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49章 行动派

第1049章 行动派


                “这我可不知道。”他点了48万韩元交给乐天,然后东张西望的快速离开。

乐天明白,刚刚自己问的事,貌似让这小子还怕了,这孙子指不定回头就报警了呢,不能多想,急忙消失在深巷中。

回到农贸市场,找到店铺交了钱买了衣服,直接在更衣间换上,这下可暖和多了,不用再受冻。

出了这家店铺,买了一个黑色的毛线帽子,又买了一双皮手套,这下装备就齐全了,下一个地点,就是先找个地方住下来。

韩国大街小巷到处可见汉字,用心辨认能翻译一些,再加上乐天对韩国字也熟悉一点,很快的就找到了一家便宜的旅馆。

房间小的可怜,没有床,是地铺地热,架子上有电视,墙上有镜子,还算价钱便宜,乐天交了房费进屋坐下,打开电视躺在地上,看着天花板开始思考下一步怎么做。

突然之间,听见新闻台的播报,乐天侧头看去,只见新闻中的采访女记者,说了一堆稀里哗啦的韩语,大部分内容是,昨夜大火把昌河医院给烧了,通过消防队员透露,这家医院发现了很多没有内脏的尸体。

然后是有关责任人发表声明,称这些尸体都是器-官捐赠者,他们早在大火之前就死了。

乐天当下来了兴趣,器-官捐赠者,放屁,这个年代哪有那么多人捐赠器-官,这一定是倒卖人体器-官的窝点。

乐天急忙拿起纸笔记录了相关信息,这时脑海里才逐渐了产生寻找计划。

……

富豪别墅群,议员匆匆推门进来,其他人毕恭毕敬的站着,不管是男人女人,都低着头不敢说话。

议员进屋先换了鞋,“社长怎么样了?”

有女眷低头应答,“情绪很不稳定。”

议员匆匆上楼,走到门口时敲了敲门,里面的护士开了门,议员对他们摆摆手,“都出去。”

私人护士和医生们急急忙忙出去,议员毕恭毕敬的走到床前,低着头跪下,“社长,我真的很抱歉。”

躺在床上的是一个病态的老者,他瞟了议员一眼,喘着粗气说道:“我不想知道过程,我只要结果,这么点小事你都办不好,当初我怎么就培养你上位了呢。”

“真的很抱歉,我在尽量找寻合适的肾脏。”

“医院是谁做的,是不是反对我的那些人?”

“貌似不是,好像是华夏人做的。”

“给我,给我弄死他们。”

“社长。”

“出去!”老者咳嗽两声,外面的医生们匆匆忙忙尽量照顾着,又是打针又是吸氧,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议员拉着金百川走出门,冷声质问道:“社长的病情怎么样?”

金百川曾经参加过三国医学研讨会,是韩国代表队的一员,现在功成身就,分派来照顾退休老领导,之前还好说,可是这位病入膏肓,金百川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社长的肾衰竭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再没有合适的肾源,恐怕他挺不过这个星期。”

议员叹了一口气,摆摆手下楼了,与其他几个人聊了几句后,这才告辞离开,出门就打电话,联系黑帮的首脑人物。

“跟黑哥集团的计划不能变,肾脏还需要他们寻找。”

“可是……”

“没有可是,跟他们地下合作,把主要人物都藏起来,不要让华夏人知道就好。”

“明白。”

挂了电话,议员更加揪心,自己的靠山要倒了,他能不能在议会站住脚,完全要听老社长的最后遗言呢,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出差错了。

……

乐天是个行动派,有了思路就打算出去逛逛,韩国本身也不大,坐地铁一夜时间能跑全国,哪到哪都方便。

乐天出门,他打算偷一辆车,有车好办事嘛。

这韩国大街小巷都是现代,很少看见其他国家的车,没办法,就偷一辆现代轿车,先找了一根细铁丝,路旁就有,物色一辆车靠着车门,把铁丝从缝隙中伸进去,然后把门撬开。

上车后,把操作盘钥匙孔旁边的锁盒子打开,把里面的电线分出来,掐头去尾,找到合适的两根线,对接相碰,车子发生鸣叫,一会就启动了。

乐天开车准备去码头,路上路过一个酒吧区域,形形色色的什么人都有,男人喝多了,头上绑着领带,勾肩搭背的一起唱歌,还有的在路上狂吐的,还有扛着女伴的。

“诶,不对。”就在乐天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发现不对劲,扛着女伴的这几个人,其中有个帅哥乐天见过,是今天机场上见到的男子。

而他们身上扛着的女人,貌似是国内同班机来的两个漂亮女人。

此刻两个女人也不知道是被灌醉了,还是被下了药,总之是不省人事了。

“这出门在外的,就不知道小心点,真服了。”

乐天缓缓把车停在路边,他想看这帮人要把人送去什么地方,如果是宾馆酒店,乐天也不打算管,毕竟年轻人都喜欢疯,约炮啥的都是你情我愿,乐天犯不着搀和他们的破事。

但如果……这几个男人图谋不轨,真如乐天所料,他们就是人口贩卖组织的人,正愁睡觉就有人送枕头,这不正好吗。

那辆车发动了,乐天开车紧跟其后,这辆车在市区里七拐八绕的,最终停在了一处幽静的居民区。

乐天为了避免穿帮开车过去,几个男人拉着女人出来,看样子像是要送到旅店里。

这下乐天纠结了,这是一家情-人旅店,他是去看看呢,还是自己办自己的事呢。纠结再三,还是觉得华夏人应该帮华夏人一把,总不能让棒子给欺负了。

把车停在路口停车位处,然后下车躲在墙角处,几个男人见路上清静了,这才指挥同伙把人抗出来。

几个男人的动作很利索,但却把帅哥给撇在外面,在这几个人面前,帅哥的气场简直比跟班还不如,让人拍着肩膀指手画脚,十足的小弟范。

再看其他几个男人,看样子就不是正经人,估计是要把人抓走给迷了。

男人们进了街边旅店,帅哥被赶走了,当路上没人之后,帅哥对着空气发泄着,嘴里一个劲的絮叨,这个西八,那个西八的,明显是不满的意思吗。

就在他刚过了拐角的时候,乐天一把掐住他的脖子,直接把他按住,然后拖进了巷子内。

帅气男子还不服呢,各种挣扎要打架的意思,乐天一脚把他踹到,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胖揍,这位帅哥老实了,鼻子塌了,下巴歪了,感情这帅气的长相都是人工后天合成的。

他跪在地上抱着头,一个劲的求饶,乐天在垃圾桶里捡起一根灯管,指着男人问道:“说,那两个华夏女人他们要怎么处置?”

“上上了,轮,然后卖了!”

“沃草泥马!”乐天愤怒之下直接抡起灯管,劈头盖脸的就打。

“碰”

灯管碎了,碎玻璃插了他半边脸,在他痛哭哀嚎的时候,乐天对着他这顿拳打脚踢,直到把他打昏迷为止,乐天认为就这位韩国帅哥,从此以后不管是怎么整容,他都注定是一张丑脸了,这才把烂泥的他丢下,直奔旅店跑去。

酒店门廊里有个大娘正在看着韩剧,手里拿着一桶拉面,正秃噜的吃着,乐天冲进来直接上楼,大娘都没反应过来,急忙探出头看一眼,可是只听见上楼的脚步声,啥也没看见,她没在意,继续秃噜着拉面,继续看她的韩剧。

韩国的这种旅店,大约都是一二层,乐天直奔二楼跑了上去,其他房间还比较安静,只有一个房间有男人的淫-笑声。

乐天走到门口,一脚把门踹开,只见几个男人正光着膀子,准备拍视频,幸好及时,两个女孩子虽然昏迷不醒,但衣服完好,这是还没来得及。

他们一屋子三个人愣了片刻,一个男子愤怒的叫骂道:“呀!干什么的?管你屁事。”

乐天根本不解释,直接开打,一拳把这人的鼻梁子打塌了,然后对着其他人左右开弓,把人都打倒在地,一个接着一个的暴打。

这几个人知道打不过,有一个想跳窗户逃跑,可是被乐天一把拉着脖子给拽了进来,照着他的肚子狂踹狂踩。

把三个人打服了,乐天直接把他们三个从楼上丢了下去,这把他们摔的,七晕八素的也够呛了。

乐天这才出去把门关上,看着还是昏迷不醒的两个女人,乐天无力的摇摇头,从窗户飞身跳了下去,在大街上又把三人狂殴一遍,路上虽然还有人,也有车经过,可是根本没人敢停留,就算有情侣本想过来开房,一见这架势也都掉头就跑。

几分钟过后,乐天打累了,让他们三跪成一排,手抱着脑袋挨个询问。

“说,你们打算把她俩卖到哪?”

三个人面面相视,其中一个摇头不让同伙说,可是乐天拎着他的头发,使劲的撞身后的车,直到把车撞的凹进去一大块,他也是吐血昏迷不行了。

乐天再次转头看向另外两个人,冷声问道:“想要这个下场吗?”

“不不。”两人急忙摆手,抢着说道:“黄金会所。”

乐天让两个人上车指路,乐天要去这个黄金会所看看,开车的时候可把这两位给吓坏了,要知道乐天可是压着那个同伙的身体把车开走的,这可是不折不扣的杀人啊。

瞬间,他俩的内心防线,完全崩溃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