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24章 龙之怒

第1024章 龙之怒


                “别动,让他走。 (.. )”老邢满脸是汗,绑匪就在眼前10米,一枪就能打死他,可是如果他死了,人质也必然会死,怎么办,关键时刻,警察妥协了,毕竟给他们思考的时间很短。

劫匪拿着钱走了,片刻就消失在人海中,警察看着人质越来越近,女孩还在挣扎,幸好人质没事,万幸万幸。

可就在他们祈祷的时候,吊着的王子涵绳索突然脱落了,她从几丈高的缆车上掉了下去,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一幕,她就掉进了中间的海水里。

“救人。”

警察急了,快速上了租赁快艇,有的上了水上摩托,向着海里奔去,可是毕竟时间太长,等他们到了地方,女孩已经坠海3分多钟了。

警察叫增援,叫蛙人搜救,等人捞上来的时候都已经过去15分钟了,已经一命呜呼了。

王总赶到现场,看着已经气绝身亡的女儿,他傻傻的不会动了。

这个时候王总的电话响了,警察急忙接通,就听劫匪说道:

“哎呀呀,这是一个意外啊,不过这是你们的责任,如果你们不追的话,我们就不会把孩子吊在缆车上, 也不会导致他坠海,你们知道吗,王总会在孤岛见到他的宝贝女儿。”

警察的手机掉落在地,一切的一切,都是他们的责任。

没多久,王总反应过来, 抱着女儿失声痛哭,此刻,他再也不是亿万富翁,他是一个痛失孩子的父亲,此刻,他看着苍白的溺水的女儿,她无能为力,有的,只有嚎啕大哭。

没多久,王夫人也赶到了现场,看见女儿淹死后,她现场就疯了,发飙,抬手几巴掌打在警察脸上,“没用,没用,你们怎么保证的,还我女儿,还我女儿!”

警察站着没动,行动失败他们也没想到,家属发泄心中的不满,这都很正常。

夫妻俩抱着孩子在沙滩上痛哭流涕,围观者不少,没多久,新闻电视台的记者们都来了,警察怕影响变坏,就阻止了任何采访,护送着孩子的尸体,和王总夫妇离开海民公园。

回到家里,王夫人把警察全部大骂一遍,安装在家里的仪器也都没放过,全部砸坏破坏,警察也不敢阻拦。

没办法,警察被扫地出门,像是丧家之犬一样被驱赶,回到公安局,又遭到公安局长的破口大骂,责备他们办案不力,失职的等等过失,还让他们写详细的行动报告。

警察们灰头土脸的走了,各自坐在办公室唉声叹气,可这个时候一个警察站起来说道:

“对了,咱们不还抓到一个嫌疑人吗,让他顶锅,就说他给咱们虚假情报呗。”

大部分人都认同,但只有邢队长踉跄的站起来,向着看守所走去,看到李乐天,他还蜷缩在地上没有动,只是冰冷的眼神淡然的瞟了一眼,说道:“放了我,我要救我的女儿。”

“我们,已经交了赎金。”老邢弱弱的说道。

乐天突然站起来,厉声质问道:“我女儿呢,我女儿怎么样,得救没有。”

“没,目前绑匪下落不明。”

突然之间,乐天踹了一脚铁闸门,“放我出去,你们这帮废物,穿着警服不会办案的白痴,放了我,我要救我的女儿,放了我,放了我。”

乐天抓着栏杆哽咽着,身体渐渐的跪在地上,“求你了,放了我,我要救我女儿。”

“咔嚓”

屋外的天空中,再次炸响一声轰天响雷。

老邢一脸的歉意,蹲下说道:“抱歉,我真的很抱歉,可能是我们搞错了,这帮劫匪没有人性,他们杀了,王总的,女儿。”

乐天突然双目圆睁,目光像是喷火一般,“我女儿有没有危险,她还活着吗?”

“我们还在调查,目前还不知道。”

“邢队,有记者采访。”这时有人在外面喊道。

“知道了。”

邢队长站起来走了出去,记者飞快的扑了上来,其中还混杂这吴丽丽,她张口质问道:“我女儿呢,我女儿怎么样了,你们为什么要把我男人关起来?”

女记者伸出话筒问道:“根据公安机关内部人透露,你们怀疑李乐天是绑架嫌疑犯之一是吗,请问你们有什么证据?”

“我无可奉告。”老邢要走,吴丽丽可不惯着他,泼妇作风十足的吼道:“什么无可奉告,你凭什么抓人,他女儿被绑架了,你们抓不到绑匪,抓受害者家属,你们就是这么办案的嘛?”

老邢低着头往前挤,女记者也急忙说道:“我不管你们警察有什么理由,我们整个电视台都可以证明,前几天,李乐天全程参与破获银行卡诈骗案的全过程,没有他,就凭你们警察根本破不了案。”

老邢怔住了,他再也迈不开步子,这两天他们受的委屈太多了,可是他们能怎么办,他们身上穿着警服,他们能怎么办。

“你说话啊,哑巴了,快放人。”吴丽丽咆哮道。

老邢转过身,面对记者说道:“请把录像机关掉。”

记者关掉了录像机,老邢说道:“李乐天先生的事,我们真的很抱歉,但请相信我们,我们警方一定会将不法分子绳之于法的。”

他说完打了一个招呼,让人拿钥匙,他接过来进入看守所,把李乐天从牢狱里放了出来,当李乐天走出来的一刹那,老邢说道:

“实在对不起,是我们搞错了。”

李乐天表情很冷,他淡淡的说道:“你知道吗,就这身警服,穿在你们身上简直是侮辱警察这个高尚的职业,你们就是彻头彻尾的废物。”

老邢忍受这顿责备,说道:“不过请你放心,你的女儿,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营救回来的。”

“哼。”李乐天冷哼一声,“不劳烦了,我自己来,血债要用血来偿,警察做不了的,我来做。”

“你别胡闹,破案是我们警察的责任。”

乐天用杀意滔天的眼神看着老邢,冷声说道:“没错,但杀人是我的责任。”

“杀人是犯法的,你别胡来。”老邢提醒。

“对一个失去女儿的父亲而言,杀人犯法对我来说没有枷锁,我只想报仇。”

老邢急忙上前拉着乐天,可哪知道莫名其妙的就被乐天反手锁住,接着抄了他身上的配枪,冷声说道:“我不杀你不代表我不想杀你,你要不是警察,我现在就想打死你,别拦着我,否则让你后悔终生。”

话落,乐天就打晕了老邢队长,接着,他把老邢的枪藏在身上,就这么走了出去。

记者们见乐天安全的出来了,全部围堵上来询问,但乐天气势涛涛的往外走,记者们根本拦不住,就连警察过来让乐天签字按手印,乐天都没回头搭理,就这么直接往外走了。

吴丽丽想说些什么,可是一直张不开嘴,直到出了门,乐天一伸手说道:“车钥匙。”

吴丽丽把车钥匙掏出来交给他,乐天又问:“你身上带钱了吗?”

“钱都在车上,我把银行里的钱都取出来了,一共84万。”

乐天冷冷的说道:“咱俩的关系到此为止,我欠你的,下辈子还你。”

他说完就上了车,发车打火就开走了,吴丽丽茫然的看着消失的现代,茫然无措。

女记者从身上拿出一张银行卡递过来,说道:“我这里有两万,你拿去用急。”

这个时候,公安局里乱成一锅粥,大批警察追出来东张西望。

“他人呢?”

“什么人?”

“李乐天人呢?”

“开车走了。”

“追。”

女记者懵逼了,急忙拉着一个警察询问道:“你们追李乐天干嘛,不追绑匪你们是不是有病。”

“他抢了邢队长的配枪。”

警察甩开女记者的手,上了警车,打着警笛就追了出去。

涉枪,而且还是抢了警察的枪,这在华夏不得了啊,万一他持枪伤人,别说是李乐天了,就连邢队长都是重罪啊,这非同小可。

警察们火急火燎的开车走了,记者们懵逼了,吴丽丽也傻-逼了,她瞬间明白过来,乐天为什么跟他说那句话。

“我欠你的,下辈子还你。”

这句话翻来覆去的在脑海里徘徊,挥之不去,吴丽丽突然瘫软的坐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出来。

“乐天,你可别做傻事啊。”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李乐天岂能是做傻事那么简单,他简直要把国内烧着了,抢了警察的枪这只是刚刚开始,随后,不管是绑匪,还是绑匪家人,只要是有关系的,李乐天是一个没放过。

老邢不知道,他的无心之举,结果造就了华夏历史上最大的一桩悬案,死了几十个人不说,但还没有任何证据,就连李乐天这个人,也就此之后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只是,倒霉的是绑匪,还有那些所有受牵连的人,没有一个人独善其身。

有那么一句话说的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纠结罪恶的根源,没有人能洗刷清白,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罪,只是审判之日,审判之人,来的早晚的问题。

不过以后的案子,这已经跟老邢,和他的整个组没有任何关系了,因为办案不力,加上丢了枪,老邢被扒衣服,其他警察全部被停职调查。

而李乐天的报复,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