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87章 人言可畏

第987章 人言可畏


                乐天在床上躺着,回忆着,思考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屋子外面有人说话,乐天侧耳倾听,不知道为什么,这对话声音很小,但是乐天能听得一清二楚,而且就连院子外的场景,都能在脑海里产生画面感。

妮子在晒床单,有村民过来帮忙,听脚步声和声音来断定,这个女人很胖,身高大约在150左右,门口还有人站着没动,好像是个男人,他点了一根旱烟吧唧吧唧的抽着。

胖女人帮着妮子挂床单的时候问道:“妮子,你爸是不是醒了?”

“嗯。”

“你妈说他很有钱,当初她借我家钱的时候,说醒了就还,你问问你爸,啥时候还钱?”

“可是爸爸什么都不记得了。”

“咋能,我找他去。”

“哎哎,你干嘛,人家刚醒。”站门口抽烟的男子终于说话了。

“要你管,闭嘴。”

接着,乐天就听见胖女人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没多久就进屋了。

她的确很胖,脸上的表情很古怪,像是在笑,但闻到屋子里这臭气熏天的味道,她也忍俊不禁的直皱眉,最终捂着鼻子凑了过来,说:

“大兄弟,你醒了。”

“大姐,有事吗?”乐天直勾勾的看着胖女人。

“有事,有。”她环顾一圈,也没看出屋里有能坐的地方,但还是从兜里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板着脸说道:“当初你昏迷的时候,大妹子为了给你治病,管我家借了800块钱,你看着钱你啥时候能还上。”

“800块钱是吧,不多,等我过有钱就还给你。”

“嘿,大兄弟啊,你是个爽快人,哪我就先走了。”她笑转身出门,随后妮子扭扭捏捏的进来,乐天笑着招招手说道:“过来。”

妮子可能是习惯了臭味,她可一点没有外人哪种厌恶的表情,屁颠屁颠的跑过来坐在乐天身边。

“爸爸,你好点了吗?”

“好多了。”乐天看了看一贫如洗的家里,问道:“你和你妈妈,一直生活都这么辛苦吗?”

“你没回来之前还好啦。”妮子眼睛滴溜溜的转着,似乎在回忆着什么说道:“以前家里有电视有冰箱,还有洗衣机嘞,然后你回来了,妈妈为了给你治病,就把家里的电器都卖了。”

“这样啊。”乐天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同时他也在努力回忆,自己究竟为什么在海上昏迷。

“可是钱还是不够吶,知道嘛,在县里医院给你治病,一天的费用就一千多块,手术费要好几万,妈妈也是没办法了,才把你俩的结婚戒指卖掉的。”

乐天止住思考,环抱住妮子问道:“你妈妈有没有说,我是哪的人?”

“没有没有,妈妈就跟医院医生说过,说你是大医院的大夫。”

“其他的呢?”

“在就没有了,妈妈起早贪黑的照顾你,后来没钱了,妈妈就到处去借。”妮子摆弄着手指,喃喃自语道:“后来借了好多好多的钱。”

乐天又叹了一口气,这番话差点就让乐天流下眼泪,但幸好克制住了,“你妈妈,怎么死的?”

“她借了钱去城里买药,然后就被车……”妮子眼圈也通红,这是要哭的节奏,看见妮子强忍着不哭,乐天紧紧地抱着她,诚心诚意的说道:

“辛苦你俩了。”

妮子的眼泪终于出来了,她欣慰的说:“没事爸爸,妈妈说,有你在一切都会好的,她临走之前跟我说,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

从这一刻,乐天的心终于融化了,也在这一刻,他终于感受到了这个女儿,这可能是久违的亲情,貌似在他心里早就期盼的情感。

傍晚十分,估计是胖女人出去到处说的原因吧,家里接连来了好多访客,大多数都是村里的女人,每一个都拿着借条来要债,虽然话说的还算客气,但乐天能从他们表情中看出一丝韵味,貌似他们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妻子很不满一样。

乐天不明白自己是怎么看出来的,但这些人给他的感觉都不是很友善。

没办法,这些村民再不好,也曾经雪中送炭,乐天一律回复他们说:“等我好了,你们的钱一分不差的还给你们。”

就这样,又平静的过了几天时间,这天,村外鞭炮声不断,乐天疑惑的询问妮子,“为什么放炮啊?”

妮子说:“今天大年三十啊。”

“过年了?”乐天有些茫然,他的印象中,过年的天气应该很冷啊,但这个趴趴土房也没烧火,再看窗外,最多就是一个秋天的温度,怎么就过年了呢。

先不管这些,也不知道妮子从哪弄来两个树枝当拐杖,乐天架着进行物理康复,而妮子说出去弄年夜饭。

乐天在屋子里溜达几圈腻歪的不行,杵着树枝拐杖准备出门去村里看看。

一出门,空气格外清新,也怪自己再臭气熏天的屋子里待得太久了。

村里环境还算不错,有水泥路,家家也都有红砖房,不过大部分的院子都晒着鱼干和海带,最让乐天不习惯的是,这房屋的建筑格局,都是平顶房,在他的印象中,农村的房屋不是这样的呀,最起码也应该有个烟囱吧,可是走了一圈也没看见一个烟囱。

溜达的时候,路过一户人家,几个老太太和农村妇女在闲聊,他们看见乐天都挤眉弄眼的,还小声嘀嘀咕咕的。

乐天耳力非常好,她们嘀嘀咕咕的居然听见他们说啥了。

“就是他,要是我也不要她媳妇。”

“可不,他媳妇就是一个贱-人,当初为了借钱,跟村里多少老爷们那个。”

“小点声,他过来了。”

几个女人闭了嘴,乐天一走一过微笑面对,可是过去没多远,就听几个妇女又开始嘀咕。

“你们说她俩是不是离婚了?”

“肯定离婚啊,哪有男人能带的起这么大的绿帽子啊。”

“我还听说,他是城里的医生,挺有钱的呢。”

“我也听说了,谁知道呢。”

乐天皱着眉头走过拐角,耳中的噪音这才终止,乐天本以为只是几个妇女嚼舌头,哪知道路过一家的时候,院子外一个老爷们正在抽烟,屋里的胖女人厉声骂道:“你在不催,过两天人跑了咋办?”

“行啦,人刚醒,缓缓再说呗。”

“缓啥缓,你有钱,你看那女人逼你有钱,那可是老娘的钱。”胖女人也不怕家丑外扬,站在门口破口大骂道:“当初我不同意借钱,你可好,背着我搞破鞋,你以为我不知道,那个女人为了借钱,跟村里多少老爷们搞,你以为我傻,我不知道。”

“行了,人都死了,说哪干啥。”

“你不嫌丢人我还嫌呢,就他哪男人,我看着跟骚-货一样,都不是好东西。”

乐天听得出来,这番咒骂,是针对自己和过世的妻子的,难怪妮子不让自己出来溜达,原来是这样。

听了这些闲言闲语,乐天是无力反驳,毕竟他连自己是谁都想不起来。

漫无目的溜达的时候,站在村口看见妮子拎着一个塑料袋蹦蹦哒哒回来了,乐天刚想迎上去,就见树丛旁冲出一帮小屁孩,绕着妮子开始唱骂人话。

“野孩子,捡垃圾,你妈跑去偷汉子……”

妮子脸色涨红,抱着塑料袋快走,但这帮熊孩子居然捡起地上石头丢妮子,妮子也不反抗,逃也似的跑了。

乐天看不下去了,拄着树枝疾走几步,“干嘛呢。”

熊孩子做鸟兽四散跑开,妮子急忙跑过来说道:“爸,你怎么出来了?”

“没事逛逛。”

妮子连忙扶着乐天,拿着塑料袋说道:“我去换了点吃的,咱俩有年夜饭了。”

乐天这才看见,这塑料袋里原来是炝拌菜和两个馒头。

“回去吧。”

妮子搀扶乐天回去的时候,再次路过胖女人的家,路上还看见几个妇女,都是债主,当面一套背后指指点点,说着那些闲言闲语。

妮子也听见了这些话,但她一直很小心的看着乐天,就怕乐天生气,幸好乐天表情古井无波,直到回到家,妮子拿了盘子碗筷,把炝拌菜盛盘放在桌子上,筷子馒头都摆好,笑呵呵的说道:“爸爸,吃饭吧。”

乐天笑着拿起馒头递给妮子,“你吃。”

“爸爸吃。”

说实话,这炝拌菜的味道的确不怎么样,但父女俩相依为命,一起吃个过年饭也是其乐融融。

吃饭的时候,妮子几次欲言又止,乐天实在忍不住了,问道:“你想说啥。”

“爸爸,别听村里人胡说,妈妈不是那样的人。”

妮子在掩饰,没错,如果她不这么说,乐天可能还不信,可是妮子孩子太小,乐天怀疑她妈妈甚至都不背着她做那些事。

不过这些乐天已经不在乎了,他说道:“当初为了救我,真是委屈你妈妈了。”

“真不怪妈妈。”妮子一脸委屈的说道:“当时家里能卖的都卖了,能借的钱也都借了,妈妈没办法了,才……”

“别说了,是我的错。”乐天及时打断妮子的讲述,乐天是个明事理的人,妻子满村勾搭汉子就是为了借钱,而借钱的目的是为了救乐天,这乐天还能说什么,其他人不理解但乐天只有感恩戴德。

拍了拍妮子的头,说道:“明天带我去给你妈上坟,我要拜祭一下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