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86章 我是谁

第986章 我是谁


                水,到处都是水,无论怎么挣扎,还是无法呼吸,到处都是令人窒息的水。。

“啊!”肃然从‘床’上坐起,抹了一把头上的冷汗,看着陌生的环境,完全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样。

这是一个土房,装修,呃,这破房还有装修?说是眼前的屋子,家徒四壁一点也不为过吧。

突然之间,从‘门’口跑进来一个半大孩子,看不出男孩‘女’孩,大概在8~10岁左右,小脸脏兮兮的,身上也满是污垢。

“爸爸,你终于醒了?”小孩站在‘床’边,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

“你是……”

“是我啊,我是你‘女’儿啊,爸爸你不记得我了?”小‘女’孩连忙说道。

“我是谁。”

“你是我爸爸啊。”

“爸爸。”好‘蒙’圈,为什么什么也想不起来,我是谁,我叫什么?头好痛。

男子抓着脑袋倒在‘床’上,小‘女’孩很惊恐,连忙过来照顾,拿着一块类似抹布的‘毛’巾,在男子头上擦了擦,“爸爸,你没事吧。”

“我……你,你妈妈呢?”

“妈妈她。”小‘女’孩低下头,嘟囔着嘴说道:“一个月前,妈妈为了凑钱给你治病,她,她被车撞死了。”

“撞死了?”男人大惊失‘色’,半晌才反应过来,“哪,我是怎么了,为什么我什么也记不起来?”

“是这样的。”小‘女’孩走到男人身边,照顾他擦汗说道:“大概是半年前吧,渔民叔下海打鱼,结果把你捞出来了,当时你昏‘迷’不醒,大家要把你送去公安局,后来我妈妈看见你,说你是我爸爸,就把你带回来养病。”

“等等。”男人虽然有很多事都想不起来,但是,他从小‘女’孩的话中听出了一点线索,什么下海打鱼,被捞上来,然后就莫名其妙的有了媳‘妇’,还有了孩子?

“怎么证明我是你爸爸?”男人问。

‘女’孩有些生气了,嘟囔着嘴说道:“村里的伯伯都说你没良心,你还真没良心,当初抛弃我妈妈,现在还不想认她,你等着,我给你拿证据。”

只见小‘女’孩踉跄的打开一个破旧的大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相框,爱惜的在玻璃上擦了擦,然后显摆似的给男人看,“这就是你跟妈妈的婚纱照。”

男人仔细看着婚纱照,里面的男人帅气‘逼’人,‘女’人长得也算漂亮,可是为什么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了呢。

男人踉跄的要下‘床’,可是浑身无力,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在地上,小‘女’孩急了,快速扶着男人,急切的问道:“爸爸,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男人坐好后,看着自己的胳膊,“我怎么了?”

他的胳膊上满是烧焦烫伤的痕迹,这让他更加茫然,掀开破烂发酸的棉被,看着枯瘦萎缩的双‘腿’,他更加茫然起来。

“有镜子吗?”

“有。”小‘女’孩快速跑出去,没一会就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小方镜子,男人接过来看了看自己的脸,头发油腻,脸‘色’面黄肌瘦,居然一点‘肉’‘色’也没有,只是轮廓看上去,跟相片上有几分相似,其他的基本看不出来。

男人看了良久,喃喃道:“为什么我,一点也想不起来?”

“爸爸你真的什么也不记得了吗?”小‘女’孩凑到男人身边。

“嗯。”

“太好了。”小‘女’孩居然这么说,这让男人很诧异,想不起来这也叫好,但小‘女’孩也发现自己说漏了嘴,急忙改口说道:

“哦,是这样的,你以前抛弃了妈妈,是老天爷让你重新回到我们身边的,所以啊,你忘记以前是应该的,我可跟你说,妈妈因为你死了,我就你一个亲人了,你可不能抛弃我。”

“我,以前那么畜生吗?”男人眉头紧锁。

小‘女’孩急忙改口说道:“不是不是,爸爸,你是忘记了,听妈妈说,你以前是一位很有名的医生,每天都很忙,妈妈是为了不影响你工作,这才带着我回农村生活的。”

“我是医生。”男人陷入回忆,难怪刚刚,自己脑海里产生的想法,居然都是治疗伤疤的中‘药’,还有看见脸‘色’的时候,想的也都是怎么调理的食材,原来自己以前是医生。

“我叫什么?”

“你姓李,叫李乐天。”

李乐天挠了挠头,“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没关系,现在村里人都管你叫阿天,因为你是星期天被救回来的。”

“阿天,李乐天?”李乐天更近茫然,不过当他再看小‘女’孩的时候,突然看见她脖子上挂着一个红绳,伸手‘摸’了一下,小‘女’孩急忙躲开,捂着‘胸’口说道:“这是我的。”

“别紧张,我就是看看。”

“哪你看吧。”小‘女’孩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挂坠,乐天‘摸’了‘摸’,感觉很熟悉,自己好像认识这个东西,脱口而出道:“极品紫翡翠,这个吊坠最起码10万以上。”

“这是妈妈留给我的遗物,当初为了给你治病,妈妈把你们结婚的钻石戒指卖掉,也没卖掉这个,她说这是你留给我俩的唯一念想。”

“是吗?”乐天茫然的抬起左手看了看,在手指上真的有常带戒指的痕迹,只不过手指上没有任何戒指,“我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乐天‘揉’了‘揉’额头,小‘女’孩急忙说道:“爸爸,这不‘挺’好的嘛,咱们一家团聚了,以后我照顾你。”

乐天看着小姑娘,她因为很久没洗脸,脸上脏兮兮的,不过看她的大眼睛很可爱,只不过自己对这个‘女’儿,为什么一点亲情的感觉都没有呢。

“你叫什么?”

“我叫妮子。”

“妮子,有点熟悉啊,全名叫什么?”

“我叫李莹,妮子是我的小名,妈妈给我起的名字。”

李乐天躺下直勾勾的看着头上,他还是感觉有些茫然,一脸的懵‘逼’不知所措。

“咕噜噜”

也不知道是李乐天,还是妮子的肚子咕咕叫了,妮子率先跳下‘床’,问道:“爸爸是不是饿了,我去给你‘弄’点吃的。”

“嗯,对了。”李乐天说道:“我这段时间一直昏‘迷’,估计都没点油水,你给我‘弄’点耦粉熬粥。”

“哦,我去找找。”妮子跳下‘床’跑了,乐天茫然的愣了一会,这才想起来一件事,这个家里一贫如洗,上哪找藕粉,这不是为难孩子吗。

乐天想到这就要翻身下‘床’,可是半年多没活动,肌‘肉’萎缩是正常反应,现在乐天想动动脚趾都是难事。

结果就这么摔倒在‘床’下,废了好大劲,乐天才支撑着坐了起来,他懂医术,不是妮子说他是个医生,而是他脑海里,情不自禁的产生治疗的方案,什么物理疗法,什么针灸,这些李乐天都能想起来。

坐在地上,李乐天没有着急起来,因为他现在起不来,他看着脚趾喃喃道:“动动,动一下。”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直到20多分钟之后,李乐天的脚趾终于象征‘性’的动了动,乐天嘴角一撇,说道:“这就是好的开始,只要神经没坏死就好。”

对于瘫痪的人来讲,身体就如万斤沉重一般,废了好大劲,乐天才爬上‘床’,可是上来一看,这‘床’单上黄白满‘床’单,臭气熏天的很难闻。

乐天也清楚地很,他昏‘迷’期间应该一直躺在这‘床’上,开始的时候,妻子在的时候还有人伺候屎‘尿’,可是妻子死后,自己的‘女’儿根本搬不动他呀。

想到这,乐天侧头看向放在地上的相框,婚纱照的这张相片,‘女’人的妆画得很漂亮,她幸福的笑着,眼中含有泪‘花’,这是幸福的泪水。

看着看着,乐天的眼圈也湿润了,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自己以前是什么人他忘记了,可是这位妻子能这么对待他,夫复何求,只不过,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在海上溺水,难道,沉船了?

乐天想不明白,就在这时,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妮子带着一帮村民进屋,这些人穿着都很朴素,脸‘色’也都是晒得发黑,说话带着闽南口音,只要他们不慢点说话,乐天根本听不懂他们说什么。

不过看他们的表情状态,乐天能猜出来一些,他们在说,你醒了,这段时间可苦了孩子了,你以后可不能这么畜生,以后要好好对待你‘女’儿。

乐天是一脸懵‘逼’状态,幸好这些村民受不了臭味,待了没多久就都走了。

妮子倒是不嫌弃乐天臭,之前一直盖着被看不见,现在看见了,他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床’单拉出来,说是要给乐天洗‘床’单。

乐天很感动,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这句话一点没错,端屎端‘尿’这活一个孩子干,真是为难他了。

外面炉灶上烧着火,妮子在院子外面洗着被单,没多久,有村民送来米粥,妮子端进来笑呵呵的说道:

“村里没藕粉,只有米粥行不行。”

“行,谢谢。”乐天刚端在手中,妮子的肚子就叫了起来,乐天把米粥往前一送,“你喝吧。”

“不,我不饿。”妮子转身就跑了,乐天看着手中只有几粒米的粥,实在是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

一口喝了半碗,给妮子留了半碗,躺在‘床’上开始回忆,他总感觉,自己跟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这种感觉很奇怪,可是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了呢。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