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02章 医疗基金

第1002章 医疗基金


                第二天吃过早饭,吴丽丽照顾着乐天去拍片,手中拿着一堆化验单据,一个个科室的排队,什么抽血验尿,什么x光核磁共振,几乎是把李乐天全身扫描了一个遍。

排队是一个漫长的等待,谁让病人多医院小,两人的耐心很好,只不过乐天总说没必要,但吴丽丽可不这么认为,总说:“万一留下后遗症咋办,必须检查。”

就这样,花了一上午时间,把所有检查做完了,不过最让乐天尴尬的是验尿,乐天行动不方便,去厕所尿尿的时候,吴丽丽在一旁扶着,她扶着也不好好扶,还开玩笑的说:“哟,没想到啊,你这话挺大的。”

这给乐天臊的啊,耳朵都红了。

好不容易检查完,在护工的帮助下,把乐天送去了病房,吴丽丽拿着化验单去找医生,医生扶着眼镜看着化验单,操着南方口音说道:

“患者是尺骨,腓骨骨折,你是打算自然痊愈治疗,还是手术打钢板治疗?”

“有区别吗?”吴丽丽问。

“自然痊愈就是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的啦,但石膏固定这段时间,如果发生第二次骨折,恐怕会留下残疾的啦。”

吴丽丽又问道:“打钢钉呢?”

“打钢钉能有效的避免第二次骨折,有助于患者骨骼康复。”

“哪打钢钉多少钱?”

医生双手合十,问道:“哪的看用国产钢钉,还是进口的啦。”

“这个也有区分吗?”

“当然的啦,钢钉可不是市场上所用的钢钉,而是医疗专用修复骨伤的钢钉。”

“都多少钱?”吴丽丽弱弱的问。

“国产的,2万一枚钉,进口的8万一枚。”

“多少?”吴丽丽张目结舌。

“这位患者的手术,少说要用8枚钉了,这个价格是公道的,我们医院可没乱要价,你可以去卫生局查的。”

吴丽丽颓了,起身说道:“我回去考虑考虑。”

“考虑要快一些的啦,我后面还有几个手术要安排的啦。”

吴丽丽拿着化验单据回去,心里在计算着医疗花销,国产钉一枚要2万,8枚是16万,艹,辛辛苦苦赚了一年的钱,就价值8枚钉子,还是国产的,进口钢钉居然要64万,欧洲花园的首富都没了我靠。

思考间,吴丽丽已经回到了病房,乐天见她沉着脸问道:“咋,我是不是要死了。”

“没,就是骨折,死不了人。”

“那你板着脸,吓我一跳。”

吴丽丽坐下说道:“我就想说,这治疗费用也太贵了,接骨的钢钉你听过吗,一个钉子要2万块,还是国产的。”

“很正常,进口的大约在4万左右呢。”

“4万,八万好吗?”

“啊,这么贵吗?乐天挠了挠头,一副茫然无措的表情。

同一间病房的患者家属苦笑道:“可不是嘛,现在有啥别有病,有病就要命,这不,我男人出车祸,车没啥事,人骨折花了22万。”

病人也露出苦笑,女人瞪他一眼当做了事。

“哎,还是打钢钉吧,谁让咱倒霉。”吴丽丽妥协的说。

可是她刚起身,乐天一把拉住她的手说道:“其实不用,自我康复不用打钢钉也能好。”

“你还是快点好吧,我还指望你干活呢。”吴丽丽甩开乐天的手,起身走出病房,走进走廊吸烟区,点了一支烟看着窗外吞云吐雾。

说实话,吴丽丽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对任何一个人,她都是极其小气,可是面对乐天,她总是小气不起来,这要说起来,还都是那个真乐天造成的。

想当初,要不是那个大老板李乐天,她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哎,这可能是老天安排的机会,让她心里能好受一些,通过这个山寨货,把那个真乐天给她的恩情还在假乐天身上。

就在吴丽丽思考的时候,身边走过一老一少,老人满头花白,领着孙子说道:“孙儿啊,你安心治病啊,钱的事,爷爷想到办法了,你在医院里别哭别闹。”

吴丽丽侧头看过去,小孩大约于妮子差不多,头发掉光了,也不知道得了什么病。

小孩很懂事,说道:“爷爷,咱家哪有钱给我治病,干脆别治了,回家吧,治一次头发掉一次,现在头发都没了。”

“你听话,化疗是为了你好,爷爷听说,有个什么基金,专门给咱穷人治病的,我回头去申请,保准能治好你的病。”

爷孙俩进入病房区,吴丽丽也来了兴趣,在医院里好阵溜达,各种打听,听说这个医疗基金,是京城一个大老板创建的,有全国多家医院联合运营,专门给老百姓看病花钱。

吴丽丽打听到这个消息很高兴,按照申请要钱,她是没有资格申请的,但李乐天有资格啊,他是贫困户,也是农村出来的,朝不保夕,这种基金好像就是给他设立的一般。

了解详情后,吴丽丽就喜笑颜开了,但为了让李乐天感激自己,她没把这件事说出去,而是笑着告诉乐天,说钱的事不操心,她会想办法。

随后的一天,吴丽丽让工人把妮子送来医院,让她照顾乐天,而吴丽丽就跑申请医疗基金的事去了。

妮子看见乐天住院,身上缠满了绷带哭的稀里哗啦的暂且不说,吴丽丽根据要求,打印了所有手续去有关部门申请。

这里排队的人很多,像是城市的社区服务中心,大多都是看不起病的穷人,吴丽丽也混在其中,而排在吴丽丽前面的人,赫然就是医院里跟孙子说这事的爷爷。

吴丽丽排队的时候,还跟老头聊了起来,也知道他孙子得了白血病,这又让吴丽丽不尽感慨。

排队到了老人的时候,文件资料递交上去,工作人员审核一下,随手丢在一堆文件中,说道:“初审材料没问题,回去等信吧,三天之内通不通过都会给你打电话的。”

“谢谢,谢谢,谢谢。”老头千恩万谢,就差跪地磕几个头了。

可是老人前脚刚走,这位工作人员侧头跟其他人小声说道:“现在这人都这么异想天开,没关系就来申请这么大的额度,这不是有病吗。”

“可不。”旁边的工作人员回应一句后就不再废话了。

她们谈话声音很小,但吴丽丽是听见的,她疑惑的递交申请,工作人员照例瞟了一眼材料,用同样机械一般的回答告诉她,三天内等结果。

吴丽丽临走时瞟了一眼,工作人员虽然没背后说悄悄话,但哪眼神也一样不屑,好奇的追出去,找到老头问道:

“老爷子,您回医院吗?”

“回。”

“真好,我打车捎上你。”

“谢谢了姑娘,你人真好,我本以为坐公交回去呢。”

吴丽丽打了一辆车回去,路上打听了老人申请的额度,15万,跟她申请的额度是一样的,如果这也算是大额度的话,这恐怕,吴丽丽心里开始打鼓。

回到医院,两人没有坐电梯上楼,老头血压高坐不了,吴丽丽陪他走楼道,安慰他道:“我打听了,这个基金挺靠谱的,你孙子的病也一定能治好。”

“那就好那就好啊。”

就在这时,住院区楼道口传来对话声,吴丽丽听见下意识凑过去仔细听着,老人也好奇的凑过去听着。

说话的人是患者家属,和基金调查员,但是说话的语调,貌似并不符合他们的身份地位。

那位患者家属一副官腔,“孙理事,基金审核的事,就麻烦你了。”

“放心吧老领导,50万的额度是小钱,再说,咱们什么关系,申请下来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

“小孙啊,当初我没白栽培你,现在有出息了。”

“老领导别送了,我还要去在调查一个患者,您回去吧。”

“那我就不妨碍你工作了。”

对话就此结束,吴丽丽好奇的打开走廊门,看见进入病房的人是一个中年男人,而这位孙理事,是一个30岁左右的温彬彬男子,他手中拿着公文包,整理了一下领带,向着其他病房走去。

老头听见对话,笑道:“他们申请50万都这么容易,而且人还这么客气,看来,咱们的申请也能顺利。”

“顺利,顺利。”吴丽丽无奈的奉承着,她是听得出来,这两人是有关系的,要不哪能这么顺利。

吴丽丽找了一个借口,告辞老人后,跟着调查员孙理事坐电梯上了楼,在一旁平民病房区停下,摆着架子溜达着。

吴丽丽悄悄的跟在他后面,当孙理事进入一个6人间病房的时候,屋内乱哄哄的,这也是平民病房统一的特点。

孙理事进屋,找到申请人,带着不屑跟他们巴拉巴拉说了一堆,主要表达的意思就是,你这申请不合格,上面不给批钱云云。

他审查的患者,是一对清洁工,男的是扫大街的,女的是钟点工,都五十多岁了,一直吃低保度日,结果申请八万都申请不下来,哪怕是跪下磕头都不好使,这也让吴丽丽心灰意冷了。

病房里求情的,说情的,解释的,絮叨的,围观的一大堆,乱的不行了,吴丽丽看不下去了,“这世界,真他妈的操蛋。”

然后转身就走,回到乐天居住的病房楼层,没有直接回病房,而是去了厕所抽烟,她觉得,她还是把这个世界看得太简单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