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82章 王老去世

第982章 王老去世


                “呵呵呵。”见到受伤的雇佣兵,黑妹冷声大笑起来,“能有个人陪葬,我值了。”

乐天看了一眼,摆手说道:“带他下去治伤。”

“是老板。”

雇佣兵们去找医疗箱去了,乐天再次看向黑妹,问道:“你还没回答我呢,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他妈的恨你。”

“我不是……”乐天说不下去了,之所以不杀她,那是因为乐天很自负,他曾经对黑妹使用过催眠术,让她忘记仇恨,珍惜现在,可是很显然黑妹内心的仇恨并没有化解,而是隐藏的更深了。

“我跟你没什么好说的,杀了我吧。”黑妹闭上了眼睛,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乐天还是叹了一口气,持枪对着黑妹,冷冷的说道:“告诉我,华佗遗书在哪,我可以不杀你。”

“做梦。”

通过这句话,以及刚刚黑妹下意识避开的目光,乐天顺势看去,床头,枕头下面,乐天走了过去,掀开枕头,没错,就是竹筒状物品。

乐天刚要伸手去拿,黑妹挣扎着就要站起来,“李乐天,你是个混蛋!”

“我知道,不用你告诉我。”乐天坐下打开竹简,检查里面是否是真的华佗遗书,没错,千真万确。

“我恨你。”黑妹咬牙切齿的说。

“恨我的人多了,你算老几。”

虽然黑妹受了伤,但她还是挣扎的往乐天这边爬,过程之中,手里还藏了一片碎玻璃,这点小举动乐天当然看在眼里,以前她没受伤的时候,都没赢过乐天,更何况现在了。

“别挣扎了,没用的。”

乐天起身向门口走去,距离黑妹又远了好几米,黑妹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个混蛋,要么杀了我,要么我杀了你,你别跑,给我过来。”

乐天站在门口没有回头,问道:“告诉我,毕超真的去缅甸了吗?”

“你放心吧,就算我死了,毕超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朋友的,什么钱恒泽,什么赵文瑄,他们都好不了,男的分尸,女的奸-杀,哈哈哈,你等着吧,你会看见这天的。”

“法克。”就算乐天在好的脾气,听见这话也怒不可遏,他持枪走了过来,顶着黑妹的脑袋说道:“你这是在找死。”

“开枪啊,你个孬种,就知道婆婆妈妈的,开枪啊,打死我啊,告诉你,我们的计划已经开始了,我把你埋在鄱阳湖,接着就是一个个的死,张云芳他们都不落下。”

“我杀了你!”乐天持枪顶着黑妹的脑袋,可是就是无法勾动扳机,这倒不是乐天心软,也不是他优柔寡断,而是乐天在黑妹的眼眸中,看见了求死的意志,这个眼神让乐天始终无法开枪,因为他理解了黑妹的伤痛,也明白自己的催眠为何没起到作用,因为,她对乐天的恨意,已经渗透骨髓。

就在两人僵持的时候,雇佣兵回来了,走过来说道:“老板,基地里没有其他人了,一共才6个人,还算上她。”

“我知道毕超去哪了,她,交给你处理。”乐天把手枪交给雇佣兵,转身就要走,黑妹在后面厉声喊道:“乐天,你个软骨头,你亲手杀了我呀,杀呀,我不怕你。”

乐天没停留,雇佣兵质问道:“老板,我怎么处理都行吗?”

“行。”乐天没多想,直接下楼去了。

客厅之中,几个人正在给这个雇佣兵包扎伤口,乐天刚刚过了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听见楼上传来凄厉的惨叫,以及黑妹撕心裂肺的求饶。

乐天止住脚步,拳头紧紧攥在一起,他真没想到,跟着自己的雇佣兵,居然是这么一个下作的人,杀人不算,居然还要先奸后杀,这让乐天的良知稍微有些过意不去。

其他几位雇佣兵也看出乐天的难色,一个佣兵起身说道:“老板,我去吧。”

“去吧。”乐天咬了咬牙,最终还是答应了。

雇佣兵上楼,进入房间后,直接把变-态佣兵推开,而此时黑妹身上满身是血,睡衣也是支离破碎,黑妹的意志已经崩溃了。

“你干什么?”佣兵吼道。

可是后上来的这位根本不解释,抬手一枪,子弹打穿了黑妹的眉心,就这么送了她最后一程。

“我靠,老板说了交给我处理,你就这么给我杀了?”

这人根本不跟他接话,直接走下楼,他紧追下去,当来到大厅的时候,乐天坐在沙发上面色阴沉无比,把手中的华佗遗书放在桌子上,说道:“你受伤了,之后的行动就别参加了,去英国帮我把这份东西,交给赵文瑄。”

“老板,我……很抱歉。”受伤这位刚刚是杀红眼了,根本没注意就被楼上的冷枪打中,此刻后悔可是已经完了。

乐天没让他说完,起身指着变-态佣兵说道:“你送他去英国,其他人跟我去缅甸,继续执行任务。”

“boss。”变-态佣兵叫了一句,但乐天还是毅然决然的走了。

上了车,乐天心里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首先是扑了一个空,没抓到毕超这让乐天很恼火,其次,黑妹的最后一刻,也刺透了乐天的自尊心。

其实乐天并不优柔寡断,他是自负过了头,就比如黑妹,他以为自己给她催眠,缓解了仇恨,可是这个仇恨只是片刻的化解,之后还是重复,这让乐天看明白一切,原来,催眠并不是万能的。

……

缅甸,王斐住院,军方派出大批武装人员护卫,钱恒泽和杜马波一直在旁照顾着。

手术过后,王斐端着的清醒几分,他苍老的没有一丝生机,医生给他注射了人血球白蛋白来续命,王斐这才喃喃说道:

“恒泽啊,你过来。”

钱恒泽走到床边,王斐握住他的手,说道:“李乐天死了,我真的很抱歉,真的,我没想到啊。”

不知道这句话是真的假的,总之,王斐流下了一行眼泪。

钱恒泽纠结了一番,最终也没说出真相,估计是私心作祟吧,毕竟乐天说过,缅甸矿区的继承权,交给他了,如果钱恒泽这个时候说出乐天没死的消息,估计王斐就不会把遗产交给他了。

“恒泽啊,乐天不在了,以后,缅甸矿山,就,就交给,你。”

最后一个字说完,王斐的生命已经透支,他双眼睁着,这不是说他死不瞑目,而是心里有愧,临死也没能回家,最终客死他乡,这是王斐心里一辈子的痛。

“王老,王老。”钱恒泽试探的叫了两声,可是王斐已经没了呼吸,心电图监控仪发出刺耳的警报,医生护士匆匆进来抢救,钱恒泽就在一旁看着,一言不发。

杜马波也是一样,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直到10分钟过后,抢救无果,医生宣布王斐死亡时间,此刻钱恒泽的内心是百感交集,这是说不出来的情绪。

杜马波还算真诚,她摸掉了眼泪,拍了拍钱恒泽肩膀,说道:“回去准备后事吧。”

“嗯。”

钱恒泽肃然起身,离开病房的时候,跟身边的手下各种交代,让他们准备诸多后事。

王斐的临终遗言,这些手下是听见的,钱恒泽是继承人,这就代表,他以后将继承王将军的意志,他就是政-府军的代言人。

刚出医院门口,外面就来了一个车队,钱恒泽止步看着,车队停下,一帮人下车,居然是小春领队的山口组。

小春匆匆的跑了过来,急切的问道:“王老爷子怎么样?”

“需要你关心吗?”钱恒泽冷声质问。

“钱先生,我很抱歉。”

“用不着。”钱恒泽根本不听解释,一甩袖子就走,杜马波等人也上了车直接开走,小春指挥手下开车紧跟其后,两个车队一前一后就这么飞驰走在乡间小路上。

钱恒泽坐在车里一个劲的看后视镜,喃喃自语道:“小春这是要干嘛?”

“估计是想知道天哥的下落。”杜马波解释。

“下落,我他妈哪知道。”

可就在这时,对讲机里传来报告,说:“毒贩军、几个私家军,还有武装势力准备动手了。”

钱恒泽气急败坏的说道:“通知各个部门,准备开战。”

放下对讲机,看向杜马波说道:“这帮狗娘养的,居然这个时候开战,一定是毕超搞鬼。”

车队很快回到山坳基地,山口组的车队也跟到这里,车子挺好之后,小春再次追了上来,急切的问道:

“钱先生,我知道现在说一切都完了,我只想知道,乐天君到底怎么样了?”

“不知道。”钱恒泽根本不搭理她,自顾自的指挥手下准备开战。

小春被手下拉住,低声说了些什么之后,小春也明白现在的局势,再次凑到钱恒泽身边说道:“钱先生,请问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需要。”钱恒泽不是李乐天,他根本不相信小春,再说跟他一点焦急也没有,又怎么会跟她说机密呢,但这也让小春很恼火。

“钱先生,我也没想过会发生这件事,我现在很想知道乐天君到底如何了,请你告诉我,拜托了。”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