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34章 限制人身自由

第1034章 限制人身自由


                次日清晨,女记者与老邢见面上车,直奔高尚别墅群,到了王总的家门口,这里站满了黑衣保镖,院子里也全是车,看样子还有灵堂,只不过好像孩子已经出殡了,只是灵堂还没拆掉。

两人刚要进入院子,就被门口的黑衣人给拦住了,老邢说出了自己警察的身份,但是并没有出示警官证,黑衣人一丝不苟,根本不鸟他这一壶。

“那你帮我么通报一下总可以吧?”

黑衣人目不斜视,还是一副不搭理的状态。

女记者和老邢无奈了,站在门口东张西望着,院子里有很多豪车,看样子家里来了不少大人物,只是不知道他们在谈什么呢。

别墅内,王总和王夫人毕恭毕敬的站着,其他客人却冷寂的坐了一圈,他们面色阴冷,一脸的责备神色,都是钱恒泽与张云芳的骨干人马。

钱恒泽带着怒意,阴冷的说道:“这么说,天哥给你跪下了?”

王总吓得满身是汗,急忙下跪说道:“我真的不知道他是,他是李老板,我只以为他是一个小人物,是我不对,是我不对。”

他一边说一边抽打自己的嘴巴子。

哪知道钱恒泽愤怒的起身,突然一脚把王总踹到,然后拔出身上的手枪直指王总,怒道:“天哥给你跪下,你还把他赶走了,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就在钱恒泽即将勾动扳机的时候,张云芳一把按住枪身,冷声说道:“乐天失忆了,他们都不知道,不知者不怪。”

听张云芳这么说,钱恒泽这才稍微平息了一下怒气,把枪收了起来,但还是一脸怒气的表情。

王夫人颤颤巍巍的说道:“你们说的,天哥,他之后来过,说是要杀了那帮绑匪,拿走了警察的监听设备。”

“还有吗?”

“对了,他开着我的车。”王总抢着说。

“什么车?”张云芳急忙问。

“悍马,车牌是xxxx。”

张云芳和钱恒泽对视一眼,两人点点头就要往外走,王总急忙站起来,陪在身后卑躬屈膝的跟着。

出了别墅门,有保镖过来通报,说门口有警察来访,张云芳看了一眼,冷声对王总说:“如果你敢透露半个字,我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我明白,明白。”

一行人上了自己的豪车,开出去之前,张云芳故意看了一眼老邢,在车内吩咐道:“查一下这个警察。”

就这样,整个别墅的人都离开了,黑衣人什么的一个都没留下。

这一走,女记者和老邢这才反应过来,这排场,全是他们的保镖,刚刚这伙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没人阻拦了,两人进入别墅,老邢从警多年,养成了一些职业病,一进入院子就开始观察,直到站在王总面前,他说道:

“抱歉,今天来找你,是想了解一些情况。”

王总在张云芳等人面前抬不起头,但是在老邢面前还是高高在上,也不说话,带着两人进入客厅,王夫人坐在沙发上摸着眼泪,老邢看见王夫人还有些尴尬,上前鞠躬说道:

“夫人,节哀顺变。”

哪知道王夫人更加伤心,眼泪根本止不住。

王总坐在妻子身边,冷声问道:“说吧,来找我了解什么事。”

老邢坐在沙发上说道:“我想问一下,李乐天,对,就是另一个孩子的家长,他这几天有没有来过?”

“我不知道。”

王总这么回答,老邢顿时心生疑惑,如果没来过就说没有,不知道是什么意思,欲盖弥彰。

女记者没有这么高明的心思,说道:“是这样的,这段时间,另一个孩子的家长李乐天,抢了警察的枪,截止现在他已经杀了4个人,我们想劝他回头是岸,你有什么线索能提供一下吗?”

王夫人听见这句话,抹了一把眼泪说道:“这些恶人罪有应得,死有余辜,有人帮我们杀了他们,我们高兴还来不及呢。”

王总急忙拉着妻子不让她继续说,然后对着老邢说道:“我们什么也不知道,麻烦你们出去,我妻子这段时间很伤心,请不要再刺激我们。”

无奈,又被扫地出门,不过出了别墅的时候,大门紧闭,老邢没有往院子外走,而是看着车棚疑惑不已。

女记者有些心灰意冷,她一跺脚说道:“怎么这样。”

“跟我来。”

老邢还是相信了自己的直觉,往车棚方向走去,女记者急忙跟上,问道:“怎么了?”

老邢说,“你看,这车棚里的车,你觉得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女记者看了一眼,说道:“都是豪车,有钱人才买的起,没什么奇怪的呀?”

老邢冷笑,站在一个奔驰罩布下面,说道:“这里的车都是豪车没错,可唯独这辆车被罩住,再说了,奔驰在那边,为什么偏偏罩住这辆车。”

老邢说完,一下掀开罩布,一辆现代纳瑞出现在这里。

“天呢,在这。”女记者张目结舌的说道:“这就是乐天开走的那辆车。”

老邢不说破,拉着女记者出门,上了自己的车这才说道:“李乐天之前肯定来过,而且跟王总有什么交易,我猜测,应该是王总利用了李乐天的报仇心里,雇佣怂恿他去杀人报仇。”

“这么,说,李乐天背后有王总在安排,所以警察找不到乐天的踪迹。”

“嗯,可以这么说。”

就在两人开车上路的时候,刚刚出了富人区的拐角,从四周突然杀出几辆车,从前后左右一下就把这辆车给撞熄火了,老邢和女记者两人,此刻都有些晕头转向的。

然而,迷迷糊糊间,刚刚出现在王总别墅的那些黑衣人纷纷出现,把老邢和女记者给拉出车里,然后就要丢在后备箱里带走。

老邢好歹也是刑警队长,反应力也是极强,他猛打精神就要反抗,与这些黑衣人撕把起来,可下一刻,后脑受到重击,他就昏迷不醒了。

当老邢再次苏醒的时候,他被绑在一个仓库中,周围漆黑一片,女记者也被五花大绑的丢在身边。

老邢挣扎了一下,可接着周围出现几个黑衣人,还有一个带着墨镜的女人,她很高傲的看着老邢,脸上带着无尽的冷漠。

“根据国家治安法,绑架,限制他人自由会被判处……”

老邢刚要用刑法威慑,就被一个人过来堵住了嘴,然后那个女人走过来蹲下,直勾勾的看着老邢说道:

“你就是被抢了枪的刑警?”

老邢眼珠子乱转,一时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是还是不是,点头或者摇头。”

老邢还是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要找天哥的线索?报仇,还是一雪前耻?”女人又问。

老邢脑袋急速分析着,这个女人称李乐天是天哥,这就有点让他蒙圈了。

“刀姐问你话呢!”旁边一个黑衣人一脚踹在老邢身上,疼得他身体都佝偻起来。

之间被称之为刀姐的女人,抬抬手阻止了黑衣人的行为,然后拿下了老邢的堵嘴布。

老邢脑海里飞快分析着女人的身份,刀姐,刀姐,刀姐,江湖上有这个地位的,也只有半年前,澳岛的赌场老大刀哥,被人尸首分家后,这才上位了一个叫刀姐的人,继承了刀哥的江湖地位,难道就是她?

老邢思考的时候,刀姐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老邢的脸,冷冷的说道:“说实话,要不是云姐不让,我现在就想杀了你。”

云姐是谁?老邢在飞速思考着,但嘴上却说道:“你抓错人了吧,我没有恶意。”

“李乐天是抢了你的枪跑的吧?”

“是。”

“这就没错了,你今天去找王总,是不是调查李乐天?”

“是。”

“那就没错,说为什么追查他?”刀姐突然从身上拿出一把匕首,直接架在老邢的脖子上。

老邢还是没反应过来,愣愣的有些不知所措,更加不知道怎么回答。

可就在这时,女记者也悠悠的醒了过来,但看见眼前的这一幕,她下意识的就傻了。

“你你们,干嘛,救命啊,杀人了。”

“闭嘴。”

刀姐在江湖上是一个非常狠辣的角色,抬手一巴掌就把女记者打熄火了,冷眼看着她说道:“再敢喊一句,我就在你漂亮的脸蛋上划几刀。”

女记者委屈的闭了嘴,在一旁默默地流着泪,不敢吭声。

老邢急忙说道:“你肯定是误会了,我找李乐天,只不过想弥补我的错误,我之前断案的时候犯了错,导致李乐天误入歧途,我想弥补。”

就在这时,深处的黑暗中悠悠的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弥补什么,你能弥补什么,错就是错了,你也被公安开除了,这件事以后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别给自己找不自在。”

“我们只是想帮忙。”女记者流着泪说道:“我认识李乐天,之前他帮助过我,我不想他越错越远,我想劝他回头是岸。”

“哦,说说,你是怎么认识李乐天的?”深处那个女人又问话了。

女记者急忙把银行卡诈骗的事,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当这些人听完了,都转头看向黑暗中。

半晌,黑暗中传来悠悠的脚步声,越来越远,直到停稳,那个女人这才说道:“这件事不是你们能参与的,不要继续,否则我会不客气的,把他俩带走。”

接着,两人被蒙上了黑头套,带走丢在大街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