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1000章 报复袭击

第1000章 报复袭击


                “别下去。”乐天一把拉住吴丽丽的胳膊,快速锁上车‘门’吼道:“快倒车。”

吴丽丽还在‘蒙’圈状态,特别是看见这些男子手中拿着‘棒’球棍子,她更加茫然不知所措。

乐天反应极快,急忙上倒挡,转动方向盘。

可是车外的这几个人已经靠近了,第一个人疾跑几步,抡起‘棒’球棍子就砸。

“砰”

一棍子打在挡风玻璃上,顿时造成蜘蛛网裂纹。

“啊!”吴丽丽吓得惊声尖叫,这路段车不多,但路过的车辆没一个停下见义勇为,全部绕道快速开走。

乐天那叫一个气啊,脚下猛踩,压着吴丽丽的脚发车打火。

其他人也不甘示弱,手持‘棒’球棍子一下一下的砸,前挡风玻璃,两侧的车窗,以及车身各种金属‘交’鸣声不绝于耳。

这帮人来势汹汹,就是来砸车打人的,他们可不惯着车里的人是谁,个个凶猛无比。

乐天自然不会坐以待毙,硬挤着凑到吴丽丽身前,在一番‘操’作下,吴丽丽也反应过来,惊恐万分的吼道:“报警报警,快报警。”

“没时间。”

“噼里啪啦”

这个时候,车窗已经被砸碎,外面凶神恶煞一般的人伸手就要打开车‘门’,乐天正好发动车子,急忙猛转方向盘就要跑。

但这人已经抓住了车‘门’把手,从里面硬生生拽开车‘门’。

“去你的吧。”

乐天一脚踹在他身上,猛转方向盘,松‘花’江转向移位,而周围的其他打手们,轮着‘棒’球棍子还是猛砸,挡风玻璃满是斑纹,根本看不清前方情况。

哪知道乐天一脚油‘门’踩下去,直接撞到一个人不说,还把一个倒霉的打手脚给压平了。

“啊!”

车外尖叫不断,车内惊恐万分,吴丽丽可算拿出手机了,可她用的是自己的水机,虽然‘性’能上差不多,但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现在就不例外,指纹解锁半天也打不开,焦急万分也没用。

打手们见同伴有人受伤了,又见松‘花’江要跑,哪能放过他,一个小子急忙跑回车上,乐天转向的时候看的清楚,居然,居然是他么的一把土质沙枪。

乐天急了,车头刚刚调转过来,沙枪就开了火。

“咔咔,砰”

铁砂穿透玻璃,打在车身上乒乓‘乱’响,吓得吴丽丽又惊声尖叫起来,她蜷缩在驾驶位,吓得面‘色’苍白如纸。

乐天感觉到身侧剧痛,但还是咬着牙准备发动,可不是不知道为何,这松‘花’江就是无法开动,发动机喘-息的就像是年迈的老人,就是不启动。

“妈的。”

乐天怒骂一声,哪知道其他男子像是打了‘鸡’血,手持‘棒’球棍冲上来这顿猛砸。

乐天知道这是怪他,关键是他也没想到,刘老板居然还‘混’社会,居然请了打手打击报复。

乐天不能坐以待毙,不然早晚是个死,心一横一脚踹开准备冲上进来抓人的男子,把吴丽丽往里一推,吼道:“藏好了。”

他奋力的冲了出去,说实话,乐天的眼神很好,他能看见棍‘棒’挥舞落下,但他就是无法控制身体躲闪,这种感觉很可气,毕竟能看见躲不开,这也太倒霉了。

乐天被打了一下,身体疼的不行的时候,看准一个机会,抓着一个人猛打,别人不管就打他一个,往死了打,这是东北人打架惯用的计量。

吴丽丽这个时候也下车了,她吓得不清,但还是撞着胆子,从地上捡起一个碎玻璃,哆哆嗦嗦的照着一个男人的后背就扎了下去。

“我靠。”

男人们正围殴乐天,突然一人被扎,他也算倒霉了,气的转身就要揍吴丽丽,哪知道乐天把手下的这人打残了,瞅准机会飞扑上去,照着这人又是一顿不要命的打。

这时其他同伙见吃亏了居然,气的拿起沙枪上膛,对着乐天就要开枪。

幸好这个时候,远处传来警笛的声音,这帮打手们见事不好,纷纷转头就跑,不过他们还算仗义,逃跑前把伙伴都带走了,上了丰田suv,一溜烟急速开走。

这场架打的,乐天满头满脸都是血,浑身上下全是伤,如今打手跑了,他也是一点力气没有了,估计身上有多处骨折。

吴丽丽抱着乐天是好阵哭,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的说:“你‘挺’住啊,警察马上就来了。”

没多久,警车来了,下来几个执勤警察,吴丽丽急切的吼道:“杀人了,快救人啊。”

执勤警察看了一眼状况,不屑一顾的碎碎念道:“还杀人,我看就是‘交’通事故外带打架斗殴,死了没,能做笔录吗?”

这位警察踢了踢乐天大‘腿’一下,他这么不当回事,主要是留下的这辆松‘花’江面包,在这大城市,开这种车,也就是打工仔或者农民工。

这种人在城里人眼里,就是扶不上台面的烂泥,不懂法,就知道惹是生非,不是集体堵‘门’讨要工资,就是上-访告状,惹了惹不起的人就是没事找事。

警察怎么想吴丽丽不知道,她只知道乐天快不行了,气急败坏的大喊道:“打电话,叫救护车啊,救人啊。”

职责所在,警察还是打了120,同时也勘察了现场,发现有沙枪打穿车身的痕迹,他们这才意识到出大事了。

在华夏,只要是涉枪案,不管是土质的沙枪,还是仿真枪,哪都是绝对的大案子。

执勤警察把这件事上报给所里,没多久有来了一批警察,当救护车把人送走后,这些警察们窃窃‘私’语聊了起来。

“我估计啊,不是要账的,就是上-访的,这种案子,咱们惹不起。”

“我也这么觉得,敢用土枪的案子,咱们说了都不算,得听上面什么意见。”

“你们自己看着办吧。”

……

警察怎么破案暂且不说,吴丽丽跟着救护车来到了医院,这甲级医院急诊人满为患,护士先看了一眼情况,对着吴丽丽说道:

“去,把手续费缴纳一下。”

吴丽丽出来的时候,忘拿车里的钱了,慌慌张张的不知所措,“护士,先救人,我这就去拿钱。”

“这我管不着。”护士松了吴丽丽一个白眼,转身就走了,乐天倒在走廊病‘床’上,‘迷’‘迷’糊糊的看见了这一幕,神志不清的时候,念念的说了一句:“给张云芳打电话。”

接着就晕过去了,吴丽丽没听见这句话,哭着说道:“我就拿钱去,等我回来,一定要‘挺’住。”

吴丽丽手足无措的跑了,乐天就这么被晾在医院的走廊里,一走一过的人都不搭理他,这一幕尽显大城市的冷漠。

吴丽丽出‘门’打车,回到地点,发现现场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就连她的松‘花’江都被路政拖走了,急忙打车去最近的派出所,找到警察询问车的情况。

警察知道她是谁,爱搭不惜理的说道:“这个案子现在已经不归我们管了,你应该去公安局问。”

无奈之下,吴丽丽又打车去了公安局,公安局听说是证人来了,直接把她带入审讯室就要做笔录,吴丽丽哪有那个时间,破口大骂道:

“我的包呢,车里的包,里面有50万块钱,你们谁看见了?”

“你说的包我们不知道,但车应该在路政车管所,你先别急,把事情经过跟我们说一下。”

“回头再说,我需要钱救人。”

吴丽丽不听阻拦开‘门’就走,警察完全追不上她,就这样,吴丽丽又到了车管所,可算看见自己的松‘花’江了,可是车上的东西都没了,吴丽丽气急败坏的进去这顿骂人。

车管所里不管谁打岔,吴丽丽张口就骂,就说他们拿他钱了,她等着拿钱去救人云云。

车管所的人也是一个头两个大,吴丽丽撒泼非同小可,别说他们小公务员,就是领导局长出面,吴丽丽都指着鼻子骂,后来连领导都藏起来了。

但是吴丽丽这么闹也不是办法,车管所的人给公安局打了电话,公安局了解情况后去了车管所,现在吴丽丽已经疯了,谁碰她就说打人,谁说话就骂谁,‘弄’得车管所的人都跑外面站着去了。

警察来了本以为能好了呢,哪知道吴丽丽更疯,轮着凳子就打警察,还满口胡说道:“你们跟杀人犯都是一伙的,他们杀人你们抢劫,现在我男人住院了,钱被你们拿走了,不还我钱我就跟你们同归于尽。”

警察也没招了,又找当地派出所,一问才知道,被执勤警察暂时保管起来了,这么大的乌龙可算解开了。

当钱送来的时候,已经过去4个小时了,吴丽丽也不再闹,拿着钱急忙去了医院,而警察和车管所的人统一送她一个外号,疯婆子。

吴丽丽的确是疯了,乐天送去医院抢救,但医生非得要先‘交’钱,结果来回跑了好几个单位才找到钱,前后耽误了4个半小时,生命能耽误的起吗。

当吴丽丽回到医院的时候,她眼泪又下来了,这医院是真狠心啊,乐天就躺在急诊室‘门’口,走的时候啥样,现在还啥样,没人搭理没人照顾,这他么的就是现代的都市社会。

结果吴丽丽再次撒泼,医生护士看见一个就骂一个,还能让他们好了,说医闹医闹的,这怪谁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