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41章 人间惨案

第1041章 人间惨案


                于涛的想法很简单,趁这件事爆发,国家把重点调查都放在倒卖人口的犯罪集团上,还没有空暇关注始作俑者李乐天的时候,大家齐心协力把李乐天引起事端给盖住。

这样欲盖弥彰的布局,能帮助李乐天脱罪,不管能不能行,李乐天都是站在正义的立场,这样国家就算追查,也不会太上纲上线。

同时双管齐下,让大家从地下势力入手,拓展发挥,一定要从旁从中,甚至提前帮李乐天把妮子救回来,绝对不能允许人贩子狗急跳墙,最终导致什么后果,那就无法预计了。

于涛下达最后行动方案,大家也都动了起来,各自分道扬镳,自己去办自己的事。

追踪李乐天到了这里,老邢和女记者只能被遣散了,毕竟他俩也知道,自己的作为实在有限,而且很多细节,大人物们也不愿意透露,全程跟着打酱油也没什么意思,回家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

话分两头,乐天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有一万头羊驼从面前奔腾而过。

刚刚到了瓮中,正准备打电话调查,结果全程警察大举出动,听说在酱油作坊发生了枪战,乐天只好暂停计划,随着警车到了案发现场,利用假警官证混进警方内部协助调查。

可是当看见死者,几乎全是枪杀,根据经验来判断,是小口径的半自动手枪所致,但枪手的枪法几乎是出神入化了,枪枪爆头,处处眉心,没有一个死者是其他位置中枪死亡。

这让警察们震惊不已,乐天也震惊坏了,因为亲眼见过窑洞的惨案,乐天很快推断,这是同一个人所为,可是这个人每次捷足先登,每次都赶在乐天面前,这是为什么呢?

“巧合,还是有预谋?”乐天低头沉思。

这个时候,当地公安局大队长过来,站在乐天身后问道:“同志,听说你是广州的刑警是吗?”

乐天冒险混进警察队伍里,使用的警官证的确是广州的警察,见有人质疑,乐天也只能继续演戏。

“是啊,你好。”

乐天大大方方的跟对方握手,他也没怀疑,问道:“你来我们这,是要办什么案子?”

乐天找个机会蹲下,以查看尸体的方式避开目光,同时心里在思索着应对方案,想了半天,还是借用老邢的身份和事件,继续胡编乱造。

“我是广州的刑警,前一段时间,我办了一起绑架案。”

“哦。这个案子我听说过,好像绑匪跑了,现在也没抓到,而且还有个笨蛋刑警被抢了枪是吗?”

乐天装出苦笑的模样,说道:“是啊,我就是被抢了枪的笨蛋。”

警察队长脸色有些尴尬,不好意思的转移话题问道:“哎,怎么只有你自己,你的其他同事呢?”

乐天知道,警察出警办案,实际上是禁止一个人私自行动,在外执行任务,最少要有两个到三个人陪同,这是为了避免非法办案,或者被贼喊捉贼的情况发生。

乐天眼睛一转有了主意,苦笑着说道:“其实,我被停薪留职了,但绑匪现在依然逍遥法外,而且我还被抢了枪,我不服,这是我从警以来最大的耻辱,我要一直追,所以我追到这里。”

乐天每一个字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听得对方是感同身受,他拍了拍乐天的肩膀,“真是,辛苦你了。”

两人都有坚定的意志,乐天看的出来,对方是被自己给骗了,为了增加力度,接着说道:“我从广州追到这里,是因为还有一个人质在他们手中,是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根据线索,这个小女孩还活着。”

“哦,是吗,哪跟这里的枪杀案有没有关系?”对方问道。

“之前,我跟着绑匪的踪迹去了窑洞,那里的贩卖人口集团,被人虐杀了,我就怀疑有关系,而根据我的线索,你们这里是瓮中的据点,这里既然发生了这么大规模的枪杀案,我怀疑,这里就是瓮中的老巢。”

“瓮中是什么意思?”

乐天深吸一口气,说道:“就是把孩子的手脚打骨折,然后圈养在缸中,等他们骨头成型后,拉到街上乞讨的集团。”

“我去,不会吧,我们这个地方治安挺不错的,不会像你说的这样。”

可就在他辩解的时候,远处几个小警察匆匆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队长,快去看看,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眼睛。”

“啥,大惊小怪的。”

这位带着疑惑的心情,跟着几个小警员来到了窖藏仓库,可是进来之后,他张目结舌的完全傻眼了。

只见这里的酱油缸,都有一个孩子的头露在外面,有的双眼被挖空,有的舌头被割掉,一目了然一共几十个之多,真是骇人听闻,触目惊心。

队长木乃的拿出电话,茫然无措的看着前方不可思议的一幕,手指却情不自禁的拨打了局长的号码。

“局长,你最好亲自来一趟,别叫新闻记者了,这要是曝光的话,会轰动全世界的,你别问了,还是亲眼来看看吧。”

乐天站在队长身后,看见这一幕眼泪都下来了,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往前走,左右的缸中都有孩子,每个孩子都是生不如死,如同麻木的行尸走肉。

乐天是个有血腥有情感的人,看见这一幕,他眼泪止不住的流,这惨无人道的环境,的确让乐天崩溃了。

当走到尽头,乐天蹲下就开始抱头痛哭,声音之大痛彻心扉。

其他警察看见这一幕,也都是含着眼泪开始救援,跟乐天说的别无二致,瓮中孩子的骨骼,的确已经畸形了。

警察茫然无措的流着泪,清点每一个孩子,计算每一口缸,很多警察也都忍不住大哭,心里承受力弱一些的已经吐了起来。

当公安局领导火急火燎的赶到现场时,看见眼前的一幕顿时呆若木鸡,片刻后急忙回头喊道:“让记者离开,通知县委,市委,省委,宣传部,把这里的发现上报,快啊。”

在场的每个警察都知道这个案子非同小可,一旦让民众知道,到时候可就坏了,现在不管如何,一定要封锁消息,禁止任何消息透露出去。

消息很快上报,县委,市委,省委都接到紧急传真通知,省委为了省里的政绩想把此时压制下去,可是县委宣传部,一下跃了无数级别上报,直接把这个案子上报给国务院。

当国务院分区办主任看见这个骇人听闻的案子后,及时报告给了秘书,秘书也不敢掩盖,上报给了秘书长,接着就是召开紧急研讨会,一位副国级领导连夜赶来当地视察工作。

可是当他看见受害者的时候,激动之下,含着眼泪把地方一顿痛骂,然后把实际情况上报给有关部门,接着就是国家宣传部大举来到地方进行妥善处理,以下基层的方式,欲盖弥彰的把真实事件掩盖下来。

但国务院引起了轩然大-波,这个案件已经触及了人性的底线,不办理这帮不法份子,不足以平民愤。

召开临时会议,商定修改贩卖人口法案,同时向全国传达最高指示,严查,彻查,国内所有贩卖人口集团,更是给全国司法机关下达了死命令,不得掉以轻心,一定要妥善处理,严格对待这次的惊天大案。

……

乐天的情绪是第二天才稍微有些平复,而其他办理这个案子的警察,可没乐天这么好的心性,他们多半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心里创伤,同时,也对这帮不法分子痛心疾首。

坐在招待所里,乐天一根一根的抽着烟,瓮中的窝点找到了,可是妮子下落不明,未来更是生死未卜,这让乐天有一种无力回天,手足无措的感觉。

下一步要怎么做,他能怎么做,怎么找女儿,她在哪?

身为一个父亲,乐天无数次的哭过,天降大祸,女儿身处险境,可是他却无能为力,此刻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没有,自己真的很没用。

乐天第n次哭了,因为伤心,他的眼圈都是红肿的,因为这段时间急于追查线索,日夜兼程的赶路,他没吃过一次饱饭,也没真正的洗过一次脸。

此时的乐天,满脸都是络腮胡,头发杂乱无章,蒙头垢面的给人一种极其颓废的感觉。

就在乐天再次默默流泪的时候,房门被人打开,地方的队长进屋,看见乐天萎靡不振的状态,也稍微有些于心不忍,走进来坐在床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对不起啊,是我们地方没用,居然才发现这种事,让你,看见这样的场景,我真的很抱歉。”

乐天突然掩面痛哭,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哽咽着,委屈,无人能理解。

“别这样,你好歹也是七尺男儿,怎么能像个娘们一样。”他说完急忙改口,说道:“虽然我也承受不了,我也哭过,但要怪就怪那帮犯罪分子,他们没有人性,他们不是人,他们是牲口,是畜生。”

乐天失声抽泣着,强忍着内心的痛苦,哽咽着说道:“你说的对,是他们,他们是畜生!”

他见乐天好多了,这才说道:“我们领导,想让你去汇报一下你的调查,也许能对我们破案有帮助。”

乐天突然站起来往外走,他抹了一把脸说道:“我不去局里,我要去海城,你想知道什么,就跟我走。”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