而严傲天似乎并不在意。或许,他早就放弃了,心早就死了。

吴莱闭上了眼睛,一句话也没说。

半天之后,吴莱睁开眼睛,看向严傲天道“先讲讲你的故事吧,年轻人!”他也没说能否治好,而是好像故意岔开话题。

听到吴莱的话,凌云子觉得有些好笑。严傲天好像比吴莱还要大几岁,吴莱竟然喊人家年轻人,搞得他自己很老似的。该喊所有人年轻人的应该是他凌云子才对啊!

严傲天好像根本没听到吴莱的话一样,一声不吭。

“怎么,成废人了,就不能正视自己的过去了?”吴莱笑着问道。

在一旁的严图连忙说道“吴城主,还是由我来讲吧。天儿他不太爱说话。”

吴莱断然拒绝道“不行,不能正视自己的人,活在世上还有什么意义呢?还不如死了算了。”

“吴城主,你这是什么意思?”严图见吴莱说出那样的话,心中不由泛起怒意。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他的儿子严傲天就是他的逆鳞。

不过,严图很快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要知道,他可是大乘后期的高手,修为在修真界强者之中都是名列前茅的,实力自然非同可,可是却轻易被人禁锢住,那这出手之人的实力可想而知。不知道是凌云子出手,还是这神秘莫测的天极城城主出手。当然,后者出手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这当然是吴莱的杰作。他嫌严图太聒噪,于是禁锢了严图,还让他说不出话了。

“年轻人,你还是给本城主讲讲你的过去吧!”吴莱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给了严傲天很大的压力。

他本来就是废人,吴莱稍稍释放出一点气势,就让他受到极大的压力。

而此时,严图并没有阻止。严傲天虽然成了废人,但是眼光还是有的,他猜测自己的父亲一定受到了限制。

严傲天终于开口了,用低沉的声音说道“城主大人,你为什么要逼我?”

吴莱摇摇头,冷笑道“逼你?错错错,本城主可没逼你。本城主只是觉得,一个人活着就要有尊严,死也要死得慷慨。修真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强者生存,弱者淘汰。你都已经成了废人,就应该活在普通人的世界中,好好过完余生,要么就干脆自杀得了,免得浪费粮食,害人害己。”听到吴莱的话,严图的眼睛都快喷出火来。如果目光能杀死吴莱的话,吴莱已经死了很多次了。

吴莱才不管严图要吃人的目光,他继续说道“修真界根本不适合你,你更不适应待在大宗门,宗门的尔虞我诈,不是你一个废人可以承受的。现在你父亲还在,他还能保你平安,等他飞升仙界,你就彻底失去庇护,到时候就会生不如死。”

严图本来在心里狂吼吴莱,如果我儿子出事,一定要你天极城陪葬。可是,现在他反倒觉得吴莱说得有道理了。这次他花这么多晶石竞拍下光仙界,不就是想让自己儿子的生命多一份保障吗?

对于吴莱的话,严傲天似乎不置可否,他也不反驳,就那样傻站着,一声不吭。

“你不能正视自己的过去,就算拥有仙甲又如何,怀璧其罪罢了。”

严傲天再次开口道“什么仙甲我不稀罕,我父亲干什么,我也从来不管。”

吴莱笑了笑,对严图说道“严宗主,本城主劝你别把这件仙甲给你儿子,否则就算他炼化了,也会成为众人眼红的对象。这样更增加他的危险。”

严图恍然大悟,他关心儿子过度,只想让儿子的生命更有保障,却忽略了怀璧其罪的道理。

吴莱又看向严傲天,说道“看得出来,你父亲特别疼你,花了将近一亿晶石为你拍下这件仙甲。年轻人,你还是和本城主讲讲你的过去吧。”

严傲天问道“城主大人,为什么你要我自己讲我的过去?”

吴莱正色道“本城主看不起不能正视自己的人。人只有能正视自己,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也才有资格让本城主出手。”

严傲天长叹一口气,道“没错,我确实是废人,其实我早该死了,十年前就该死了。十年前,我突破到元婴期,被称为修真界年轻一辈的天才,最有前途的年轻人,没想到这样的光环加在我身上,却成了我噩梦的源头。在一次外出历练的时候,我被人暗算,只剩下一口气,虽然救活过来,但是却成了废人,再也不能修真。得知自己修为被废,而且还不能重修,我当时心中异常痛苦,曾想为什么当时怎么不直接死了算了,为什么还要活过来,活过来却让我这么痛苦,让我成为一个没有半点用处的废人。我一直试图重修,试过无数次,一次次的失败,让我近乎绝望。我曾想过自杀,也有足够的勇气自杀。可是我却想,如果我就这么自杀了,我的父亲怎么办?他花了巨大的代价才将我救活,为了我的事还得罪了宗里的一些长老,如果我就这么死了,值得么?他那些付出就白费了,他白发人送黑发人,我真的不忍心。可是,我活着真的很痛苦,很纠结,就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麻木地活着,能活多久算多久。”

严图在一旁听到严傲天的话,老泪纵横。

他怎么不能明白他儿子的痛苦和委屈,可是他也无奈啊!这些年他一直在奔波,就是在寻找救治他儿子的方法。只要对他儿子有利的事情,他都会不计后果地去做,所以被人称为严疯子。

严傲天说完这一番话,人似乎变得轻松了很多。

今天,是他说话最多的一次,就算平常他父亲和他说话,他也不怎么搭理的,一般都用“哦”“好”“明白了”等最简洁的话语表达。

吴莱听完严傲天的讲述,已然明白,这是一个非常狗血的故事,不遭人嫉是庸才,年轻时表现出天才的一面,结果让别人看到了威胁,下阴手将他给废了。说中这种老套的故事经常出现,却发生在严傲天身上,让吴莱很感慨。这证明了一点,天才极易夭折,一定要低调,在有足够的实力之后才能高调。严家父子肯定当时太不低调了,结果遭此横祸。是自己的高调惹的祸,又能怪谁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