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88章 便宜妻子

第988章 便宜妻子


                第二天是大年初一,妮子一大早就出去了,乐天在院子里等了好久,都将近中午了妮子才回来,乐天疑惑的问道:

“你干嘛去了?”

“村里老人说,去拜祭妈妈,要带点贡品,我去借了一点糖果。 ”

乐天这才发现,妮子肮脏的衣服兜里,塞满了东西,看见这一幕,乐天真怀疑自己的这个当爹的真是什么用也没有。

两人走出家门,外面家家户户贴着福字和春联,时不时有村民放着鞭炮,到处都尽显过年的气息。

乐天路过一户院子,叫住妮子说道:“等我一会。”

乐天自顾自的进入院子,这家人在过年,但气氛有些尴尬,他们见乐天来了,老爷们还算大度,笑脸相迎说道:“大兄弟,过年来串门啊。”

“嗯,感谢老哥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嫂子,给你们拜个年。”

农村妇女喜怒哀乐都摆在脸上,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也伪善的用笑声回应一下。

“大哥,大嫂,有个事想请你们帮忙。”

“大兄弟你说。”

“我要去拜祭一下我媳妇,能借你家的自行车吗。”

男人看了看自己的媳妇,妇女抓了一把瓜子,一边磕一边问:“欠债不过年,这都过完年了,你媳妇欠我家的钱,啥时候还啊?”

之前妇女还有耐心,现在是一点耐心都没了,自然也没给乐天好脸色。

乐天虽然想不起来事情,但为人处世的阅历还在,“嫂子,等过了年,我带妮子回城里取钱,回来就还给你们,你放心,欠你们多少钱,我都双倍奉还。”

妇女脸色顿时笑了,“不用还那么多,那个大兄弟,你在城里,真的是医生吗?”

“是。”乐天硬着头皮回应。

“大兄弟,我家二小子一天老犯毛病,你能不能给看看。”妇女说。

乐天心里也没底,在男人搬来椅子后,他坐下说道:“把孩子抱出来我看看。”

妇女进屋去了,乐天让男人出去,把妮子叫进屋里坐一会,没多久,妮子和妇女抱着的孩子,就都进屋了。

乐天看了一眼孩子,才2岁左右,还在襁褓之中,脸色通红,小手滚-烫,摸了摸小脸蛋,又掰开孩子的嘴看了看舌头,顿时,乐天脑海里出现一大堆医学名词。

“大嫂子,你加这二小子是小儿胀气,没什么大毛病,但如果长时间不治疗,会出大问题的。”

“那怎么治,大兄弟,你说上医院得花多少钱?”

乐天想了想说道:“花不了多少,如果是甲级医院的话,万八千的吧。”

一听说万八千的,这家人都没话了,脸色也阴沉下来,不过乐天接着改口说道:“但如果我治的话,百十块钱就搞定了。”

“大兄弟你说的是真的?”

“嗯,有纸笔吗?”

男人急忙拿了纸笔,乐天胳膊还没恢复力气,哆哆嗦嗦的写了一个药方,字迹歪七扭八的,勉强能认出写的是什么,乐天放下笔说道:

“照方抓药,抓三副,三碗水熬成一碗,一天喝一副,三天就好。”

“谢谢大兄弟。”

这家人在也就没提欠钱和乐天媳妇的事,借了自行车不说,还给拿了几个苹果说上坟用。

乐天借自行车不是为了骑,主要是这山路不好走,拄着树枝更难上去,还不如这自行车方便呢,而且妮子也能坐在大梁上,省事不少。

走在路上,妮子眨巴着大眼睛说道:“爸爸,你真的是大夫嘛?”

“嗯,不记得了,但我觉得应该是吧。”

“你真厉害,能教我吗?”

“可以啊。”

推着自行车慢慢悠悠的走了3个小时,终于在一片破树林里看见了坟圈子,这里有很多坟墓,大多都是找个看上去还算可以的地方,就是一堆埋死人的地方。

妮子拉着乐天的手,走到坟圈子里,找到妻子的坟墓,说实话,看见这坟墓乐天的眼泪差点没掉下来,不是因为感动,而是因为寒颤。

别人家的坟墓,最起码有个墓碑,别管是木头的还是石头的,起码能立个名字,但这座坟就是挖个土把人给埋了,别说花圈烧纸,就连墓碑都没有。

妮子走到坟前,把兜里的东西拿出来,几个烂枣,一把便宜的糖,摆放在坟包前跪下就磕头。

“妈妈,在你的保佑下,爸爸终于醒了,妈妈,我带着爸爸来看你了,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爸爸早日康复啊。”

乐天也踉跄的过去,跪下,“辛苦你了。”乐天居然磕了俩个头。

话说,他们出门的时候,这天还算是晴朗,虽然天上有云朵,但也不至于下雨,可就等乐天磕了头的时候,突然雷声阵阵,轰鸣四起。

乐天急忙抬头,看了看这奇怪的天气,不像是要下雨的样子啊,连乌云都没有怎么就打雷了呢。

妮子慌了,急忙扶起乐天说道:“爸,要下雨了,咱们走吧。”

乐天被搀扶起来,扶着自行车刚要走,就见妮子从兜里拿出一个破烂的塑料袋,把贡品装好后,又扫视其他坟包,把其他上坟的贡品也都装走了。

妮子回来不管不顾的说道:“走吧。”

“你哪这些干嘛?”乐天问。

“吃啊,妈妈说吃这些贡品健康长寿,你就是靠这些贡品才醒来的。”

乐天无语了,妮子这话也透露出来,他昏迷的时候,妮子和未见面的妻子,是没少给他捡供果吃,也是,自己昏迷需要营养,他们家也没钱,上哪买得起水果啊。

父女俩推着车往回走,这天也怪,打了一声雷就没动静了,早知道多看一会了,不过回去的路上,乐天就在琢磨,怎么弄点钱把这座坟修一下,最起码也得有个墓碑啊。

乐天的心里对钱没什么概念,可是莫名其妙的感觉让他很奇怪,貌似自己身上没钱,可是他却在想,怎么修建一座豪华坟墓,清醒过来仔细一算,造价起码百万打底,这让乐天下意识哆嗦一下,心里也在奇怪,自己的想法怎么能这么天马行空。

回到村里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乐天走了一天,这萎缩的肌肉早就受不了了,妮子真懂事,烧了热水拿着毛巾给乐天敷腿,这才环节了肌肉疼痛。

晚上,父女俩抱着睡在一起,妮子把自己埋在乐天怀里,喃喃自语道:“有爸爸的感觉真好。”

这句话又让乐天感触良多,貌似,他也曾想有个爸爸,可是他好像没有。

“有你,才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运。”乐天喃喃回应。

……

热闹的春节很快的过完了,但是村里就这么几户人家,老孙家婆子是个大嘴巴,乐天治好她儿子之后,在村里是没少唠叨,这也让村民们都相信了,李乐天是城里的医生这个身份。

也就是大年初四,有一个妇女领着自家孩子来找乐天看病,乐天也是来者不拒,毕竟人家拎着两斤鸡蛋,妮子看见这鸡蛋眼睛都直了,乐天只能勉为其难的接了这活。

看病对失忆的乐天来讲,并不是难事,这个孩子也不是大病,就是总闹肚子,说白了就是穷人病。

乐天把脉看了看就看出端倪,这是孩子肚子里有虫子,解决办法也简单,去城里药店买4片肠虫清就搞定。

但此事过后,整个村里就传开了,说李乐天是个名医,几乎家家户户都来找他看病,同时乐天的身份地位也水涨船高,村里人拿的东西也越来越多,渐渐的开始有人问看病的价格。

这些人好来不计都帮助过乐天,乐天给他们看病不求报答,只当做回报他们的恩的了。

就这样又过了一个星期,在村民供给的营养品下,乐天的身体恢复太多了,起码,乐天能不依靠拐杖走路了。

也是经过这段时间,村里人在没上门要过帐,毕竟他们都不是傻子,如果乐天真的是城里的大夫,就他们那点小钱,轻松就能还上的。

这天,村里来了几个老爷们看病,都是湿疹,这是靠海的地方病,乐天开了药之后,他们感恩戴德,乐天借此说了一个想法。

“几位老哥,我也有个事想请你们帮忙。”

“李大夫你说。”

“我媳妇她的坟墓,有点太寒颤了,你们能不能帮我找个阴阳先生,再帮我掂点钱,我想翻修一下坟。”

“这……没问题,我们回去商量一下。”

这些人走了,没多久这件事就在村里传开了,一些老人来到乐天的家里,或蹲或坐的围了一圈人,大部分男人都抽旱烟,也只有几个在城里打过工的人,拿出红梅,也给乐天一根。

老人让妮子出去玩,他们有事跟乐天说,结果妮子一走,这些人就七嘴八舌的说道:

“李大夫,你可能不知道,你媳妇不是我们本村人,她是大约2~3年前搬来的。”

“当时听村里人说,她是几里外那个村子的姑娘,以前一直在城里工作,家里人不认她,说她在城里卖-逼的,不认她。”

“咋说话呢。”

“对对,我说错了,李大夫别见怪啊。”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