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神医 / 第967章 女王驾临

第967章 女王驾临


                工作区,乐天把手中的专家报告往桌子上一丢,气的他来回踱着步。

所有人都知道乐天心情不好,大家都各忙各的,都不跟着掺和,也不敢随便出声打扰。

于涛走了过来,随便拿起这份资料看了看,放下的时候对着乐天说道:“我想跟你说点事。”

乐天和于涛走出工作区,直接回到乐天的房间中,于涛先观察了一下房屋,然后把手机关机,拉上窗帘,做派极其隐秘,乐天见状问道:“你要干嘛?”

于涛坐好所有隐秘工作后,这才幽幽说道:“其实我早就应该跟你说。”

“什么?”

“华夏泱泱大国人才济济,这你是知道的吧?”

“嗯,什么意思。”乐天问。

于涛深吸一口气说道:“其实鄱阳湖之谜,早在几年前就破译了,而且,沉船的位置,国家也早就掌握了。”

乐天眉头紧皱,问:“到底什么意思?”

于涛一拍大‘腿’,说道:“我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给你的资料中,其中都是可以公开的,还有一部分是不可以公开的,这些资料我得不到,你也看不见,国家早在鄱阳湖干旱的时候就破解了这段水域之谜。”

见乐天不说话,于涛接着说道:“但据我所知,国家并没有把水下的东西拿出来,那是因为现在国家还不需要。”

乐天板着脸问:“哪国家为什么还同意我探秘?”

“具体的我不知道,但我怀疑。”于涛左右看了看,“我怀疑,他们给你资料不全,是想拖着你,也可能有其他目的。”

乐天还是有些不理解,问道:“你是怎么推测的?”

于涛笑了,“国家的专家教授们,就算再白痴也不可能把这么简单的数据计算错误,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你知道张云芳张老爷子的父亲吧,他是保密局的局长,鄱阳湖就是他曾经负责的部‘门’,虽然他没明说,但我在来之前,他就告诉我一句话,这趟就当做玩了,别当真就好。”

“你是说,上面的人在耍我?”乐天质问。

“这是政治。”于涛坚定的说道:“虽然你名义上是出钱出力,把这趟破译的收益全部‘交’给国家,但上面的人肯定不信,所以给你的资料,都是最原始的数据,可是现在,咱们越来越接近真相,结果就有了这一处。”

乐天也是聪明人,听出专家教授给出错误计算的原因,自顾自分析了一下,试探的说道:“如果,我按照我的方式继续破解鄱阳湖之谜呢?”

于涛一耸肩,摊开双臂说道:“很简单,以我对上面人的了解,很有可能一刀切,不是垄断你的劳动成果,就是把你一脚踢出局,我敢保证,国家是不会让你接近这批宝藏的。”

乐天此时也平静多了,他深吸一口气,站起来倒了一杯水,问道:“耍我玩对他们有什么意义吗?”

“首先你不是系统里的人,政治觉悟也不高,上面人肯定信不着你,这是其一。”于涛接着说道:“其二嘛,你是知道的,岛国、美国,都对鄱阳湖下面的沉船非常感兴趣,你也如此,为什么你就没问过自己?”

“对呀。”乐天拿着两杯水回来,放在于涛面前一杯,问道:“小‘春’说过,神户号上,有对岛国非常重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不知道,我的权限不够,但这也是上面人担心的事情。”于涛压低声音说道:“但是上面人知道,你与岛国山口组关系密切,你说,他们可能让你挖掘真相吗,如果你成功了,里面的东西被岛国人拿到怎么办?”

乐天深吸一口气:“是我白痴了,以前没想这么多。”

“这是政治。”

乐天喝了一口水,喃喃自语道:“没错,我的确有‘私’心,我想要神户号上的华佗遗书,真这么难吗?”

“上面人可不这么想,他们担心的比着多多了。”

“我知道了,谢谢你冒着生命危险泄密。”乐天搞怪的说了这么一句。

“哎哎,我可什么都没说啊,你也什么也没听见。”

“我懂。”

两人相视一笑,于涛离开了房间,乐天再也没有下楼,而是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就连晚上吃饭都没有下楼。

钱恒泽和张云芳他们很担心,晚上相继来到乐天房间聊天,每个人都过来一趟,但究竟是聊了什么,没人知道。

就这样,探秘行动进展逐渐的变得异常缓慢,接连几天都没有什么进展,同时,乐天的团队人马也给出理由,告诉国安的人,说他们的计算结果与专家不同,要从新计算最终确认方位才能继续。

国安人马目的很明确,他们的参与就是来监督的,有任何进展都要上报,做到不泄‘露’分毫,不过这几天进展相当缓慢,这也让上报工作变得有些尴尬了。

这天,梦宛如如期上报了乐天等人的进展,上面也被‘弄’晕了,李乐天集团中,唯一的进展就是张云芳的投资,居然真的承包了老爷庙的翻修工程,还真的着手要‘弄’养殖场,这个‘迷’雾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梦宛如接到继续观察命令,刚走到工作区,就见许久未见的李乐天出‘门’了,梦宛如急忙追了出去,“李老板,你去哪?”

“哦,我去机场接人。”

乐天自顾自的上了车,梦宛如却晾在‘门’口,乐天从倒车镜中扫视一眼,对着梦宛如嘴角一撇,这才开车离开招待所。

机场大厅,赵文瑄戴着遮阳帽,脸上一个时尚的蛤蟆镜,身上穿着白‘色’连衣裙,脚下一双高跟鞋,几日不见,这丫头居然会打扮了,乐天都差点没认出来。

“嗨,我在这呢。”乐天对着赵文瑄招了招手。

赵文瑄拖着行李箱走了过来,摆着一副冷傲的态度,把行李箱随手一丢,“帮我拿着。”

说完,她居然自顾自的走了,这就好像把乐天当做佣人一样使唤,乐天稍微有点适应不来,只好悻悻的拖着拉杆箱跟在后面。

“萱儿,最近还好吗?”

“还行。”赵文瑄还是不咸不淡的回答。

两人出‘门’上了车,赵文瑄这才摘下蛤蟆镜,左右环顾一圈说道:“没人跟来?”

“可能有,藏在暗中了吧。”乐天也左右环顾。

赵文瑄再次摆出一副高冷的态度,戴上蛤蟆镜靠在椅背上,说道:“行李箱里有你要的所有计算结果,以及最安全的行动方案,你自己看着办。”

“谢了。”

乐天发车打火,赵文瑄一直看车窗外默不吭声,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知道赵文瑄在演戏,可乐天心里就是感觉空捞捞的,就好像他已经失去了萱儿的爱一样。

安静产生了隔阂,两人已经不像是以前那么无话不谈了,不知道是萱儿真的变了还是再演,不过乐天想试试。

“萱儿,过几天,你能陪我一起消失一段时间吗?”

“我要打理‘药’厂,很忙。”赵文瑄淡淡的回答,让乐天心如刀绞。

“算了,哪你以后自己保重。”乐天放弃了,赵文瑄却看向他说道:“我现在最想知道,你的后手是什么?”

乐天一边开车一边问道:“你干爹没告诉你吗?”

“没,他也好奇。”

“我就不说。”乐天卖了一个关子。

就这样,车子到了鄱阳湖老爷庙,车子停在招待所‘门’前,乐天拖着行李走了出来,两人一前一后的进入招待所,所过之处见到人赵文瑄都没打招呼,毕竟这些人都不认识,没必要说话,可是赵文瑄再次出现变得这么冰冷,不得不让人猜测,她与乐天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乐天本意是想让赵文瑄住自己房间的,可是赵文瑄却坚持单独一个人住,乐天拗不过她,只好给她单独安排房间,可就在乐天打算看文件资料的时候,赵文瑄却翘着二郎‘腿’说道:

“哪个妮子呢?我想去看看她。”

“在刀妹的房间,4楼。”

赵文瑄自顾自的走了,乐天想‘交’代几句都来不及,她直接走上四楼,路上还碰见罗小宝了。

罗小宝端着饭盒,见到赵文瑄惊讶的说道:“哟,文瑄,你啥时候来的?”

“刚到,小宝,刀妹住那个房间?”

罗小宝指了指一扇‘门’,挠挠头说道:“这是刀妹和妮子的盒饭,你帮我带过去吧。”

赵文瑄瞟了一眼盒饭,没有接过来,说道:“不用了,我们出去吃。”

赵文瑄自顾自的过去敲‘门’,没多久,妮子打开房‘门’,看见国‘色’天香的赵文瑄后,她愣在当场,问道:“请问,你找谁?”

“刀妹呢?”她睡觉呢。

“没事,我找你。”赵文瑄盛气凌人的一把推开她,自顾自的进入房间关上‘门’,走进屋里,刀妹这才昏昏‘欲’睡的坐直身体,看向赵文瑄说道:“文瑄来了。”

“嗯。”赵文瑄坐在沙发上,摘下眼镜看向妮子,盛气凌人的问道:“你就是妮子?”

“是。”

不知道为什么,萱儿再次出现,身上居然多了一股难以形容的霸气,甚至让妮子感受到了一股窒息的感觉。

刀妹急忙起‘床’穿衣服,帮忙打圆场说道:“萱儿,你别误会,她没跟老板发生过关系。”

“我没问你。”赵文瑄只是瞪了刀妹一眼,刀妹身体就打了一个冷颤,可见她的变化之大。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