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76章 钱恒泽跑路

第976章 钱恒泽跑路


                “我为什么不行?”曾温柔反问一句,然后伸手抚‘摸’着于涛的手,说道:“涛,你不是说你爱我吗,你还说你会保护我的,现在就是证明你说的话了,别让我失望。.: 。”

“我是要保护你,所以才想让你跑,可你怎么这么傻呢?”于涛真是急坏了。

“你才傻呢。”曾温柔瞪了他一眼,“我这么坚持是因为……”

她差点就把邮件的事说出来,见于涛郑重其事的看着她,曾温柔急忙改口,说道:“是因为,我不想让你为难。”

虽然这句话有点随意发挥的韵味,但于涛听完之后很感动,他绕过桌子,把曾温柔抱在怀里,两人只是拥抱在一起,没说任何话。

……

就在于涛和曾温柔在咖啡馆里聊天的时候,钱恒泽也接到了一条电子邮件,他满不在意的打开看了看,与曾温柔的邮件差不多,都是匿名的。

钱恒泽看完后也是古井无‘波’,就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他坐在沙发上开始沉思,没多久,曾温柔和于涛手牵手回来了,钱恒泽瞟了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你俩可真有心啊,这个时候了还谈情说爱的。”

“羡慕啊,哼。”因为在得到乐天失踪的时候,曾温柔与钱恒泽发生了冲突,两人对话之间总带着对立感。

钱恒泽也不惯着她,站起来说道:“天哥丢了你是不是很高兴?”

“我高兴你个头啊?”

于涛也茫然的说道:“我说恒泽啊,你哪根筋不对了?”

“于涛,你给我闭嘴,你的事我回头说。”钱恒泽接着再次把炮火对着曾温柔说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他么早就跟我们不是一条心了,既然你不担心天哥,滚,现在就滚。”

“钱恒泽,你疯了吧?”张云芳站起来吼道。

“你骂谁呢?”

“给我闭嘴。”赵文瑄尖叫一声,大家这才偃旗息鼓,赵文瑄接着怒骂道:“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能不能给我安静一会,钱恒泽,你要是再哔哔一句废话,给我滚回缅甸去。”

“这他么给你能耐的,你以为你是谁,你让我滚我就滚。”钱恒泽居然把炮火对着赵文瑄了。

场面顿时‘混’‘乱’不堪,骂战,吵架,要不是魔术师小丑李家兄妹等人拦着,估计病房里早就打起来了吧。

不过大部分人都对钱恒泽这顿指责,钱恒泽也是一根筋,指着一屋子人说道:“行啊,你们一致对我,云龙,亏我还把你当兄弟,咱们自此以后死不相见。”

钱恒泽居然一甩袖子走了,张云龙急忙追了出去,张云芳扶着额头坐下,喃喃自语道:“疯了疯了,乐天不在,大家都疯了。”

场面变得异常尴尬,只有妮子弱弱的看着所有人,她实在不理解,这帮人究竟是发哪‘门’子的邪火。

没多久,张云龙回来了,摇着头解释道:“这小子其实,也是心急天哥的下落,大家别放在心上啊。”

全场没人接话,于涛问道:“他干嘛去了?”

“说是喝酒。”

于涛深吸一口气,想了想说道:“算了,等他回来的时候再说吧。”

其实于涛想说的是,钱恒泽目前的处境最危险,如果国家最不想招揽的人,那么只有他,对钱恒泽这种人,国家只有一种态度,抓起来。

不过于涛觉得,国家应该不会这么快对钱恒泽下手,所以也就没太放在心上。

可是一个小时之后,病房里突然来了一帮警察,亮出证件说要找钱恒泽调查事情。

大家愣了愣,都没说实话,虽然刚刚与钱恒泽发生口角,但也绝对不会出卖朋友,所以在场的人拒不配合,特别是张云龙,就是不说钱恒泽下落。

就这样,警察只好悻悻的离开,自己去找钱恒泽了。

警察这一走,于涛就坐不住了,他拍了拍手说道:“各位,我有个事想说。”

所有人看向他,于涛义正言辞的说道:“乐天失踪,这件事触动了上面,有人想借此事搞大动作,实话说,我也接到命令了,让我劝你们投诚。”

“我可没那心情。”张云芳转头就要走,于涛急忙说道:“云芳,如果警察找到钱恒泽,肯有可能用他来威胁你们。”

“钱恒泽有什么可以威胁到我们?”张云芳质问。

“死刑。”

“扯淡。”张云芳还是不管不顾的走了,说道:“我现在只担心李乐天,其他人跟我没关系。”

张云芳不知道去哪了,大家也没追出去,赵文瑄急忙拿出手机,给游戏王拨了过去,两人聊了很久,赵文瑄也在游戏王的告诫下,了解了当下局势,回来一脸严肃的说道:“各位,现在情况对咱们很被动,于涛说的对,如果钱恒泽真的被抓,很有可能被判处死刑。”

张云龙无力的说道:“能咋的,刚刚他都不理我了。”

“别这样,起码现在咱们还是一个整体,云龙,你知道钱恒泽去哪了,快去找他,让他赶紧回缅甸。”

关键时刻,还是曾温柔的话起到了作用,张云龙分析了利弊之后,还是起身走了,去附近的饭店找钱恒泽,可是当他来到这里询问才知道,钱恒泽根本没来过,出‘门’看了看附近这么多家饭店,也不知道这孙子到底去哪家了,关键是电话还关机。

无奈的回去,告诉大家说道:“钱恒泽没影了,谁知道死哪去了。”

……

张云芳离开病房后,去了车里一根接着一个的‘抽’烟,还一边‘抽’烟一边哭,有此可见她是多么崩溃。

“乐天,你到底在哪啊?”

就在这时,张云芳看见弟弟云龙走过,张云芳抹了一把眼泪想叫住弟弟,幸好这个时候来了一条邮件提醒,张云芳拿起手机一看,匿名。

打开邮件看了看里面的内容,张目结舌。

“云芳,如果没有意外的话,钱恒泽跟曾温柔发生口角后,他已经跑路回缅甸了,当你看见这条邮件的时候,麻烦你去告诉大家,钱恒泽的飞机已经起飞了,让大家不要担心,其次,你要继续保持疯狂的状态,虽然我会很心痛,但是你越疯狂,就越有说服力,加油,我相信你的演技,继续寻找我。”

张云芳抹了一把眼泪,仔细看了几十次,这才确定,这条邮件肯定是乐天发来的,苦笑一声喃喃自语道:“死鬼,我就知道你没死。”

接着张云芳也不哭了,急忙往医院病房里跑,当回来的时候,云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不过此时病房了都很焦灼,每个人都在担心钱恒泽的安危。

张云芳定了定神,没有说邮件的事,摆出一副心灰意冷的状态,“放心吧,刚刚钱恒泽跟咱们闹掰了,以他现在的‘性’格,估计肯定回缅甸了,我刚刚查过了,一架去缅甸的飞机刚刚起飞。”

“他要是真走了,那还好了呢。”张云龙无力的说道。

于涛仿佛想起什么,急忙拿出电话打了出去,聊了一会回来说道:“钱恒泽真走了,刚刚我打给出境管理局,他们说登机的人的确有一位叫钱恒泽的人。”

大家愣了几秒,曾温柔还没反应过来,说道:“这小子真这么心狠,就这么走了?”

“哎,走了好。”于涛笑着说道:“这小子现在学聪明了,知道‘洞’察先机,居然先跑了。”

张云芳试探的说道:“没准,是乐天邮件指挥也说不定。”

“什么邮件?”曾温柔惊诧的质问。

“是啊,什么邮件指挥?”其他人也茫然的问道,但反应都比曾温柔慢了半拍。

张云芳和曾温柔对视一眼,相视一笑说道:“没什么,我就是随口胡说,那个,我现在很担心李乐天,我要去老爷庙等消息,云龙你跟我走。”

张云芳拉着张云龙走了,说白了,大家都聚在医院里也没什么作用,都说回去等消息,只有赵文瑄和妮子没走,她俩继续留在医院里,说是照顾刀妹。

等人都走了,刀妹看着妮子说道:“你出去一下好吗?”

妮子很听话的去了‘门’口,赵文瑄双眼无神的看着刀妹,等待她后话。

“萱儿,老板曾经说过,他最喜欢你了,不过这次你回来变了好多,老板有很多心里话和安排,都不能告诉你,他唯一让我跟你说,对不起,别为他担心。”

赵文瑄愣了良久才反应过来,问道:“是下水之前还是之后?”

刀妹剧烈的咳嗽着,对这个问题就是不回答。

赵文瑄追问几次之后,还是没有得到答案,她终于确定了,说出自己的想法:“刀妹,你不用装了,我不傻,说实话吧,你是不是跟着李乐天一起上岸的。”

“老板不让我说。”

“明白了。”赵文瑄起身就要往‘门’口走,可当手把着‘门’把手的时候,她纠结再三还是问道:“乐天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没有,她说,你能明白。”

“这个‘混’蛋,居然用这种方式折磨我。”赵文瑄气急败坏的打开‘门’,怒道:“妮子,我们走。”

“姐姐,去哪?”

“回招待所拿行李。”赵文瑄是真生气了,居然也说要离开,其实这都是乐天的安排,之所以不发邮件给赵文瑄,主要是,乐天现在有点琢磨不透她的想法,只好暂时把赵文瑄抛出在计划之内。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