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38章 还是吃灰

第1038章 还是吃灰


                每按一个号码,乐天的心情就沉重一分,电话接通了,响了几声,一个男人迷迷糊糊的问道:“哪够?”

这是很浓厚的农村土话,问他是谁,乐天连忙装腔说道:“内够,听说你们手中有货噻?”

对方来了精神,“你是哪够?”

“莪是窑洞滴。 ”

“窑洞滴?”对方诧异了一下,“打错咯。”

接着对方挂了电话,乐天一想坏了,这个人一定是听说窑洞出事的消息了,艹,早知道说自己是海城的,或者说是瓮中,真笨真笨!

乐天这个自责,但这也属于关心则乱,纠结了一会,想了想还是决定再试试,拨打过去,对方还是接了电话。

“喂,我是侩妹介绍滴,跟窑洞是一套线,我在海城。”

对方安静片刻,问道:“海城太远喽,我哥不会过去的撒。”

“没事没事,我去你哪也可以。”

“你咋哪里?”

“我在……”乐天看了看周围,说道:“这是个穷山沟沟,我也不知道撒。”

“你从哪来啊?”

“我刚从窑洞出来啊,那边出了点事啊,走了水,窑被端喽,我这套急缺货撒,价够好商量嘛。”

“你能够多少撒?”

乐天稍微有些小激动,但还是压制心情,问道:“你有几够?”

“就一个女娃?”

“一够啊?”乐天心里却开心不已,“你打算多少出手嘞?”

“一够数。”

这绝逼是试探,哪有一个孩子能到一万块的,乐天虽然不懂行,但江湖价他知道,女娃最多3000。

“玩笑嘞,一够数,金娃呀?”

“不要算喽,我们打算给瓮中。”

“等等,等等。”乐天急忙说道:“急撒子嘛,5000,兄弟啊,我这套缺货,现在要补缺,你还有路子撒?”

“你要几够?”那边问。

“越多越好。”

“等哈。”然后没了声音,半晌说道:“哪你来xxx乡,我给你找个路。”

“谢谢了朋友。”

挂了电话,乐天急忙发动车子,向着xxx乡飞驰。

……

划分两头,天还没亮的时候,专机到了窑洞,大批人马下了飞机,气势涛涛的往出口赶路。

县里领导,公安领导全部出现,一个个恭维的迎了上来,于涛出面交涉,跟他们握手,打着官腔,可就在往出走的时候,公安领导一脸歉意的说道:

“刚刚发生了一件突发事请,我们真的是,很抱歉。”

于涛随口问道:“只要你别告诉我,犯人丢了就好。”

公安局长的脸色跟苦逼一样,于涛一下就看出来了,急忙问道:“真丢了?”

“是啊,就在2个小时前。”

“啊。”于涛气的长吐一口气,接着急忙向着张云芳等人方向跑去,他们几个窃窃私语交谈起来,然后气急败坏的让于涛交涉,去现场看看。

大部队连夜赶去事发地点,公安机关的刑侦把拍照,取证全部拿出来,劫警车的是一辆黑色挡牌车,根据警察描述,应该是悍马。

这就没错了,肯定是乐天干的。

这次来的人比较多,可以分开进行调查,于涛和曾温柔一路,老邢和女记者刀妹一路,张云芳负责公关,一定要把事件降到最低影响。

兵分三路,根据昨天发生的事件进行调查,老邢、女记者、刀妹带着手下来到了纵火的地方。

勘察现场的时候,这把老邢吓坏了,这么惨烈的报复凶杀,简直是绝逼的爆炸全国的案件啊。

但刀妹却不以为意,她冷声说道:“这还的确像是老板的作风,雷厉风行,不留痕迹。”

女记者现在都傻眼了,这还是他认识的李乐天吗?

现场勘查完毕,去看了尸体,法医鉴定科,女记者看了一眼就呕吐的不行了,刀妹和老刑警查看了尸体,根据法医报告,老邢给出一个疑问,李乐天有这么能打吗?

刀妹嘲笑着说道:“如果说能打的话,老板还曾经打死过世界黑拳第一人,你说他能不能打?”

老邢心里哇凉,可是总感觉不对劲,李乐天他是见过的,枯瘦如柴的有些病态了,如果这个人这么能打的话,不大可能,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其实李乐天的人马都忽略了一件事,以前李乐天的确能打,但是现在可不是以前了,李乐天昏迷了将近一年,肌肉萎缩的厉害,然后稍微有些康复,又骨折修养,虽然这段时间吴丽丽没少逼他健身,可根本没法这么快恢复以前的身手。

虽然这个凶案看似是乐天做的,但背后其实是另有高人,而且是顶级高手所为。

不管是谁做的,就因为乐天的关系,全力压制不能曝光,这也无形之中帮助了哪位高手一把。

就在上午八点多的时候,刀妹接了一个电话,所有人开车直奔国道,终于在一处山坳处,看见了于涛和曾温柔,而此时现场,除了张云芳等自己人之外,是一个系统之外的人也没带。

曾温柔出面说道:“一会不管大家看见什么,请不要紧张。”

“说,我们有心里准备。”张云芳其实都紧张的不行了。

赵急忙问道:“不会乐天出事了?”

“不是乐天,跟我来。”

一行人马被曾温柔带着走到了后备箱位置,于涛拿出一沓相片,说道:“这是我们发现的血迹。”

然后,大家看见了一张张恐怖的照片,全是鲜血,还有一块沾满鲜血的石头。

张云芳愣了片刻,急忙越过车子往前一看,“天呢?”

她惊讶的捂住了嘴,这时候其他人也反应过来,全部走到车前,结果都愣住了。

警戒线后面,一道血痕一直延长几公里,直到肉眼看不见的地方。

曾温柔走过来说道:“我们发现了绑匪的尸体,但已经无法辨认了,他身上几乎没有皮肉,只剩下森森白骨,看路上的痕迹就知道是怎么死的。”

“乐天做的?”赵质问。

“毋庸置疑。”曾温柔一耸肩。

关键时刻钱恒泽跳出来,指挥说道:“这很正常,都别看着了,快,拿水,把这条路上的血迹清除,别他妈让人发现了。”

接着,所有手下开始操作,但几个大佬却蹲在路边,或抽烟或抽泣,总之大家的心情都不好。

真像是老邢所说,乐天已经疯了,如果他再不收手的话,事情越搞越大,他们都不知道,怎么能压住了。

“怎么办?这条线又断了?”张云龙无力的说道。

刀女说道:“顺着这条路追,一定能跟上老板。”

“这条路岔路很多,你知道乐天在哪拐弯了?”钱恒泽看着手机地图回答。

这下,刀妹只能闭了嘴。

于涛及时说道:“对了,这个绑匪之前被抓过,他的东西还在,咱们回去查看一下,备不住有线索。”

“那还等什么,快回去。”

留下一帮手下清理痕迹,大佬们都开车回公安局。

正好,女记者和老邢正在分析罪证,之前还勘察了现场,根据被抓的绑匪居住环境,老邢居然在一颗槐树下,挖出了一箱子钱,这肯定是赃款没错。

大部队回来的时候,老邢急忙拿着证物说道:“这电话里有几个号码,我们查了一下最近的通话记录,很有可能是其他的绑匪。”

于涛当下拿了电话,利用国安的通讯网络调查号码使用地区,当查找完毕后,于涛兴奋的说道:“找到了,有百分之80的可能是绑匪,我打算这样,用人贩子的方式跟他们打电话,就说要买他们手中的妮子,确定他们的位置后,然后将他们一网打尽。”

“就这么办了。”

然后于涛安排人,安排电话追踪,安排一切事宜,当都妥善之后,这才准备打电话,大家聚在一旁拭目以待。

“喂,你好,听说你手中有货是吗?”

“你是哪够?”

“我是窑洞的?”

“你也要货?

“是啊,听说你有货是吗?”

可就在这时,千不该万不该,有个小警员急忙进屋说道:“郊区有情况!”

“嘘!”一屋子人出声,小警员当场就懵逼了。

但这话对方还是听见了,“条子,老子不吃你这一套。”

接着就挂了电话,这给于涛气的,指着警员骂道:“给我滚,谁让你进来的?”

警员还挺委屈的呢,“我们局长说,在城西村,发现一个被压死的女尸,还发现,一个被杀的男尸,反正是我们局长让我告诉你们的。”

“滚。”

于涛气的直接把手机砸在小警员身上,直接把他打跑了。

……

话分两头,警察打完电话后,绑匪这边也谨慎起来,虽然第二次电话打得一听就知道不对,但是第一个也很有问题,现在很不好弄,虽然双方就要见面了,但现在是非常时期,尽量以谨慎为主。

然后,一个绑匪出了一个主意,“不管这个是不是真的行家,先把他骗过来,然后把他做了,黑吃黑。”

“这么做不地道?”

“啥不地道的,反正窑洞这条线垮了,以后也只剩下瓮中和海城,他不是说,从海城来的吗,距离咱们这么远,管他是谁呢,没人知道。”

“可以哟。”

几个人当下商量可以,然后,一个人带着妮子去瓮中,另外两个去跟乐天见面,打算来一次黑吃黑。

而此时,距离见面也只剩下不到1个小时时间。

温馨提示:下章有些血腥暴力,胆小者可以跳过勿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