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95章 老熟人

第995章 老熟人


                吃过饭就准备休息了,吴丽丽回经理办公室睡觉,乐天和妮子依偎在床上睡觉,妮子睡不着,没话找话的说道:

“爸爸,我觉得,丽丽姐看你的眼神不对,她应该是看上你了。 ”

“别胡说。”

“我没胡说,吃饭的时候,她一直看着你。”

“嗯,也许,我真的是她的朋友也说不定。”

“可是你为什么不解释呢?”

“不知道,我总怀疑,这个女人很狡猾,在城市里一定要小心一些。”乐天郑重起来,说道:“再说了,她的这个加工作坊,说白了就是造假的地方,咱们也就是在这里待几天就得走,别跟她有太多的瓜葛。”

“哦。”

不但是乐天和妮子睡不着,吴丽丽也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思绪又回到了当年在东莞卖-淫时期,那时候,她是一个被人呼来喝去下贱女人,直到有一天,她遇见了一个改变自己命运的男人。

说来也好笑,这个男人很笨,叫了鸡也不上,居然让她洗衣服,结果两人越聊越开心,结果彻夜促膝长谈,结果没想到被警察临检,哎,然后接着就是在看守所继续聊。

不得不说,吴丽丽很感激心里的恩人,不是他给自己钱那么简单,她是指路明灯,给自己坚定了信念,让自己脱离苦海。

最终,凭借努力,在广州这片天地有一席之地,打拼的这些年,她有过泪水,有过失败,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也都是他所赐。

如今见到一个同名,而且长得还这么像的人,的确如同妮子所说,她春心荡漾了,没错,她曾经多次幻想过自己成为他的新娘,可是她知道两人的身份悬殊,也知道这永远也不可能。

但是,如今老天给她一个山寨货,这也不错啊,虽然他结过婚,有一个女儿,哪能怎么样,自己以前还是小姐呢,只要他不在乎,无所谓。

吴丽丽想了一夜,辗转反侧的睡不着,第二天天亮了,彻夜难眠的滋味很不好受,起床洗漱,但总是偷瞄休息区,她很想知道他醒没醒。

突然,房门打开了,吴丽丽定睛看着,只见最先出来的人是妮子,吴丽丽撅起嘴,就见妮子到处乱看,吴丽丽急忙打开窗户问道:“找什么呢?”

“厕所在哪?”妮子问。

吴丽丽指了路,妮子匆匆的跑了,吴丽丽急忙洗漱擦了擦嘴,开门进入作坊,来到乐天的房门前,看着熟睡的男人。

“咦,他身上怎么有烧伤。”

吴丽丽见到这么奇怪的一幕,下意识走了过来,掀开被子,小心扑通乱跳,这个男人瘦骨嶙峋,跟心目中的他差了好多,简直是天壤之别。

“真不是他。”吴丽丽正要继续查看的时候,突然一双强有力的手抓住了她的手腕,接着吴丽丽紧张的看着乐天,而乐天也睁开了眼睛。

四目相对,尴尬无比,片刻,乐天反应过来,急忙坐直说道:“丽姐,你醒了。”

吴丽丽脸色羞红,急忙说道:“那个,我来叫你起床的。”

她甩开乐天的手,手足无措的离开了,就在出门的时候,还与妮子走个对面。

妮子进屋不怀好意的说道:“我就离开这么一会功夫,她就来勾-搭你了?”

“小丫头片子,别胡说。”

乐天笑骂了一句,接着收了笑容起床穿衣服。

吴丽丽焦灼的做了早饭,以前只做一人份,现在要做多人的,她还有点不习惯,端着煎蛋来到流水线,见乐天和妮子也都洗漱完毕,喊道:“吃饭了。”

乐天和妮子出来,三人一起吃着早饭,吴丽丽一边吃一边交代工作:“我这工作很简单,就是把手机零件组装起来,等工人来上班给你演示几遍你就会了。”

“组装手机。”乐天下意识喃喃一句。

“嗯,山寨机,苹果,但不是假的,是水机,行业内叫组装机。”

“卖的很好嘛?”乐天问。

“还行,年收入百万左右吧。”

哪知道妮子突然来了一句,“蓝天计划,年收入百万不是梦。”

“你个死丫头。”乐天拍了拍妮子的小脑袋,气氛也不在尴尬。

吃过早餐就开始干活了,送货的司机昨天晚上喝多了,现在还没起床,吴丽丽和乐天搬货,就是把零件搬运送进作坊里,其实搬运的工作不累,因为有搬运推车。

不得不说,吴丽丽很能干,乐天在车上把货物箱子搬下来,吴丽丽装上推车推进去就搞定,期间妮子也能帮点小忙。

一车的货物很快搬运好了,两人累得不行了,期间工厂的工人也都来上班了,大多数都是中老人,年轻人谁干着个活啊。

吴丽丽开始监工,工人们分发零件开始组装,吴丽丽在给乐天解释注意事项,经过几遍讲解过后,吴丽丽开始操作,乐天就在一旁看着。

吴丽丽年轻,手法娴熟老练,几十分钟就搞定一部手机,先放在一旁接着组装,说道:“流程很简单吧,不过组装完毕后,最关键的是试机,如果用不了就坏了。”

妮子也在一旁瞪着大眼睛看着,直到中午吃饭,有工人推来工作餐,所有人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吴丽丽一点老板的架子也没有,跟大家侃侃而谈,还介绍了乐天和妮子,说他们是自己的亲戚之类的话。

作坊工作气氛很融洽,乐天在当天下午就尝试组装,第一台组装机居然用时一个多小时,但这也把吴丽丽震惊坏了,一个劲的夸耀说,“你就是干这个的料。”

妮子也没闲着,吴丽丽给她也安排了一个工作,说让她开机严查能否正常使用,在操作流程都讲完之后,妮子居然也熟练的学会使用手机了。

第一天的工作在平静中度过了,乐天很容易的融入工作环境中,收尾工作都是由吴丽丽来完成,她让乐天去做晚饭,当然,下班后工人们都离开了作坊。

乐天简单的做了两道菜,摆好后叫吴丽丽吃饭,没多久,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有说有笑的走了过来,亲密的就像是母女俩一般。

“妮子真懂事,来,这个给你吃。”

吴丽丽给她夹了一块鸡蛋,妮子很快吃完饭,屁颠屁颠的说回房间,留下乐天和吴丽丽两人,临走时,还给乐天一个古怪的眼神。

饭桌上尴尬了好久,吴丽丽最先开口问道:“听妮子说,你妻子死了是吗?”

“是吧。”

“你有没有想过再找一个?”吴丽丽问。

“没。”

“哦,孩子还太小,应该有个妈妈照顾她。”吴丽丽想了想又说道:“不过在广州深圳这地方可不好找媳妇,房子车,贵的要死,我这作坊租一年都是百十万的,除了员工开销,一年其实也剩不下多少钱。”

乐天听着她诉说着,吃完饭,乐天收拾碗筷,吴丽丽伸了一个懒腰说道:“时间还早,出去逛逛怎么样?”

“我要陪女儿。”乐天话刚说完,就听妮子在屋里喊道:“我不用你陪,赔姐姐吧。”

吴丽丽暗中给妮子竖起大拇指,无奈,乐天只好硬着头皮跟吴丽丽在周围压马路,同时,她也在述说着自己的故事。

“岁数大了,真应该给自己找一个归宿,可是我这种女人,找一个老实可靠的男人很难,我已经有孤独终老的准备了。”

“其实你的条件不错,为什么不找一个呢?”乐天问。

“没有看得上的呗。”吴丽丽走在路灯下,影子拉的很长,尽显她内心的孤寂。

乐天想了想说道:“也是,你是作坊的老板,有车有房,眼界自然高一些。”

“切,我那有车有房了?”吴丽丽半开玩笑的说道:“广州深圳的房子我可买不起。”

“工厂不就是你的房子吗,还有你送货的车,不也是你的吗。”

“哈哈,这也算啊?”

“当然了,跟我们这种四海为家,而且一贫如洗的人来讲,你已经是高不可攀的女神了。”

“哈哈哈,你的嘴真甜。”吴丽丽双眼泛着桃花,含情脉脉的看着乐天,片刻后乐天反应过来,尴尬的咳嗽一声,吴丽丽也反应过来,拿出身上的红塔山,给乐天一根,拿出火机给他点着,自己也点了一根,大大方方的坐在马路边上看着冷寂的夜空。

乐天抽着烟,气氛有些尴尬无比,他感受到吴丽丽的意思,她好像再跟自己倾诉,这感觉很奇怪,他们才认识一天,这女人怎么就这么放得开,再看吴丽丽的行事作风,特别是下意识动作,突然乐天意识到了什么,她以前在东莞工作过,明白过来。

“那个,回去吧,我担心妮子一个人在工厂,我不放心。”

“回去吧,对了。”吴丽丽站起来踩灭烟头,说道:“明天要早起,你会开车吗?”

“会吧。”

“什么叫会吧?”

“我忘了。”

“失忆,也不知道是真的假的。”吴丽丽一边往回走一边说道:“明天我要去送货,得有个人帮我搬货,你跟不跟这我?”

“跟着呗,但我真不确定会开车。”

“回去试试不就知道了。”吴丽丽是想一处是一处,回到作坊叫上妮子,说试试车,就上了她的松花江微型,让乐天坐在驾驶位发动。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