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30章 狗一样的死去

第1030章 狗一样的死去


                “早,起来吧,准备看男人为你争斗,他来了。 ”

乐天走到门口把门打开,陈静突然从沙发上坐起来,“他来了?”

乐天笑着说道:“是啊,去卧室准备准备。”

乐天把茶几,挡路的沙发全部挪开,腾出大片的位置。

陈静很激动,其实不管谁打赢了,她都已经想好了说辞,如果是黄毛赢了,她就说是这个男人逼得,然后让他来,把男人打一顿,他俩拿着钱跑路,但如果是土豪赢了,钱还是她的,她还可以跟他刺激一夜。

至于黄毛,貌似动物世界中讲过,猴子群中,只有猴王有交-配权吧,成王败寇,适者生存,这根本就不是事。

就在两人等待的时候,门口,黄毛一脚踹开房门,然后迈步进来,最先看见站在中间的乐天,然后看见坐在钱堆里的陈静,他气急败坏的拔出身上的匕首,怒气涛涛的吼道:“我杀了你!”

他挥刀捅了过来,乐天一下抓住他的手腕,顺势避开匕首,脚下一踢,正好踹在迎面骨上,这种疼堪比骨折,黄毛当场就跪了,乐天顺势一个膝撞,把黄毛撞飞仰倒在地。

然后乐天笑呵呵的看向卧室的陈静,笑着说道:“这就是你所谓的能打?”

陈静也挺纳闷的,黄毛挺厉害的呀,怎么现在这么不中用了呢。

乐天招了招手,陈静急忙过来,小鸟依人的靠在乐天身边,乐天顺势在她屁股上拍了一把,笑道:“我就碰她了,当你面碰的,怎么样,你打我啊。”

黄毛此刻的内心是崩溃的,他杀气腾腾的来,结果一个照面就被放倒了,而且还被打的直流鼻血,士可杀不可辱,他当下奋起,再次冲上来就是一拳。

因为乐天身边有陈静挡着发挥,这一拳打在了乐天的嘴角,导致乐天后退两步。

但是乐天没有什么事,阴冷的笑着,擦了擦嘴角的血,冷声说道:“没吃饭吧。”

两个男人再看陈静,之间她瞪着大眼睛,急忙鼓掌说道:“好好,打打,继续啊。”

接着两个男人开始对打,但貌似,好像是乐天在暴打黄毛,几下就把黄毛打倒在地,一下一下的狂打,一下一下的踢踹。

这次黄毛没站起来,乐天为了激怒他,再次走到陈静面前,一把扯下她身上的三点式,炫耀的拿到黄毛面前,笑呵呵的说道:

“还行吗,不行,我可就当着你面上了!”

“你个王八蛋。”

黄毛顿时发狂,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就要站起来,但是乐天没给他机会,一脚把他踹翻了好几个跟头,撞在了茶几上这才停住。

乐天笑呵呵的说道:“你想知道,钱有多大威力吗?”

乐天突然打了一个响指,陈静突然失去自主意识,再次进入催眠状态。

乐天笑着说道:“去把门关上。”

陈静小跑着去关了门,然后回来木乃的站着。

乐天接着说道:“像狗一样的跪下。”

陈静听话的跪下,双手放在胸前,还装模作样的伸出舌头。

乐天哈哈哈的笑着,说道:“怎么样,我比你强吧?”

乐天拍了拍陈静的脸蛋,说道:“她在我面前,就是呼来喝去的狗,你也只不过是她,呼来喝去的狗!”

“我杀了你。”

黄毛要爬起来,乐天却踢了陈静一脚,“咬他。”

陈静旺旺两声,接着像是狗一样,跑到黄毛面前,真就张嘴变咬,黄毛都傻了,陈静怎么真变成狗了,他怎么也想不通。

可是生气之下,一脚把陈静踢翻在地,接着就听见乐天坐在沙发上说道:“你是一只藏獒,凶猛无比,你要护着你的主人,也就是我,把你面前的人撕碎。”

乐天又打了一个响指,接着,陈静的双眸迸发凶光,喉咙间也发出了非人一般的低吼,片刻后,她旺旺的飞扑上来,这次可比上次凶猛多了,哪怕黄毛全力反抗,但也是被咬的遍体鳞伤。

黄毛完全傻了,对着陈静又踢又打,可是陈静就好像是真的变成了一条疯狗,对他咬死了不放。

争斗之间,黄毛看见地上的匕首,踉跄的爬了过去,一把抄起匕首,对着陈静一刀捅了下去。

“呃……嗷呜……”让黄毛崩溃的是,陈静居然还学狗的惨嚎,捂着伤口翻滚了一下,接着又扑了过来。

“你疯了吧。”

黄毛傻眼了,拿着刀一下一下的捅着陈静,直到把陈静捅的血肉模糊,倒在地上再也没了动静为止。

乐天这才淡然起身,冷冷的说道:“好了,现在狗已经死了,咱俩可以摊牌了吧。”

黄毛这才慌张的看了过来,只见乐天从身上拿出手枪,打开保险,冷冷的说道:

“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只要我不满意了,你的下场比她还惨。”

“你,你到底是谁?”黄毛已经服了,如果是人的话,他可以不害怕,可是如果是魔鬼的话,黄毛已经尿了,只有魔鬼,才能摆布任何人,刚刚女友陈静,像是狗一样的听他指挥,这就证明了,眼前的人是魔鬼,千真万确的魔鬼。

“你们绑架的小女孩,她现在在哪?”

“什么小女孩?”黄毛愣了。

乐天提醒说道:“死了一个,还有一个呢?”

“她,她被其他人带走了,说是要卖掉。”

“卖哪?”乐天冷声问。

“我,我不知道。”

“你的同伙都是谁?”

“你到底是谁啊?”黄毛这才弱弱的问了一句。

哪知道乐天抡起一脚踢在他的面门上,接着捡起地上的匕首,不由分说的扎了下去。

“啊!”黄毛失声痛呼。

“别说废话,我问你,他们都是谁。”

“我说,我说,他们是……”

黄毛把几个同党都交代了,哪的人,年龄,干什么的,都分了多少钱,他分了多少钱,现在正在往哪跑路,都交代的清清楚楚。

乐天听完冷声问道:“有他们的相片吗?”

“没有。”

乐天不由分说的把他的手指头切了下来,这给他疼的,抱着手各种叫唤。

“你的答案我不满意。”

“我,我,我真没有他们相片,可是网上有,我们一起合过影,发过朋友圈。”

听黄毛的指挥,乐天登陆电脑,查看几个人的相片,确认无误后,冷声问道:“他们打算怎么处理我女儿?”

“你女儿?”黄毛傻眼了。

“是,我女儿,你们打算把她卖到哪?”

“原来,你是哪丫头的父亲,你个狗娘养的。”黄毛得知眼前的男人的真实身份后,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居然叫骂起来。

乐天一刀捅了下去,没有伤到内脏,但也让黄毛疼的撕心裂肺。

接着,乐天用匕首在黄毛身上开刀,各种切割,一刀一刀切割,乐天打算把凌迟的方式,在黄毛的身上体现一把。

黄毛疼的不行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告诉你。”

乐天这才停手,安安静静的听着。

“他们打算把你女儿,卖给窑洞当童养媳,那边有个贩卖人口的集团,叫黑哥的,这都是他们联系的,我不知道怎么回事,他们都是外地人,我就是在社会上认识的,其他的我真不知道啊。”

就在这时,远处的地上,陈静的身体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她踉跄的爬了起来,看着自己的手,身上,满身是血,她吓得惊声尖叫。

“啊!怎么回事,我怎么会……这样,救,救,我。”

陈静还是无力的倒在地上,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乐天和黄毛。

乐天和黄毛也直勾勾的看着她,乐天最先回过神来,冷冷的说道:“好了,现在你去死吧。”

“噗呲”

乐天一匕首捅进了黄毛的脖子,鲜血呲呲的往外冒,他捂着喉咙。

陈静还有意识,她看见这么一幕简直就疯了,亲手杀人,血淋淋的场面,简直让她崩溃到极点了。

乐天慢条斯理的拿起毛巾擦了擦手,然后拿起搭载沙发上的西服外衣,穿上,对着镜子整理了一下头发,这才走到陈静面前蹲下,简单的查看了一下陈静的伤势,虽然现在死不了,但她的死是早晚的事。

“救我,救我。”陈静还抱着希望的挣扎着。

乐天微微摇头,喃喃自语道:“还记不记得晚饭时我给你讲的故事,我最爱的女儿,就是让黄毛给绑架了,而你是始作俑者,所以你必须死。”

“不关我的事,我不知道。”陈静慌忙无措的辩解。

“不过,我答应你的要做到。”乐天说完抱起陈静血淋淋的身体,把她丢在满是钞票的床上,然后拿起地上的双肩包,淡然的开门离开。而陈静躺在钞票堆里,这才意识到她走到了人生的尽头。

黄毛分了200万,他开着一辆捷达回来的,乐天出了酒店,先找到黄毛的捷达,然后打开后备箱,拿出麻袋装得200万钞票,拖着回到了悍马上,开着车淡然离开酒店,向着郊区开去。

……

也就在乐天刚走不久,一个豪华车队开了过来,停在酒店门口,经理和酒店老板们热情相迎,这批人都是国际上的大鳄,张云芳张云龙,缅甸的钱恒泽,一共有20多个人。

深夜他们到了这家酒店,张云芳整理了披肩外衣,看了看周围这才迈步进去,其他人也紧随其后,特别是曾温柔,谨慎的看了看周围,然后才迈着步子上楼。

酒店招呼他们是完全豪华贵宾,住的房间也觉得的至尊贵宾,张云芳等人全部进入一间豪华总统套房,大家分头找座坐下,张云芳这才说道:

“于涛,说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