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双53章 双王组队

第10双53章 双王组队


                码头并不在釜山,根据吴铭的讲述,码头靠近海岸线,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地方,曾经是美军驻扎时期留下的军港。

但是韩国这么大点的国家,走哪都有人居住,就算不是大城市也是小村庄,在临近傍晚的时候,两人就到了码头军港的小村子。

车子在街边停下,路旁有一个韩式小吃车,两人下车走到小吃车前,这是韩国铁板烧肉,一个50岁左右的大妈,正拿着铲子烤肉,旁边是几个刚放学的学生,叽里呱啦的胡吹八扯。

乐天和吴铭站在小吃车前,点了一些烤肉就开吃,身边的学生们,特别是女学生们对着两位身穿西装的帅气男很有感觉,在一旁指指点点叽里呱啦的一个劲犯花痴,但男同学就只是白眼了。

“你确定你要单刀赴会吗?”出其了,吴铭居然打破僵局,这让乐天很意外。

“是,你占领制高点就好,其他的交给我。”

吴铭继续吃,半晌才蹦出下一句话,“我可警告你,这帮人心狠手辣,就算我占领最高点狙击,也不能保证你不出意外。”

“我知道。”乐天吃了最后一口,从身上拿出钱递了过去,摊主大娘接钱的时候还客气了几句。

两人回到车上,日头这才渐渐降落,距离0点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在车里默不吭声,保持着冷漠。

直到乐天受不了了,开门下车去了超市,买了烟和水回来,递给吴铭一瓶水,然后打开烟盒问道:“吸烟吗?”

吴铭伸手拿出一根,自顾自的点燃,这要是在江湖上,乐天给人上烟居然都不客气一下,估计这人离死也不远了,但乐天不纠结这事,自顾自的点了烟,深吸一口对着夕阳吐出烟雾。

“能说说你吗,我对你真的很好奇。”

“你是好奇,我跟你有什么恩怨吧?”吴铭反问。

乐天也不反驳,说道:“没错,我很想知道,方便说吗?”

“我为了一个女人,杀了你的一个手下。”

“手下?哪个?”乐天紧张起来。

“澳岛的刀哥。”

“哦。”乐天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失忆之前,刀哥接手了澳岛的赌场生意,失忆了有将近两年的时间,这期间发生了多少事,乐天都是不知道的,不过貌似没关系,刀哥死不死没那么重要,但是作为刀哥的老大,还是问清楚比较好,免得以后再有什么麻烦。

“为什么杀了他?”乐天问。

“这孙子没人性。”

“比如呢?”

“刀哥有个副手叫马晓丽,因为想脱圈,设局骗了刀哥赌场里几万块,东窗事发后,刀哥带着人追杀马晓丽,我那时候正给她打工,刀哥连我也想杀。”

“然后你错手把刀哥杀了?”乐天再给吴铭找个台阶下,但吴铭并不领情,说道:“没有,我虽然知道刀哥牲口,但也不敢跟你们明目张胆的为敌,我带着马晓丽跑了。”

“然后呢?”乐天好奇起来。

“然后卖了房子,我把马晓丽送去欧洲藏起来,哪知道刀哥疯了,把接盘房子的人都给杀了,7条人命其中还有一个小姑娘,我一怒之下就去澳岛,把他给做了,就是这样。”

乐天反应了一下,丢掉烟蒂说道:“这个马晓丽我有印象,当初她还是个太妹我就认识她了,不过她也的确犯了江湖规矩,给老大设局反骨,按照规矩应该奸-杀碎尸,但刀哥的做法的确太过激,为了面子杀害无辜,你杀他也情有可原。”

乐天虽然从理性角度分析,但还是偏袒了吴铭,毕竟现在两人是一条船上的人,乐天要用他,就算现在捅破了这层窗户纸,乐天也不打算追究,毕竟他现在的身份,必须要做到一言九鼎,否则怎么在江湖上称王称霸。

“事情说开了,我就放心了,我还是那句话,这恩怨结了。”

“谢谢。”吴铭对乐天点了点头。

“大恩不言谢,况且我还欠你一条命。”乐天拄着下巴说道:“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联系我,我想尽快还你这个人情。”

就因为乐天的这句话,吴铭这位曾经的王者,与乐天之间的隔阂就此化解,两人没有矛盾,这才能更好的配合打今晚的硬仗。

天黑了,开车到了军港码头附近。

自从驻韩美军撤走之后,这个军港一直废弃着,只有政-府聘请的一些临时工在这里看管,但最近一段时间,政-府与黑涩会有互相利用关系,这个军港的设施,这才渐渐的启用。

就比如人口贩卖重要出入港口,这个军港就是主要港口之一,不管是外来偷渡者,还是脱北者,这里都是必经之地。

这么说,在南韩放开政策,引流接纳脱北者之后,总得有个不方便出面的组织,来接这个不能公之于众的活吧,所以,时至今日,愈演愈烈,就变成了今天的这种偷渡渠道。

吴铭说的没错,这里别看是废弃的港口,但戒备森严,铁丝网后面到处可见武装力量集结,如果不知道的民众,一定以为是军队驻扎在里面演练呢,其实,这就是地方势力的掩饰而已。

趁着夜色笼罩,乐天和吴铭悄悄潜入铁丝栅栏外面,两人潜伏在草丛里,吴铭从包裹里拿出钳子,一端一端的把铁丝网掐断,然后吴铭率先钻了进去。

乐天在后面把包裹给吴铭送进去,然后钻进去,两人在角落里蹲守片刻,等守卫走过,他俩齐刷刷行动,根本不用做任何提示。

两人的动作很矫健,乐天眼里的吴铭,简直就像是一个潜伏的高手,他更像一个高级特工,比他这个贼出身的人来说,要更加专业。

两人蹑手蹑脚的躲在车子后面,吴铭做了几个战术手语,意思是指,他要去水塔上面,让他找个地方藏起来,等待命令在行动。

乐天点了点头,吴铭扛着包,趁守卫没有注意这里的时候,匆匆冲了出去,矫健的翻身上了棚顶,距离水塔外部楼梯还有一段距离,只见吴铭飞速跑动着,一个飞身鱼跃正好抓住扶梯,接着快速向上攀爬。

“酷啊!”哪怕是乐天身为绝世侠盗,看见这么矫健身手的人,都情不自禁的感慨一声。

直到吴铭爬到水塔顶部,已经占领了制高点之后,隐隐的看见吴铭在高处组装狙击枪,乐天这才开始装备自己。

吴铭给他分配了不少自动步枪,不过乐天是一个都不打算带,在身上装了两把手枪,剩下的就是把匕首插在身上,当确认差不多之后,乐天这才悄悄的往营房走去。

……

军营内部的一间办公室内,一帮韩国人聚在屋子里,一个吊儿郎当的青年翘着二郎腿,一副我很狂的样子。

韩国人对这个青年早就不满了,特别是那位议员阁下,他板着脸冷声说道:

“孙理事,能不能坐有坐像,你现在像什么样子。”

“管你屁事。”这小子一开口就骂人,其他韩国人气的就站起来,但被议员伸手给拦住了。

“孙理事,你要知道,现在是在韩国,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而你,也只不过是来避难的,注意你说话的态度。”

“好啊。”他终于把脚从办公桌上拿下来,然后懒散的坐在椅子上,放荡不羁的问道:“然后呢?”

这帮韩国人算是没了脾气,议员冷声说道:“你是知道的,李氏的人脉很广,现在他给我们下了死命令,前天晚上,他们已经杀到了黄金会所,如果你再不收敛一点的话,我们怕保不住你。”

哪知道这小子愤怒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怒神说道:“你们怕李乐天,老子可不怕,告诉你们,李乐天就是个狗币,他就是个废物,我早晚有一天,能亲手杀了他。”

他这顿咆哮,让在场不少人都哑口无言,这帮人都知道,华夏的孙理事跟李乐天有仇,但是究竟是什么仇恨,这就没人知道了。

孙理事站起来走到窗口,手气的有些哆嗦,拿出烟点燃,猛吸几口,对着窗外说道:“我听说李乐天的女儿好像在这艘船上,好呀,不是冤家不聚头,李乐天,我虽然杀不了你,但是杀了你的女儿还是易如反掌的,你个狗币,你给我等着,我姐姐的仇恨,我一定会报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很快的到达了0点,大海深处有亮灯闪烁,根据摩斯码频率,很快翻译出来,有人进入办公室汇报道:

“社长,议员,孙理事,船来了。”

“走。”

一行人风风火火的出了办公室,直奔码头走去。

站在港口,偷渡的渔船越来越近,他们每个人的心情都是焦躁不已。

可就在这个时候,队伍中有一个守卫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他站在所有人的正中间喊道:

“喂,我能说句话吗?”

所有人侧目看去,大部分人都不明白,这个华夏的手下究竟要干嘛,但是当孙理事看见李乐天之后,他惊讶的指着乐天喊道:

“你妈,李乐天!”

下一刻,所有人震惊不已,韩国人完全乱了,队伍也没了秩序,传说中的李乐天,居然亲自到来,天哪天哪,大脑宕机了有不有。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