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33章 疯狂的父亲

第1033章 疯狂的父亲


                这几天社会是相当不太平,但是民众并不知道,因为电视台的所有新闻都被娱乐新闻覆盖了,比如,韩紫萱与某个富二代在饭店里亲亲喔喔,举止暧昧。

比如,某个已婚明星被爆出-轨,或者是某个当红艺人,要在某某地开演唱会,门票被炒作天价云云,总之,社会新闻页面上,已经被这些娱乐新闻铺天盖地的覆盖了。

平头老百姓不知道内幕还罢了,可是公安机关更加懵逼,前几天还被设为重点通缉犯,发现即可当场击毙的李乐天,居然撤销了通缉令,而他的案子竟然被国安收走了,而且禁止当地警方的任何调查。

这个现象可谓非常怪,但当地警方更加无奈的是还有很多,监狱暴-动两起杀人案,本应严查处理的,可是案例递交上去,上面随便一句,“没多大的事,结案吧”,这就完事了。

涉案人连审都不审,就这么过去了,没办法,翻篇不管了,管珠宝行盗窃案总行吧。

不得不说啊,这帮小偷简直是太神了,真可以当做绝世神偷对待了。

根据现场警察取证,被盗店铺内,只要是跟珠宝有关的东西,是一样没放过,全部被盗走,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事一点线索也没留下,店内监控,街道监控居然全被洗白,一点罪证都没留下。

奸商老板当场就疯了,说来也怪,这位奸商老板前一天还被人整蛊绑架,丢在了人最繁华的时尚广场,这个案子一看就是打击报复行为,但没有任何线索可查,警方也是一个头两个大。

奸商家属找到记者曝光,记者跟踪拍摄,准备第二天的报道,可是这个新闻当天晚上就被台里领导给扣下了,任何的新闻都不让曝光,记者们也无奈,谁让官大一级压死人呢。

巧合就巧合在这里,参与采访的是李乐天认识的女记者,这段时间她事事不顺心,接连几个报道不是被截胡就是被扣押,当下,她想起了一个同病相怜的人,前段时间被通缉的李乐天。

虽然她有心无力,但是也想为李乐天讨个公道,正好趁今天失落,就提前下班去找吴丽丽聊聊李乐天的事。

买了一些水果来到欧洲花园,进入吴丽丽的家门,吴丽丽显得有些颓废,两人相敬如宾的坐下闲聊,但吴丽丽只字不提李乐天,这让女记者很无奈。

无聊的时候打开电视,新闻台播报的都是娱乐大爆炸新闻,女记者没话找话的说道:“你说说现在的新闻报道,一点民生没有,全是娱乐新闻,真是越来越恶心了。”

“正常,如果你知道他们的能量,你就会发现,他们的世界根本就不是咱们小人物能理解的。”

女记者心思缜密,急忙问道:“你说的他们,指的是谁?”

吴丽丽微微一笑没说什么,女记者又问道:“不说也行,我开门见山吧,我想为李乐天开罪,你能不能跟我说一些他的事情,他有没有联系你?”

“别问了,李乐天不是普通人,他的世界你管不了。”

“什么话这是,我是为了他好。”女记者当场就不满了。

“为了他好,就不要管他,你没发现警察都不查了吗?”

“你什么意思?”

吴丽丽觉得自己说多了,站起来说道:“我累了,你走吧。”

就这样,女记者被扫地出门,她感觉有些不对,但是不管怎么敲门,吴丽丽就是拒不开门。

女记者在社会也有关系网,她顺清思路,直接找到被抢枪的开除刑警,女记者来家拜访,两人在家里聊了。

不得不说,这个家很普通,老婆哄着3岁大的女儿,家里乱哄哄的到处都是玩具,屋里还有一股怪味,茶几上到处都是招聘报纸,上面有刑警圈好打叉的排除工作。

老邢端来一杯水,女记者笑呵呵的接过来,拿出记录本准备采访。

“邢队长,你知道李乐天的案子后续情况吗?”

“别叫我邢队长,我已经被警队开除了。”老邢有点失落,但还是装出淡定的说道:“这个案子很复杂,我听说,通缉令已经取消了。”

“哦,一般什么情况下,通缉令才能被取消?”女记者问。

“李乐天被抓,或者被击毙的情况下。”

“不会吧。”女记者如遭雷击。

“不过这个案子很奇怪,我听说被国安收走了,地方警察不能参与,你放心,现在李乐天没有落网。”

女记者飞快的记录着,然后问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难道你们警察也无法参与调查吗?”

“嗯,首都领导的意思,我听局长说,李乐天的背景很厉害。”

“有多厉害?”

老邢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下去,而是转移话题说道:“我也算是罪有应得,当初在办理绑架案的时候,我太相信自己的直觉了,李乐天的确给人感觉很奇怪,所以我才误以为他是绑匪之一的。”

“是什么样的直觉,能详细说一下嘛?”

“李乐天操作监控,全世界也没人能做的他那么娴熟,就好像几万次设计好了一样,再加上他的判断,分析,完全就是有提前布局的感觉。”老刑警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从警这么多年,什么样的警察我都见过,可是像李乐天这么心思缜密,而且还能处变不惊的判定犯罪过程,我认为,只有犯罪者提前布局,没人能做到。”

“可是,事实证明你错了。”

“是啊。”老邢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冲冠一怒抢了枪,然后杀了学校的后勤主任,只身一人把8名保安都打残废了,还有一个门卫大爷是双腿残疾,真是心狠手辣啊,这的确符合疯狂父亲的心里表现。”

“啊,他杀人了,这些为什么没有报道?”

“这才哪到哪?”老邢笑了笑,可刚要说话,屋里的老婆突然说道:“小点声,孩子睡觉呢,你不上班,我明天还要上班呢。”

老邢队长苦笑了一下,压低声音说道:“我打听到的消息是,截止现在,他杀了4个人。”

“四个?”女记者张目结舌。

“招收黄毛并且收受贿赂的后勤主任,黄毛的亲爹,黄毛,和她的女朋友,听说他俩死在五星级酒店,死状极其凶残,黄毛身上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她女朋友也是被折磨致死。”

女记者吓得手中的笔掉在地上,张目结舌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反应半晌问道:“他犯下这个案子,能救他吗?”

“不好说,现在警察已经不管了,他归国安处置。”

女记者心灰意冷,扶着额头有些举足无措,半晌才问道:“你觉得,他下一步会去哪?”

“绑匪去哪他就会去哪,不过……”老邢顿了顿,压低声音说道:“不过我有个怀疑,他这人思维灵活,能找到这么多线索,肯定知道交款时的所有内幕情报,所以我怀疑,他肯定找过王总,嗯,我敢打包票。”

“没玩了,能不能明天再说,几点了?”屋里的婆娘又喊了一嗓子,接着屋里的孩子哭了起来。

女记者也没法留下了,出门的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拉着老邢出门说道:“你在找工作吧?”

“是啊,被组织开除了,当然要……”

“这样。”女记者都不给他说完的机会,从兜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说道:“这里有两万块,我雇你当私人侦探,帮我继续调查怎么样?”

老邢懵逼了,看了看银行卡问道:“为什么?”

“我想救他,我不想他继续在犯罪的路上继续走下去。”

“好,我接了。”老邢当下就答应了,“正好,我也不想他越来越疯狂。”

两人约定,第二天一早,去王总家别墅深入调查。

……

深夜里,李乐天开车到了周边的一个农村,车子停下,他看着周围一片民房,这里是黄毛给他的线索,说回去前,黄毛就跟其他4个人藏在这里。

白天的时候乐天在村里打听过,其中一个平方里的确住着外来的四个人,不过好像早就走了。

乐天监视了一个白天,确认没有动静后,晚上乐天打算进去查看一番。

拿着手电、手枪,开门下车,翻身进入平房区,撬锁进去,里面杂乱无章,到处都是旧报纸和馊掉的的饭盒。

乐天拿着手电照了一圈,有床铺,有后屋,乐天进去,凭借地上的灰尘能还原场景,在一个角落中,有麻袋或者是布料挪动的痕迹。

乐天闭上眼睛分析现场,妮子蜷缩在角落中,被人捆绑手脚,有绑匪进来,拎着妮子出去,在门口的时候,和其他几个人把妮子放在后备箱里。

乐天蹲下看了看车痕轮胎印,根据土质松软程度,这是一辆轿车,乐天站了起来,不知道他们走多久了,现在追能不能来得及,可是他们走的是那个方向呢?

乐天思索着回到屋里,他想查看一下,有没有漏掉的痕迹,特别是绑匪停留的地方,脚印,凭借这些分辨出穿多大的鞋子,什么牌子。

乐天把这一切印在脑海里,要离开的时候,但还是去了里屋,想最后看一眼妮子停留的地方。

进入里屋拿着手电照射,突然在墙壁上,发现了一个浅浅的手指甲抠出来的痕迹。

仔细观察,是两个字母,侧头分辨,y,d。

乐天开始分析,妮子刚刚入学,很多字不会写,也许这是字母,结合黄毛的情报,最终得出结果,窑洞。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