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32章 天大的事

第1032章 天大的事


                其他人乱哄哄的打电话,张云芳扶着额头有些失落,不过屋里也只有她最淡定,在嘈杂的环境下问道:“那个,吴丽丽是吗,关于李乐天你还知道什么委屈的事吗?”

“有。 (.. )”吴丽丽坚定的说道:“当时乐天被打住院了,住院费很贵,妮子把她的传家之宝给我,让我卖掉,后来乐天知道了这件事,他居然哭了,我觉得,这个挂坠对他非常非常重要。”

“传家之宝?”张云芳有些懵逼。

其他人也安静下来,七嘴八舌的问道:

“什么传家之宝?”

“长什么样?”

“什么东西卖了,天哥能哭,是真的哭了吗?”

“真哭了,很伤心。”吴丽丽坚定的说道:“是一个紫色的翡翠挂坠,妮子一直带着,我听说是李乐天送给她老婆的定情信物,妮子一直戴在身边。”

“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的事。”赵文瑄听不下去了。哪知道张云芳一抬手说道:“紫色翡翠是吗,你确定?”

“确定。”吴丽丽回答。

张云芳看向赵文瑄说道:“应该没错,当年那个患者,拍摄婚纱照,说是要完成一个愿望,我送她一枚钻戒,乐天送她一个紫翡挂坠,这件事的确有。”

“只不过是一个紫翡挂坠而已,乐天至于哭吗?”韩紫萱不合时宜的插话。

吴丽丽弱弱的说道:“我们俩后来聊过,他说,这个挂坠给他一种感觉,乐天还说,他摸到这个挂坠,就好像能感觉一个非常非常爱的女人一般,所以当时他忍不住。”

“简直是越来越能编了。”赵文瑄不屑一顾的插话,状态完全是吃醋的模样。

张云芳想了想说道:“萱儿,我知道,我理解乐天为什么哭?”

“为什么?”赵文瑄疑惑的问。

“当年乐天开出翡翠的时候就说过,他平的是感觉,摸出极品紫翡,他说过,这种感觉是你,完美无瑕,我怀疑,他失忆后把对你的思念,嫁接在了她的妻子身上,所以他才会哭。”

听到这,赵文瑄愣了片刻,接着匆匆的跑了,在所有人的注视下,赵文瑄跑进了卫生间,然后大家隐隐听见了压抑的低泣声音。

场面尴尬片刻,张云芳又问道:“这个极品紫翡卖哪了?”

吴丽丽说道:“古玩一条街的一家珠宝行,你不知道,第二天我们去赎回来的时候,老板居然狮子大开口,收购的时候是25万,赎回来就要一百万,当时乐天就气走了,就连病也不看了。”

张云芳脸色阴沉无比,阴冷的说道:“温柔姐,这事交给你了,用你的方式拿回来。”

“放心,我要让那家老板后悔当初。”曾温柔咬牙切齿。

张云芳又问:“吴丽丽,还有关于乐天的什么事吗?”

“呃,还有一个事,这件事我一说就生气。”这下吴丽丽也放开了,把当时她申请医疗基金的事,她看见的听见的,添油加醋的一说,这下全场都安静如死寂,每个人的面色都阴冷无比。

韩紫萱冷笑嘲讽道:“真搞笑啊真搞笑,基金创始人要申请医疗基金,结果不通过,这太讽刺了。”

张云芳捂着额头,“怪我怪我,自从罗小宝被双规后,我就没怎么上心管理,放心,我会处理的。”

这个时候赵文瑄也出来了,她的眼圈通红,步伐颓废的走回客厅坐下,李子急忙送来纸巾,赵文瑄接过来擦了擦眼角,说道:

“我觉得,现在当务之急是帮乐天解决眼下的麻烦,他的,这个女儿被绑架了,乐天发飙到处杀人寻找真凶,咱们应该帮他。”

“必须帮,现在我都想去杀人了。”钱恒泽摩拳擦掌。

刀妹接话说道:“还是我来吧,这块我们比较熟,你们都是大boss,亲自出马不太好。”

“我老大都亲自出马了,我作为小弟,有什么不好的?”钱恒泽反驳。

于涛打岔说道:“乐天是还没有恢复记忆,如果他想起自己的身份,他绝对不会做这些事的,我觉得,当务之急是把通缉令取消了。”

大家默默点着头,张云芳指挥说道:“这样,于涛,你走官方途径把通缉令取消,乐天之前杀的人,之后杀的人都给兜住。”

“行,回头让国安接手这个案子就搞定。”于涛答应。

张云芳又看向韩紫萱说道:“社会舆论方面交给你,用娱乐新闻盖住社会新闻,一定要在网上刷屏,不能让民众看见任何一条李乐天杀人的新闻。”

“好的,我要不要跟国家宣传部打声招呼?”韩紫萱问。

“打吧,做到万无一失。”张云芳说完看向曾温柔:“曾姐,你去办极品紫翡的事,一定要做的漂亮。”

“放心。”曾温柔当机立断。

“云龙,你在国内不是挺牛逼的嘛,刘老板交给你了。”

“放心吧老姐。”

张云芳站起来,拍拍手说道:“大家动起来,找乐天的下落,找他女儿的下落,总之,要在乐天出事之前找到他,不能让他有任何危险,知道不?”

“知道。”

“干活。”

全场站着的人都散了,一股脑的往外走,也只剩下吴丽丽傻傻的看着张云芳等人。

韩紫萱放下二郎腿站起来,拍了拍吴丽丽的肩膀说道:“丽丽呀,你先回家,等乐天找到了,我们再联系你。”

“哦,好的。”

韩紫萱送吴丽丽出门,她还不确定呢,这么大的杀人案,这帮人真的能盖住,这有点不可思议了吧?

“你们,真的能让乐天没事?”

“相信我们的能力。”韩紫萱把吴丽丽送出门,笑着说道:“乐天的事,就是天大的事,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你就不要操心了,回去吧。”

吴丽丽被冰冷的房门挡在外面,她此刻还是有种如梦如幻的感觉,李乐天,世界级隐形富豪,居然,居然跟他注册结过婚,天呢,没做梦吧?

韩紫萱靠着门缓和片刻,然后走进来用大拇指点点门口,感慨的说道:“说实话,我真羡慕她,居然跟乐天注册结婚了,哎,我咋没这好命呢。”

张云龙不屑的说道:“你还跟姐夫有过孩子呢。”

韩紫萱坐在沙发上,一脸向往的说道:“是啊,看见乐天这么爱这个女儿,还是非血缘关系的,早知道我的孩子留下好了。”

赵文瑄看着报告突然插话说道:“比不了,你们看。”

大家看了看调查报告,赵文瑄解释道:“乐天昏迷的时候,她的老婆和这个女儿把屎把尿,老婆死后,这个女儿全心全意的照顾,所以这是乐天发飙的主要原因,我觉得,这个女儿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超出了咱们所有人。”

大家看着资料感慨不已,每一个都觉得都是如此。

……

两广监狱。

晚饭的时候,所有犯人领了自己的伙食,刘老板走到港犯专区,拿着勺子吃起了米饭,这还侃侃而谈呢,“我跟你讲,别看我现在落难了,但只要我出去,我还是会东山再起的。”

就在他侃侃而谈的时候,身后不远处,一个满是纹身的汉子带着凶光的走了过来,他手里攥着一个磨尖的筷子,站在刘老板身后,毫无征兆的一下捅进了刘老板的脖子,然后恶狠狠的说道:

“有人要买你的命,你可别怪我了。”

可是就在他这句话落的时候,警察刚刚拉起警报,其他犯人都飞冲了上来,手里都拿着凶器,显然不是制裁杀人犯,而是奔着刘老板身上扑。

“他是我的。”

“我要杀了他。”

片刻间,就有十几个亡命徒要治刘老板与死地,这位老板打死也没想到,他居然不明不白的让一帮监狱大佬互相争夺的给杀了,真是死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

另一所牢区,几个在医院被抓住的亡命徒刚吃完饭,被送回监狱,可是愕然发现,今天监狱里的气氛好古怪,好像所有狱友都鬼祟的看着他们几个人。

就在他们几个疑惑的时候,突然一个牢房的班头站了起来,说道:“江湖就是江湖,今天你打我,明天我打你,身在江湖身不由己,哥几个黄泉路上可别怪罪。”

“大哥,您这是……”

话没说完,同一间牢房的几十个狱友全部抄了家伙,虎视眈眈的走了过来。

其中一个当场就跪下了,“大哥,您到是让我们死个明白好吗,我们到底哪做错了?”

班头冷声问道:“你们怎么进来的?”

“受人指使拦路砸车,使用枪械,致人重伤,咋了?”一人问。

“那就没错的啦,你们打伤的是,亚洲皇帝的老大,给我乱棍打死。”

“不是大哥,搞错了,一定是搞错了,我们打的是一个农民,不是……啊,啊……”

接着,这几个人真的被乱棍打的血肉模糊,当天晚上就命丧当场。

……

古玩珠宝一条街,珠宝行老板笑呵呵的锁门下班,拿着电话准备约个妞去酒吧喝酒,可是刚要上车,就被人蒙头套住,接着就被一棍子打倒在地。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而他全身一丝不挂的躺在世纪广场上,围观群众几千人,都拿着手机对他拍照。

老板茫然片刻,慌张的护住重要部位,可是低头一看,身上用黑笔写着,“奸商”两个大字。

警察把他带走,做笔录,一切忙完了被送回珠宝行,可是一打开门才发现,警察别走了,因为他的珠宝行被洗劫一空,除了展柜就是空无一物。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