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37章 追踪虐杀

第1037章 追踪虐杀


                自从国安接手绑架案以来,于涛事事亲力亲为,各种远程指挥办案,当老邢说出窑洞这个地区后,于涛当下打电话当地警方,把绑架案嫌疑人这般如此一说,让地方警察高度重视,并且严密观察最近的恶斗事件。

正好,于涛刚刚交代完毕,没过两个小时,大家刚刚坐在飞机上,于涛就接到窑洞地区的局长电话,说发生了一起严重的杀人纵火事件,根据调查,死者都是目前在警方监控之中的贩人口集团重要人物。

这个消息一说,于涛顿时紧张起来,告知当地警方,先把办案方向放在寻找绑架嫌疑人身上,这很有可能是黑涩会的内部斗争,言辞犀利的告诉警方,让两方狗咬狗,他们只负责绑匪的案子。

所以纵火现场,一个有威慑力的领导都没在场,而是带着精英领导班子,开设重案组,调查外来人口行踪。

在全市公安民警的配合下,终于找到了一条线索,当下布控抓人,但落网的只有一个。

再次上报给国安于涛,于涛欣喜若狂,终于赶在乐天之前了,说道:“把人严密的看管起来,不要审理,不要节外生枝,等着他们到来。”

飞机上的气氛很压抑,于涛把窑洞地区发生的事件一说,大家都没话了,乐天为了这个女儿,居然跟贩人口火拼,最终虐杀了18个人,也不知道他找到妮子没有,更加不知道,乐天受伤了没有。

飞机还要几个小时到达窑洞地区,大家的心情焦躁不已,可是他们现在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

公安机关抓捕一个涉嫌绑架的犯罪嫌疑人,局长有令,不审不问,直接把嫌疑人送去郊区看守所。

两辆警车开动,红蓝闪烁着,警察们押送这形骸不羁的嫌疑人坐进车里,然后缓慢开动,向着深交看守所开去。

就在警车前进不久,乐天缓缓地开动了悍马,悄无声息的跟在警车后面。

虽然现在是深夜,但是乐天知道警车的目的地,如果这个人被关进看守所,到时候再进去逼供可就不大可能了,所以乐天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抢警车。

行事不容乐天多想,前方已经进入郊区路段,路上人迹罕至,很少有车出现,现在是最佳时机,不能耽误。

乐天一脚油门踩到底,急速飞驰快速靠近后面的警车。

这段盘山路七拐八绕,可以说是山路十八弯。

就在乐天飞驰开过去的时候,前方打了一下双闪,然后就要给乐天让路。

可是乐天根本就不是为了赶路,而是为了劫车的好嘛。

悍马快速靠近,一下怼在了警车的尾部,继续猛轰油门,不得不说悍马的马力,怼着警车硬生生撞在盘山路上。

第一辆警车报废了,前面的警车也停了下了,可是悍马一转方向盘,横着撞在了这辆警车上,推着他到了路旁悬崖,幸好乐天刹车及时,警车这才半悬空的状态下停稳。

车内的警察吓坏了,此刻他们不敢乱动,悍马车头灯晃得眼睛睁不开,但只看见一个人影下来,先看看半悬空的警车内部,然后向着撞山的警车走去。

警察们七晕八素的开门出来,只看见一个带着口罩的男子走了过来,接着一个个的把他们打晕。

乐天再次打开车门,终于看见了绑匪,在车祸发生的时候,他被夹在中间,目前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剧烈的撞击让他意识不够清晰。

乐天拎着他的衣领子把他拽下来,接着拖进悍马里,然后发动倒车,扬长而去。

驾驶位的警察直勾勾的看着有人把嫌疑人劫走,这个气啊,可是他们还没有办法,勉强的从警车里爬出来,但因为失衡,警车差点就掉下去了,驾驶位的警察和副驾驶位的警察急忙按着车头,让后排座的警察出来,这才松手,然而警车还是掉下了悬崖。

“这他妈是谁啊?”

“不知道,快报告。”

……

乐天开着车往反方向跑,车内的劫匪渐渐的也恢复神智,迷迷糊糊的知道自己被人救了,笑呵呵的说道:

“这位朋友,混哪里的?挺有尿的,警车都敢劫。”

乐天没搭理他,快速开向国道,逃离危险地带,当到达一片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乐天刹车停住,开门下车。

绑匪还有些蒙圈呢,“哎,怎么不走了?”

乐天打开后驾驶坐车门,一把抓住他的领子就拽了下来,“下来。”

把绑匪摔在地上,他也反应过来,感情这位跟他不是一路的,也根本不是什么朋友。

“你知道我是谁不?”

他还想叫嚣,哪知道乐天一拳打在他小腹上,疼的他当场就佝偻起来。

乐天按着他的头发,让他跪在自己面前,冷声问道:“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他咬牙切齿的回答,然后嬉笑的问道:“我踩你尾巴了,还是抱你家孩子跳井了?”

乐天照着他的脸又打了几拳,这把绑匪打的,他是有心反抗,但是带着,根本就不是乐天的对手嘛。

第次倒在地上,他吐了一口血水,没好气的说道:“兄弟,让我死个明白,我栽在谁手上了。”

乐天蹲下,冷冷的说道:“你绑架的孩子中,有一个是我女儿,现在,她在哪?”

“呵呵,哈哈哈哈……”他由冷笑转为大笑,乐天忍不了了,对着他的脸就是猛打,一拳一拳,打得这人直喷血。

“说,她在哪,你的同伙呢?”

他这还笑呢,一边吐血一边说道:“呃,放心,你女儿还死不了,但下场绝对好不了,呵呵,保证比我惨。”

乐天气急败坏的吼道:“她在哪?你们打算怎么处理她?”

“本来,我们想把她到窑洞,当童养媳,可是,这帮人贩子不收,咳咳,没办法了,我兄弟说,就要把她给,瓮中,你知道什么是瓮中吗,啊?”

乐天惊呆了,他当然知道什么事瓮中,就是趁孩子骨头没长好,把孩子的四肢打残,装在瓮缸里养着,直到骨骼定型后,拉出去要饭,这就是黑话里所谓的瓮中。

乐天愣神的时候,绑匪呵呵的笑着,说道:“看来你知道,呵呵,不错,运气好,如果你家闺女听话的话,也许能留住一双眼睛,留住舌头,哦对了,现在眼角膜很值钱,我怀疑,你女儿只能留住舌头,她肯定变成瞎子,哈哈哈。”

乐天忍不下去了,“我杀了你。”

转头寻找一圈,见地上有个石头,捡起来照着绑匪的身上就砸,一下,两下,三下,无数下……

绑匪开始还嘴硬,可是每砸一下都是粉碎性骨折,再坚强的汉子也挺不住啊,几下过后他就反抗起来,可是这更加刺激乐天的兽-性,继续砸,身上每一个骨骼,任何地方都不放过。

直到这人身上每一块完整的骨头了,乐天还在砸呢,看着地上犹如死狗的绑匪,乐天掂量着石头,冷眼看着他:“现在,该砸头了。”

“给我个痛快的。”

乐天刚要砸,听见绑匪这么说,乐天突然不砸了,“你想要痛快的,做梦!”

打开后备箱,拿出一个绳子,捆在绑匪的腿上,另一端拴在车上,接着乐天就要上车发动,这下绑匪吓坏了,急忙求饶道:

“兄弟,等等,等等,我有事没说,饶我一命啊。”

乐天降下车窗,冷冷的说道:“有话快说。”

“我的钱藏起来了,告诉你,能饶我一命吗?”

乐天用发车打火的声音回答这个问题,绑匪吓坏了,急忙说道:“我知道他们的电话,我同伙的方式,别杀我,我这就告诉你。”

乐天发动车子,绑匪的身体一点点被拖拽,沙石地面与肌肉摩擦,这种酸爽的疼无人能懂。

“我说,我都告诉你,别杀我,快停下,停车。”

乐天想了想还是刹车停下,绑匪急忙说了3个电话号码,乐天冷声问道:“确定吗?”

“我非常确定,虽然他们经常换手机号,但是这几个号码是不换的。”

“还有什么想说的?”乐天又问。

“我们分道扬镳了,其中一个打算回家去看他老娘,他家住在xx县xx乡,他们可能先去他家,然后才去孩子。”

乐天闭上眼睛,确认电话号码,和地址都记住了,然后这才拿着刀下车,冷冷的看着绑匪。

“我的钱,藏在我住的地方,那有个槐树……你啊……”

乐天掰开他的嘴,喃喃道:“你太吵了,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接着,乐天揪着绑匪的舌头,一刀一刀的切割,直到舌头被切了下来,乐天这才再次上车,发动,用绑匪的身体,拖出了一条长达两公里的血痕,直到绳子脱落的时候,绑匪的身体已经被摩擦的只剩下了白骨,而他的死状,也是骇人听闻,惨目忍睹。

乐天自始至终也没有停车,车速极快,因为他心里很着急,妮子要被给瓮中,这个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如果乐天晚了任何一步,那可真就后悔终身了。

天亮了,乐天下车放水,拿着电话思考起来,这个电话要怎么打,如何打,打过去跟对方怎么说,想了想,纠结再三,乐天打算装贩人口的人,只有这样也许能拖几天时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